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bble to burst? (in Chinese)

30 Aug 2010 by Jancis Robinson

This is a longer version of an article also published in the Financial Times.

泡沫破灭,酒瓶缺货的一年Bubble to bust?

撰文:简西丝罗宾森

译:林殿理 

导语:金融风暴后名庄酒价格崩跌,被看好的亚洲新市场也不争气,假酒让葡萄酒投资基金对老年份酒格外小心,超市的葡萄酒顾客们从未对促销如此敏感……2008年是葡萄酒行业的多事之秋。

引文:这些目眩神迷的泡泡,随着亚洲这群日益成熟的鉴赏家大军也感受到经济萧条的压力,终究还是一一破灭。成交量骤降,拍卖成交价也疲软了下来。

起码在2008年的前半段,精品葡萄酒市场还是相当有活力的。然而到了八月以后,金融大灾难也波及到葡萄酒的世界,尤以美国为甚,英国紧追其后。许多银行家和避险基金经理人都将手中的葡萄酒投资变现,市场上涌入了大量价格崩跌的200020032005年份波尔多一级庄园名酒,然而尽管血流成河,却依旧乏人问津。据传也有些波尔多酒商将类似好年份的酒释出到市场上求现,以便为手上那些不被看好而且多半还没卖出去的2007年份酒买单。很难想象,当2008年这个「充满挑战性」的年份上市时,这个市场会惨到怎么样的一个光景。

这一年同样也是欧洲,尤其是波尔多的优质酒庄,为亚洲市场潜力而痴迷的一年。当香港抱着成为亚洲精品酒集散中心的决心,在二月底宣布免除酒的进口税时,英国和美国的许多酒商一窝蜂的跑到香港去抢地盘,设立专卖店据点。甚至有很多时候,似乎在上海还比在梅多克更容易找到那些波尔多的顶级酒庄庄主。在香港,一系列看来相当鼓舞人心的名酒拍卖,随着潜在竞标者们盛大炫目的娱乐活动后一一登场。

然而这些目眩神迷的泡泡,随着亚洲这群日益成熟的鉴赏家大军也感受到经济萧条的压力,终究还是一一破灭。成交量骤降,拍卖成交价也疲软了下来,只有一个例外直接从方思华皮诺(François Pinault’s)一级庄园酒窖卖出来的拉图城堡,十一月底由佳士得拍出了破纪录的高价。

同一个拍卖者那无可取代的,来自李科克(Leacock)私人酒窖的玛德拉酒(madeiras)同样也是炙手可热,而苏富比这个月所拍卖来自一家顶级餐厅酒窖的一批珍稀香槟也不遑多让。佳士得全球的酒拍卖量仍然远高于苏富比的全球总和,但差距已经在缩小当中,这可以归功于苏富比在伦敦令人印象深刻的成绩。与此同时,美国拍卖商雅客·梅若(Acker Merrall)与康第(Condit),仍继续掌握着显然十分充沛的珍稀酒款来源。

葡萄酒投资基金,尤其是以英国和南韩为主,帮美酒市场消化了部分新一点年份的酒。考虑到产地、真伪以及保存环境,使得他们对老年份特别谨慎,尤其是早于1982年的。这些考虑,使得生产顶级高价酒的酒庄已经在包装上采取各种措施,以避免被伪造仿冒。而交易商也大力宣导在运输美酒过程中严格控管每个环节温度的必要性,因为几度的温差就有可能让酒的品质和价值变得全然不同;当然,他们也尝试从这样的服务中获取利润。

现在的竞争重点是,如何能从香港戏剧性激增的葡萄酒仓储需求当中来获利——像英国最大的葡萄酒仓储服务供应商老板欧克塔维安(Octavian),之前还在抱怨该去哪儿找到存放大量2005年份酒的空间,或许可能在柯宣镇(Corsham)的酒窖找到一些空位,现在倒是可以考虑把那些酒运到香港存放,而且还不会被课以惩罚性的税金。

富有的美国收藏家威廉·寇克(William Koch),依然执着于要把疑似卖给他假杰佛逊总统珍藏酒的德国人哈迪·罗登斯塔克(Hardy Rodenstock)揪出来。现在有个美国网站www.wineauthentication.com就是专用来分享交换具有嫌疑假酒的资讯。法国勃根第摩黑··丹尼(Morey-St-Denis)村庄,庞索酒庄的罗伦·庞索.Laurent Ponsot),也正在控告雅客(Acker)拍卖公司去年春天纽约的一场拍卖会上,所拍卖的庞索酒年份和型态,根本就是他们根本未曾酿造过的。

与此同时,在价格光谱另一端的英国超级市场,原本正在忙着将贩售酒品的价位往上调整——部分是为了藉由提升价位,来弭补营业税上涨的成本。但他们在金融灾难当头之时, 也不得不做了急转弯,特别是因为他们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发现在英国的酒零售量出现了下滑的状况(即使跟大部分其它市场比起来,下滑幅度小得多)。

举乐购(Tesco)为例,他们和往常颇受压迫的酒供应商已经整个改写了进货条件。丹杰格(Dan Jago),这个英国最大超市集团的啤酒、葡萄酒与烈酒部门的主管,如此形容2008年:游戏规则不再是你死我活,而是和衷共济了。

 不到一年以前,他表示:我们的意大利灰皮诺白酒买家们还会勇于尝试西班牙阿巴里诺白酒(Albariño,)、意大利加维白酒(Gavi)和奥地利的古纳维特里纳白酒(Grüner Veltliner),并且从澳洲赤霞珠升级到法国北隆河的克罗兹艾米塔吉(Crozes-Hermitage),当时我们酒的平均售价达到每瓶四英镑以上。金融海啸发生后,至少有二十万个偶尔买酒的家庭停止了这方面的消费。顾客们告诉我们,此时促销活动对于他们的消费决策,比过去任何时刻都有更大的影响。乐购今年推出的一公升纸盒装西班牙超值红、白与玫瑰酒,每盒只卖2.99英镑,可以说是今年最受人瞩目的上市活动了。

尽管英国政府尽力想让国民保持清醒,葡萄酒,尤其香槟,却是超级市场在市占率争夺战中最主要的武器。同时,从香槟区出口到第二大市场美国的量也还继续在下滑着。就在美国被预期即将成为世界上以消耗量计算最大的消费国之时,奢华的酒类却首先中箭落马。

英镑对欧元和美元的贬值,相信也会触动英国日益增长的爱酒人士们的敏感神经;在我看来,英国几乎每个人要不是在教品酒,就是在学品酒。虽然如此,精品酒交易商依然是有利可图的,英国人手中的波尔多酒已经有许多又回卖到法国去,如果英镑继续贬值,相信这样的交易会更多。

在产销链的生产这一端,则越来越有关心环保、反璞归真的趋势。天然的软木塞又重新得到关爱的眼神,而且根据我的经验,发生软木塞污染的机率比起以往稍有降低,而使用旋盖包装的酒发生不良气味、口感变差的情况却反而增加了。对于全世界的品酒家来说,白酒的过早氧化,尤以勃根第白酒为最,似乎已经取代了伴随软木塞污染而来的臭味,成为最常见的毛病。

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日常用酒以桶装批量的方式运到英国装瓶,一方面可以节能减碳,另方面也可省下一点运输费用。装瓶厂都将记得2008年这个瓶子不够用的年份,但是至少许多酒商也体认到又大又重的玻璃瓶与其说它有助于形象和销售,倒不如说它是违背时代潮流的。而在设计更坚固、轻量或可回收的替代包装材料方面也有不错的进展,当然这些材料不会局限于玻璃而已。

在酒庄,似乎也有更多人倾向重视橡木森林的永续利用管理,减少了使用全新橡木桶来培养酒,也有使用大型桶的趋势;甚至可以察觉到,有的酒庄改用老式的水泥槽,或是更多改用不锈钢槽了。

在葡萄园中,今年到处都可以看到马匹在工作(它们比牵引机更能让土壤松软与健康),也有勇敢的葡萄农宣称自己没有卡车,只采用可永续的有机或自然动力种植法。也因此,土壤里有更丰富的微生物,也种出了更多不常见的传统当地葡萄品种。可以说,我们已经把霞多丽和赤霞珠这些品种至尊地位抛在脑后了!

 

Contact us | Team Jancis | Site FAQs | Join now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 Site map | RSS
© Copyright 2000-2014 Jancis Robin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