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Home >> 酒河干涸已成定局

酒河干涸已成定局

21 Dec 2012 by Jancis Robinson

10 Nov 2012 by Jancis Robinson/FT

译者: Young Shi

基于诸多不利因素(北美西岸除外),2012年份将在历史篇章中写下独特的一笔。半个世纪以来全球将第一次经历葡萄酒短缺而不是过剩。

整个欧洲的生长季节不堪回首。一月末和二月初,酒农们在园中忙于春分前的枝芽修剪,温度骤降,冷到几乎将葡萄藤摧残至死。这种现象在地中海气候中实属罕见。

春天一闪而过,未留下充沛的雨水补充地下水位。接下来,祸不单行,最关键的六月花期里天气极其飘忽不定,导致果实瘦小不均,葡萄串的数量也相对减少。
 
注重质量的酒庄在葡萄园中投入大量精力,包括摘除过剩的葡萄串,以保证最后收成的提取物里具有更佳的密集度。你可能会觉得这听上去不赖啊。但问题是落实不均导致同一串葡萄尺寸有大小,成熟有早晚,何时采收成了个大难题。

这还远不是最棘手的麻烦。花期之后是一个漫长的多雾季节,相当容易导致葡萄藤感染两种霉菌。农用化学品商人今年生意亨通,因为葡萄藤需要密切呵护及不间断的农药喷洒。那些希望在六月底拜访勃艮地酒农的人们发现他们的预约都被取消了,因为庄主们正疯了般忙于控制霉菌的蔓延。 630日乒乓球大小的冰雹从天而降,毁掉了Volnay地区不少葡萄园。2012年确实是个昂贵而艰难的年份。

七月里,人们焦灼地期待着些许温暖干燥的天气和睛朗的阳光,但事与愿违,这些条件明显不足。许多葡萄串的叶子都被摘去,以强化有限阳光带来的成熟度。八月气温转暖,但与往常相比仍相去甚远;直到九月中旬,红葡萄看起来要达到充分的成熟度还早得很,而通常这时候酒农应该已在酒窖里而不是葡萄园里辛苦劳作。欧洲南部的主要问题是干旱,当然这是每年减产的通病。植株吞噬着零星的水分,只为存活,不敢奢望成熟。因此葡萄内最重要的酚类物质短缺,影响口味。英格兰那些被过分吹捧的葡萄园里,果内酸度过高,令人堪忧,而糖分则低于酿酒的法定要求。

最终,大多数的葡萄还是被采收下来,尽管比起往常晚了许多。唯一例外的是那些人们期望(可能落空)用于酿造高品质甜酒的葡萄。一些酒庄已经宣称完全跳过这个年份,不进行葡萄酒的酿造。由财大气粗的荷兰人Eric Heerema出资的酒庄Nyetimber,已宣布不生产Nyetimber 2012年份汽泡酒,让欣欣向荣的英国葡萄酒行业颇为惊愕。梅多克中级酒庄Hourtin-Ducasse的庄主也作出了相同的决定,并表示猖獗的霉菌是罪魁祸首。

欧洲大陆的整体收成大幅下降,OIV(全球葡萄酒业组织)的主席上周宣布2012年的全球葡萄酒产量将会回落至1975年以来的最低点。雨水不足是其中主要原因,导致了今年欧洲国家葡萄汁和葡萄酒量比减产的2011年还少。而全球葡萄酒消费量在几十年的萎缩后恰恰开始回升。

再加上欧盟缩减普通葡萄园的政策生效,葡萄酒的供应短缺将会在低端混配酒里表现最明显。不过小收成可能会成为价格普遍上涨的藉口。基于2011年市场需求降温,2012年波尔多期酒的定价将会变成更加精细的艺术。

美国人已准备好加州葡萄酒价格的强劲回升。整个西海岸从奥瑞艮(Oregon)州、华盛顿州到葡萄酒大州加里弗尼亚,确确实实供远大于求。他们报道2012年为记忆中品质最佳的年份,而且收成充足。不过这在全球是个例外。

南半球葡萄在6个多月前就已采收,产量也缩减。南半球最大的生产国阿根廷由于花期的霜冻与降雨减产了22%。智利的葡萄园种植速度在全球首屈一指,2012年葡萄酒产量顺理成章地有所增加,但还是不足以弥补阿根廷的减产。出奇炎热干燥的夏季让浆果萎缩,成酒难以符合“雅致美味”的目标,达到此标准是当前每一个葡萄酒出产国最显著的趋势。

而南非则惊喜地在2012年获得高于去年7%的收成,几乎创下高产纪录,而且葡萄很早就完全成熟,内部的酚类物质也相当出色,因此无需等待葡萄产生大量糖分,从而避免了酒精度过高。

另一方面,不少澳洲酒庄经历了十分糟糕的一年。新南威尔士是南澳非常重要的葡萄酒生产州,整个地区的产量受到大雨影响,所幸质量还算上乘。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近些年都遇到了供大于求的瓶颈,而2012年似乎恰恰有助于它们以及世界其它地区的供求关系恢复平衡。

Contact us | Team Jancis | Site FAQs | Join now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 Site map | RSS
© Copyright 2000-2014 Jancis Robin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