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埃酒庄Domaine Huet,白葡萄酒陈酿百年
26 Sep 2013 by Jancis Robinson & Young Shi

我适才又重读了一遍与已故酿酒人加斯通•于埃(Gaston Huet)见面后写的随笔。那已经是1981年的事了。加斯通•于埃是卢瓦尔河谷(Loire)最受人推崇的武弗雷产区(Vouvray,又译作“乌乌黑”)的白葡萄酒生产者,“他坚持在将酒售出前进行多年陈酿”。他深爱的“高地园”(Le Haut-Lieu)出品的1919年份酒已经陈酿了如此长的时间,但我怀疑,如果他知道BBR(编者按:总部位于伦敦的著名酒商)要将这批酒上市的话,还是会感到吃惊的。机缘巧合,这家伦敦酒商正在商购2000箱于埃酒庄的武弗雷老年份佳酿。再过几个月,它将与于埃酒庄的德国进口商Vinaturel一起推出这批具有历史价值的葡萄酒的不同款组合,我极力推荐喜爱完全成熟风格白葡萄酒的人尽早联系表达购买意向。

廉价的武弗雷白葡萄酒可算得上是最让人讨厌的葡萄酒之一了——这些酒有着相等比例而且不会消退的酸度、甜度和硫味。但是于埃酒庄(Domaine Huet)的武弗雷白葡萄酒却是——或者至少曾经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白葡萄酒。因为这座历史悠久的酒庄发生了一点小变故,这些酒才得以在市场上流通。

于埃酒庄拥有武弗雷产区最优质的三个葡萄园,当之无愧是全世界白诗南(Chenin Blanc)的种植中心。1928年于埃家族买下了酒庄最初的葡萄园——“高地园”(Le Haut-Lieu)和它古老的葡萄酒窖藏。1981年我拜访于埃先生,他当时正享受着1921和1913年的陈年佳酿。加斯通•于埃在“高地园”原有的10公顷葡萄园的基础上不断扩充酒庄的面积。1957年,他买了“小山园”(Le Mont——8公顷土地);1963年,又在“小镇园”(Clos du Bourg)新添了6公顷。至此,他觉得已经买下了武弗雷产区葡萄园精华中的精华,并且拥有了一座他能够亲自经营的酒庄。

加斯通•于埃沉默寡言,总是戴着一副眼镜。自从1947年伟大年份后,他开始出任武弗雷市长,并逐渐政务缠身,到70年代他不得不经常去巴黎参加各种会议。幸运地是,他的女儿嫁给了当地一位肉店老板的儿子——曾经的数学家,后来的葡萄酒狂热爱好者诺埃尔•平古埃(Noël Pinguet)。从1976年起,诺埃尔从岳父手中稳步接管了酒庄经营权。他向我形容他的岳父时用了“谨慎和偏执”两个词。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谨慎和偏执的最佳诠释者呢?1990年,在关于是否使用生物动力法的问题上,他说服了家族所有的人。现在,整个酒庄都根据月相来种植,并且绝不使用任何化学肥料。

于埃家族的三个葡萄园都位于河边朝南的高地上,诺埃尔•平古埃越来越专注于研究如何用这些新的生物动力种植方法增强三座葡萄园各不相同的特性。“高地园”(Le Haut-Lieu)环绕着家族故居,离河流较远,土壤中含有数米厚的棕色粘土,主要生产风格最简单直接的葡萄酒(尽管平古埃做到了用1893年的“高地园”庆祝自己的60岁生日)。陈年能力最强,结构最好的酒则产自“小镇园”(Le Clos du Bourg),那里是土层浅、排水性好的石灰岩粘土土质,总是最早采摘。庄园里的葡萄藤基本都是70年代重新栽种的,酿出的葡萄酒口感特别柔顺。“小山园”(Le Mont)的葡萄采摘期最晚,产量低,土壤紧实且含有燧石(silex),从房前一直延伸向卢瓦尔河。

于埃酒庄的经典酿制方式与所谓的霞多丽酿造法大相径庭。最后一批葡萄要在11月进行才能采摘,让它们有足够时间自然皱缩成超甜的葡萄干(平古埃更偏爱用皱缩法而不是贵腐法来酿制甜型白诗南葡萄酒)。新酿的葡萄酒从不进新桶,在阴冷的酒窖中缓慢发酵。尽全力避免会软化酒体的苹果酸乳酸发酵,及早将酸得出眼泪的葡萄酒装瓶,陈酿过程基本在瓶中完成。装瓶时各款酒的酸度基本一致,但是由于生长期不同而带来含糖量的不同,成酒会因这些生长期的差异在风味表现上千变万化。于埃酒庄的静态葡萄酒因此有四种不同的基本风格(干型Sec,半干型demi sec,甜型moëlleux和“初选甜型”première trie),还有一些令人惊艳的柔和起泡酒——被标注为Perlant(低起泡酒)或者Pétillant(半气泡酒),一直是起泡酒经典的杰出贡献者之一,但白诗南葡萄独有的蜂蜜和苹果香味却赋予了它与香槟酒截然不同的气质。

干白的残糖含量为6-7g/l,而大部分市场上的干白葡萄酒的含糖量在2g/l以下;但是平古埃认为,这种干型的武弗雷“不能少于20年的陈酿,否则会令人反感”。我的最爱之一是半干型(demi sec)的武弗雷。一般来说甜度在20-25 g/l之间,但是它的酸度让人喝起来却只是微甜的口感。这种类型的酒,最好是上了一点年份的,与奶油鲜酱汁堪称绝配。此外还有甜型(Moelleux,字面意思是“宛如精华”),其含糖量在40到60g/l 之间。酒庄偶尔也会用最成熟的葡萄酿制一款更甜的酒——“初选甜型”(Première Trie)。

2002年,加斯通•于埃去世。由于法国苛酷的遗产税法,酒庄不得不在次年将大部分产权出售给菲律宾裔的美国商人Anthony Hwang。此人已经在另一个主要甜葡萄酒酿造中心——匈牙利托卡伊(Tokaji)地区投资了一个名为Királyudvar的酒庄。去年2月,平古埃做出了一个让全武弗雷及所有人震惊的决定。他决定离开酒庄,比预计的70岁退休提前了三年。

现在的酒庄由原班人马经营,并得到了Hwang家族第二代继承人Hugo(34岁)和Sarah(31岁)的支持和帮助。据诺埃尔•平古埃说,Hwang家族决定不收购于埃家族窖藏的所有1975年以前的老酒,和伟大年份1989年的葡萄酒——这些不仅只是最佳年份酒,也是家族周年庆存酒。而在Sarah看来,Hwang家族将这些酒视为“加斯通先生”——这是她对加斯通•于埃的爱称——的家族遗产,因此在合适出售的时候他们拥有绝对的权力处置这批酒。而平古埃夫人却不这么想,她将老酒移出酒窖的那天(为了贴标签等事宜)形容为“寒心的一天”。很明显,她感觉很不好,而与Hwang家族的争端让这种感觉变得更糟糕,她指责Hwang家族向平古埃施加压力,让他违心地酿制更多干白。

平古埃酿造的最后一批葡萄酒年份为2011年。之后的2012和2013年,酒庄近50%的面积遭受了雹灾。

您能买到诺埃尔•平古埃(Noël Pinguet)有代表性的佳酿“小镇园”2011年份干白(Clos du Bourg Sec 2011)。这款卢瓦尔河谷白诗南佳酿已经细腻迷人,酒体活泼——在伦敦Uncorked 酒商处(邮编EC2)就能找到,标价22.95英镑。

此外,在The Wine Society还有年份更老的窖藏于埃酒庄的武弗雷葡萄酒:

Le Mont Moelleux 1971, 180英镑
Clos du Bourg Moelleux 1971, 180英镑
Le Mont Moelleux 1961, 180英镑
Le Mont Première Trie Moelleux 1961, 215英镑

推荐以下成熟的于埃酒庄酒款:

我有幸品尝到了来自于埃家族的13款珍藏酒,其中最低的得分也有16.5分(总分为20)。下列葡萄酒根据评分高低按降序排列,所有得分介于18-19.5分之间:

Le Haut-Lieu Première Trie Moelleux 1959
Le Haut-Lieu Première Trie Moelleux 1989
Le Mont Moelleux 1971
Demi-Sec Pétillant 1969
Le Haut-Lieu Demi-Sec 1957

照片中人物为Noël Pinguet及其身为艺术家的妻子Marie-Françoise(父姓于埃Huet))。该照片为今年的近照,拍摄人Richard Kelley MW曾对酒庄进行过精彩详尽的介绍,欲了解更多内容请点击他专门为卢瓦尔河谷的葡萄酒所建立的网站:www.richardkelley.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