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酒农香槟
26 Sep 2013 by Jancis Robinson & Young Shi

香槟到底是一种葡萄酒还是一种品牌?最近,当我在“珍宝公司”(Justerini & Brooks)的酒窖里品尝着香槟地区五款不同的酒农香槟时,这个问题就一直在脑海中萦绕。珍宝公司的酒窖位于伦敦圣詹姆斯街(St James’s Street),就在绅士云集的俱乐部区的心脏位置,离对冲基金中心仅几步之遥。不难想象,珍宝公司的客户都是什么样的人群以及与我一起品酒的都是什么类型的顾客。

这些香槟都没有似是而非带着其它酒的影子 —— 每一款都具有独特的性格,完美诠释着特定的生长季节、个性化的酿造理念和工艺、香槟产区不同村庄甚至不同葡萄园的风味。然而即便是这五款香槟中最著名的欧哥利屋也酒庄(Egly-Ouriet),其认知度也远远比不上香槟地区的大品牌。

这些精品香槟的价格高低不等,有来自福尔热-布里蒙(Forget-Brimont)一级园,21.58英镑一瓶的无年份混酿香槟,也有来自欧哥利屋也(Egly-Ouriet)82.97英镑一瓶,精妙的2002特级园年份香槟。与那些大张旗鼓进行宣传的大品牌相比,这些酒农香槟一直有着更高的性价比。我很庆幸在广阔的葡萄酒世界里,珍宝公司的采购商发现了酒农香槟与日俱增的重要性。但是,我想酒农香槟很难卖给一些习惯知名品牌,觉得如此购买更为保险的香槟消费者。

目前共有20多个知名的香槟大品牌,价格不菲。高额产量促使酿造者必须将数十种甚至几百种不同的来源的香槟酒进行调配以保证该品牌风格的一致性。当您拿一款这样的酒来招待客人时,他们会知道喝到的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酒。但是只有真正的葡萄酒达人才能够分辨拉芒迪-贝尔尼(Larmandier-Bernier,我最喜爱的酒农香槟之一)与罗兰百悦(Laurent-Perrier,大品牌之一)的区别。尽管有些默默无名的酒农香槟品质上佳,但在某些圈子里,选择这样的香槟还是需要点信心的,若非行家,很难将一款精心制作的酒农香槟与廉价大众款的采购商自有品牌香槟区分开来。

识别的诀窍在于仔细观察标签上用小号铅字印刷的两个首字母缩写。“RM”( récoltant-manipulant)表示酒农香槟;“MA”(marque d’acheteur)表示采购商自有品牌香槟;而购买基酒酿制自有品牌香槟的酒商,如那些大品牌们,用“NM”(négociant-manipulant)表示。“CM”(coopérative de manipulation)则是种植者合作社的意思。不过在酒会上查看这样的信息不仅需要极强的眼力,还需要一点我行我素的勇气。

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那些大的香槟生产商面对全世界葡萄酒爱好者不断增长的品味与好奇心,居然没有与时俱进。我曾经搜寻一些相关信息,比如他们最重要的无年份酒主要以哪些年份酒为基础进行调制,或者它在瓶中进行二次发酵时与形成风味的沉淀物接触了多长时间,又或者什么时候进行香槟与沉淀物的分离,即我们通常所说的除渣(dégorgement),但大部分时候都一无所获。

大多数的知名香槟品牌连这些基本信息都不告诉顾客,把他们蒙在鼓里。当然更令人生气的是,这些香槟的销量还一直很好。尽管有不少人跟我一样在呼吁,但这些品牌的所有者却佯装不知,好像把它们的无年份香槟当成了品牌包装过的气泡饮料—— 当然,它们确实是带气泡的饮料,只不过比一般的可乐贵得多而已。

而好的种植者,上帝保佑他们,更愿意将这类信息印在铭牌上或者至少背标上。例如贝勒斯父子(Bérèche et Fils),夏尔多涅-泰耶(Chartogne-Taillet)和帕斯卡尔•多柯(Pascal Doquet)等酒庄就很善于告诉顾客在它们的无年份香槟中调配了哪些年份酒和葡萄品种。欧哥利屋也(Egly-Ouriet)甚至在标签中印上了葡萄酒与沉淀物接触月数(2002年的年份酒其接触时间为106个月),以及酒与酒渣分离的时间。在珍宝公司,狄博特-瓦卢瓦(Diebolt-Vallois)酒庄的伊莎贝尔•狄博特(Isabelle Diebolt)向我解释说,如果进口商们有要求,种植者们很愿意提供带有相关信息的背标。珍宝公司没有特别要求,但瑞典的国家垄断葡萄酒分销商坚持需要信息。采购商们,请你们了解尽可能多的信息。如果你们的顾客不感兴趣,他们总会主动忽略它们的。

我所了解的最具活力的酒农香槟进口商有两家,它们是位于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的特里•泰泽酒业(Terry Theise)和布里斯托(Bristol)的藤蔓酒业(Vine Trail)。特里几乎单枪匹马地点燃了美国侍酒师对于这类以风土和年份为主导的葡萄酒的热爱之情,而不久之后,藤蔓酒业的尼克•布鲁克斯(Nick Brookes)在英格兰重演了这一幕。藤蔓酒业最近组织了一场酒农香槟品尝会,到场宾客与圣詹姆斯街上的截然不同。他们大部分是身着便装、年轻的餐厅工作人员,点酒的时候也非常注意,以保证参展的13位种植者的香槟(全无大牌)都有单独展现的机会。

藤蔓酒业的精选酒体现了鲜明的个性,令人惊叹。我虽不是款款都钟爱,但对其中的绝大部分还是我还是颇为赞赏的——每一款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它们的味道确实与大牌香槟不同(虽然某些大牌也很精致优雅,但许多是沉闷无趣且价格过高)。藤蔓酒业的香槟多为特干型(Extra Brut)或自然干型(Brut Nature),比一般香槟含糖量少,但口感有一种美妙的平衡,而非单纯的尖酸。

目前,自酿自销香槟的种植园有4650多家。其中有一些不太理想。我必须强调一下,我并不是鼓吹所有酒农香槟;而是经过像泰泽酒业(编者注:Theise,英国酒商,以下皆是)、藤蔓酒业、珍宝公司、葡萄酒协会公司(The Wine Society)或伦敦的桑普勒公司(The Sampler)这样的专业人士精挑细选的香槟(伦敦人可以在Bubbledogs餐厅就着热狗品尝多款精选的酒农香槟)。为了丰富藤蔓酒业的产品册,尼克•布鲁克斯找到了41个潜在供酒商,最后仅选择了一家。任何对法国香槟有深入了解的人应该懂得其中道理。

此外,务必注意,不论是藤蔓酒业还是珍宝公司都不太做单瓶售卖。如果是小量购买,最好直接去雷阿&山德曼(Lea & Sandeman)或者桑普勒公司(The Sampler)。

但是,如果您对葡萄酒特别感兴趣并且反对品牌主义的话,不了解一下这部分香槟酿造者是一种损失。就像伊莎贝尔•狄博特所说的那样,“这些酒是为那些寻找差异,寻找不同风土之味的人们而准备的。既然我们可以在奶酪、咖啡和巧克力中找到它,为什么香槟就不行呢?”

我推荐的酒农香槟:

Larmandier-Bernier's entire range

£32.30-£53.95 Vine Trail, Lea & Sandeman

Pascal Doquet, Horizon Blanc de Blancs Brut NV

£24.07 Justerini & Brooks

Chartogne-Taillet, Cuvée Ste Anne Brut NV

£25.50 Vine Trail

Gosset-Brabant, Réserve Nature Grand Cru, Brut NV

£27.08 Justerini & Brooks

Benoit Lahaye, Essentiel Grand Cru Brut NV £29.60 Vine Trail

Doyard, Cuvée Vendémiaire Extra Brut NV £29.95 Old Bridge Wine

Diebolt-Vallois, Cuvée Prestige Blanc de Blancs Grand Cru Brut NV

£30.07 Justerini & Brooks

Vouette et Sorbée, Fidèle Extra Brut NV

£36.60 Vine Trail

Agrapart, Terroirs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Grand Cru NV

£37.15 Vine Trail

Georges Laval, Brut Nature Premier Cru NV

£39.50 Vine Trail

Jacques Lassaigne, La Colline Inspirée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NV

£44.75 Vine Trail

Egly-Ouriet, Les Crayères, Ambonnay Blanc de Noirs Grand Cru Brut NV

£77.07 Justerini & Brooks and Lea & Sande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