All about Chinese wine, in Chinese

11 Aug 2008 by Jancis Robinson
Millions of Chinese will be disappointed
数百万的中国人将会对国产葡萄酒失望

在时隔五年后的今天,我再次造访中国。很多来到这里的外国人或许是带着严肃的商业目的,期望在中国寻求发展,而我来此一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好的葡萄酒。

我第一次踏上中国这片土地是在2002年,当时我对中国国产葡萄酒的总体印象是质量较低,绝大多数都是酒体非常单薄且不太清爽的波尔多型红酒。五年前,葡萄酒在中国仍是一个边缘性的产品。而与此同时,中国已是世界上第六大葡萄酒生产国了。渴望西方生活方式的中国人呈几何级数增长,而葡萄酒则成为了这类生活方式中的必备佳品。
 
据说中国国产葡萄酒的龙头企业“长城”每年可以灌装约一亿五千万瓶葡萄酒。对一向佩服中国人的决心和组织力的我而言,更期待看到国产葡萄酒在质量方面的进步。但让我感到遗憾的是这五年来,中国葡萄酒在质量方面并没有多大改观之处。

在我的访问期间,中国一些顶尖的葡萄酒教育家和专业买手热心地为我操办了一场国产葡萄酒的盲品会。他们挑选了15款红酒、1款白葡萄酒、1款桃红酒,并选址位于上海浦东的“国际葡萄酒中心”,那是一幢摩天大楼的24层,一个由单间办公室改装成的葡萄酒学校。自从我上次访问以来,这里的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这次我还可以从楼上欣赏到黄浦江景。显然,周围新的写字楼又将拔地而起并挡住目前的视线。

以下就是我从盲品中挑选的一些质量相对不错的国产葡萄酒:
凯泰高级解百纳 2003 山东
君顶酒庄酒东方波尔多干红 2005 山东
怡园酒庄庄主珍藏酒2005 山西
华夏长城A 波尔多葡萄酒 2005 河北昌黎
华夏长城B 波尔多葡萄酒 1998 河北昌黎

我的品酒师朋友们在盲品中否决了其中四分之三的葡萄酒。这些酒中我闻到的含有化学和腐朽的气味令我联想到了上世纪70年代的英国,在那段灰暗日子中,每两瓶葡萄酒中只有一瓶的气味闻起来是清新的。

中国葡萄酒市场那么大,却又如此不发达,如此不成系统,酒厂也没有来自消费者的压力去提高葡萄酒质量。中国葡萄酒行业被少数几个诸如中粮集团(COFCO)的长城、张裕、王朝这样的大企业垄断,是无助于市场的良性发展的。同时,中国的葡萄酒销售也太区域化,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以及和餐饮行业的关系网都将制约销售渠道的发展。这样的现状都亟待提高。

另一个问题是气候。在夏季和早秋,大部分酒厂降雨不断,只有和上海有着5小时飞行航程的西部地区除外。位于东海之滨的山东省是中国大力发展葡萄酒产业的地区,但在潮湿的环境下,葡萄病虫害是一个长期的问题;酒精度也不足,常常需要靠人为地添加糖份来提高酒精度。但至少葡萄果农们不用每年秋天辛苦地翻新葡萄苗木,以防严冬的威胁。

大部分的中国葡萄种植业都严重依赖廉价劳动力。怡园酒庄作为中国最先进的酒厂之一,已经成功地实现了机械化耕作。该酒厂着眼于未来,创新地在每排葡萄树间留出足够的间距,使拖拉机得以机械化作业。中国的多数酒农一生都从未尝过一滴葡萄酒,他们所关注的仅仅是种出更多的葡萄卖给酒厂。夏天雨季来临前的灌溉和大量使用化肥也是普遍现象。冬季长,生长期就相对短。葡萄树富有生气,但有些地方也会间杂种有豆类植物,结果导致酿出的葡萄酒酒体欠缺,酒性不足。

另一个深层次的问题是酿酒师的培训质量。在中国葡萄酒学院,学生所能学的局限于化学和酿酒设备的知识。他们中不少人连专业的葡萄酒品鉴都没有做过(尤其是进口葡萄酒)就已经得到业内的褒奖了。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的赵凤仪(Fongyee Walker)是北京龙凤美酒咨询公司的创办人,她告诉我在山东的一次酿酒师聚会上,这些人设法开一瓶莎当妮(Chardonnay)的酒,却丝毫没能察觉酒已经严重沾染了软木塞的气味而坏掉了。

在葡萄酒的新产区,酒厂的大多数精力都放在如何从遥远的法国进口昂贵的橡木桶,而不是如何确保葡萄本身的质量上。在怡园酒庄,我就看见成堆的橡木桶仍被保鲜膜包裹着,只是因为2007的年份太冷太湿,还不足以酿造出高质量的葡萄酒来充装高成本的橡木桶。

绝大多数在中国种植的葡萄品种仍然是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美乐(Merlot)。实际上也不可能进口嫁接苗来完善除法国外的葡萄品种。

中国葡萄酒市场已被教育成:葡萄酒应当是红色的、单薄的、纯干性的,充满丹宁的涩味和粗糙的(去葡萄梗也不是通常的做法)。让我不得不担忧葡萄酒在中国是否有可能流行起来?尤其是一瓶葡萄酒的价钱往往是一瓶啤酒的20倍,尽管国产葡萄酒的税收仅仅是进口酒税率的50%。每天有数百万计的中国人第一次品尝葡萄酒却大失所望。

幸好上述所列的大多数国产葡萄酒的口感则和这样的声誉不一样。看来中粮集团(COFCO)的新宠君顶葡萄酒明显的新世界特征要归功于酒庄的智利顾问和在澳洲得到过培训的本地酿酒师们。正如怡园酒庄2006年份还未出厂的酒和以前相比,果香明显更浓郁,这一点得归功于新任的澳洲酿酒师。还有来自意大利撒丁岛的萨拉莫世家(Sella Mosca)公司在中国生产的凯泰葡萄酒,以及长城酒厂署名“单一葡萄园”的灌装酒,它们的口感完全不象是中国国产的。

多年来中国的灌装酒商们因为肆意灌装并混合进口桶装酒而声名狼藉。然而中国的酒标管理却更加严格了。中国葡萄酒博客www.grapewallofchina.comJim Boyce告诉我,他曾经看见一款中国的酒标上有灌装智利酒的提示。去年一年,中国进口的桶装葡萄酒是瓶装酒的三倍以上,足够灌装一亿三千万瓶葡萄酒。如果中国要生产出自己的好酒,以下两者缺一不可:好的选址和真正的决心。 

Tags:  China
Contact us | Team Jancis | Site FAQs | Join now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 Site map | RSS
© Copyright 2000-2014 Jancis Robin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