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2009--- 一个疲软的年份
21 Mar 2013 by Jancis Robinson

This is a longer version of an article also published in the Financial Times.

译者 Young Shi

2 Feb 2013

请参阅我们完整的品鉴笔记 guide to coverage of Bordeaux 2009.

翻阅任何葡萄酒投资指南,上面都会说要买就买最好的,尤其是波尔多一级名庄,绝对错不了。不过这样的建议如今完全过时了。当下被炒得最厉害的当属2009---- 一个特别成熟的年份,酒农和酿酒师几乎无需费劲,便可酿出有着非凡的密致口感和酒精浓度的好酒。美国权威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给出的高分激发了波尔多人对09年酒价定位创历史记录,一级庄开出的英镑价(每箱12瓶装)跃升五位数。许多对葡萄酒市场没有任何经验的中国人以及一些投资基金大手笔地进行了购买。

理论上,一旦全球瞩目的期酒品鉴活动结束,价格便被公布于世,并稳步攀升,为投资者带来优厚的回报。但自从估价过高的97年份面市后,这还是第一次看到2009年份期酒价格在发售后出现了下跌趋势。这种现象不应该发生在这样的年份上。97年价格下挫,那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个极为普通年份,恰逢优异的9596年份引发空前的市场需求,这才将下一年97年价格同时推升了上去,波尔多酒商错误地认为可以再托一个价格高峰,从中钻个空子。2009年可是个实打实的高质丰年啊。但问题还是一样的:超高定价。来自亚洲的需求给足波尔多酒商信心,对高端09年份酒(以及2010年)肆意要出前所未有的高价,可是这些投资者却不得不强吞苦果,愣是看着价格逐步疲软。

诚然大经济环境是不帮忙,但真正的问题还是在这些一级庄身上。伦敦精品酒交易平台Liv-ex提供了下图,其中追踪了2009年份45款顶级红酒自发售起的平均价格。图中显示,尽管价格在去年九月跌至谷底后有所反弹,整个均价仍然低于初始发售价3.5%

Bdx_2009_price_perf
将葡萄酒分门别类,高端精品酒价值的跌幅显得比其它酒都要惨烈。左岸(梅多克与格拉夫)一级庄拉菲、拉图、木桐、玛歌和奥比昂平均跌价17%,右岸(圣.爱美隆与波美候)顶级酒下跌3%,而自2010年初夏其它珍酿均价同期增幅为左岸7%,右岸几乎达到10% 这还比较象样。


Bdx_2009_by_category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中国人疯狂地追捧拉菲,一度到了神话的地步,导致了一级庄均价的膨胀。另一个诱因是在复品瓶装新酒之后,罗伯特.帕克象撒糖般抛出一堆满分分数。对分数敏感的投资者意识到他们其实无需花费一级庄级别的巨资即可获得满分酒。从此,下一级别的佳酿,也就是所谓的“超级二级庄”也惨遭株连,售价不到一级庄的一半,进一步导致了一级庄价格的疲软。

而对我而言,这正反映了波尔多俗丽的一面。2009年份酒如今到底怎么样?每年1月份,三位葡萄酒作家与16位酒商会相约在英国海滨小镇萨斯渥德(Southwold),对18个月前装瓶的葡萄酒进行为期三天的专心品鉴。 刚刚退休的波尔多酒商比尔.布拉切(Bill Blatch)竟然觅得几乎所有重要的酒庄酒以及一些副牌,共计250款有余,包括顶级干白酒与甜白酒。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全部盲品,这点与帕克正好相反。酒样归类比较,若对酒质有任何疑问就立刻更换第二瓶。

一些右岸酒成熟果味过于充沛,酒精度为13%甚至15.5%(如酒标如示,但实际可能更高),品鉴起来很累人。但是真正的好酒有着完美的平衡,明显来自于波美候(Pomerol)与波雅克(Pauillac),为我的波尔多品鉴带来了最大程度的享受。

早先在别处品鉴了2009年中级庄(Cru Bourgeois),其中梅多克(Médoc)的一些非明星庄却令人印象深刻。我认为这个年份将会很快进入适饮期,表现出比波尔多其它年份更强的一致性,而且瓶中陈年也可能不会出现封闭期。但那些因为东家是南面列级名庄而在之前打分中得到特殊亲睐的梅多克,在我们的盲品中鲜有出色者。当然最好的那些梅多克还是物有所值的。至于圣.朱利安(St-Julien)一些表现极为一致而良好的红葡萄酒,其结构比其果味更为出挑,展现出更多的密集度而不只是成熟度;波雅克(Pauillac)总体上显得更为甜美一些;圣.埃斯代夫(St-Estèphe)则有不少价廉物美的选择。

.爱美隆(St-Émilions)与玛歌(Margaux)一如既往地水平参差不齐,但泛滥的橡木运用及过度的成熟果味明显比前十几年少多了。贝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地区的红葡萄酒通常是凭其超级清新的口感而获得高分,这个年份却是个例外。主要来自贝萨克-雷奥良产区的干白(尽管越来越多的波尔多酒庄在其次级田上种植了白葡萄品种,然后试图贱种贵卖)总体上中味缺乏果味,可能是因为酒农不得不提早采收以防止酸度骤降。

红白葡萄酒中都出现了一两款品鉴起来感觉就象人为加酸的酒,这种方式在欧洲以外许多产区几乎就是常规。法国律法也完全允许,只要不同时对其加糖(人为加糖以提升酒精度)即可。对2009年,没人会去动“葡萄汁加糖”的脑筋。正如经验老到的比尔所言,在2009这样的年份,尽管法律允许,调配时也无需混入另一个年份(最多)15%的陈酒。

品鉴接近尾声,当我们对这三天的结果进行评估时,一位资深酒商用犀利的眼神盯住一些年轻酒商,问道,“卖掉这么多虚高价格的葡萄酒,你觉得骄傲么?”在场无人给出实质性的回答。大家很快进入另一个话题:我们有多期盼一年后品鉴美妙而不虚华的2010年。

最后为大家推荐一些物有所值的2009年份葡萄酒:

右岸红葡萄酒
Larmande, St-Émilion  
Tertre Daugay, St-Émilion  
Ésprit de l'Église, Pomerol  
Rol Valentin , St-Emilion

左岸红葡萄酒
Fourcas-Borie, Listrac-Médoc
Gazin Rocquencourt, Pessac-Léognan
Haut-Beausejour, St-Estèphe
Moulin Riche, St-Julien
La Louvière, Pessac-Léognan
Pavillon de Poyferré, St-Julien
Branas Grand Poujeaux, Moulis-en-Médoc
Ormes de Pez, St-Estèphe
Cos Labory, St-Estèphe
Angludet, Margaux
Lynch-Moussas, Pauillac
de Fieuzal, Pessac-Léognan
Phelan Ségur, St-Estèphe
Haut-Marbuzet, St-Estèphe
Lafon-Rochet, St-Estèphe
Boyd-Cantenac, Margaux
Ch Duhart-Milon 2009 Pauillac  

干白葡萄酒
Grand Village Blanc, Bordeaux  
Haut-Bergey, Pessac-Léognan

甜白葡萄酒
Filhot, Sauternes  
Doisy-Védrines, Sauternes  
Rabaud Promis, Sauternes   
Lafaurie Peyraguey, Sauter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