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存的露喜龙天然甜酒
19 Feb 2014 by Jancis Robinson & Young Shi

没有多少人能够称自己为葡萄酒档案员的,但菲利普•盖洛(Philippe Gayral)却当之无愧。象我们这样欣赏价廉物美还不乏故事的葡萄酒之人,可就走运了。我们可以从他的私人档案馆购买这些酒,比如说,只要花420欧就可以买上一打1947年份的葡萄酒了。

他对自己和妻子桑德琳的另一种介绍是“没落葡萄酒风格的救星”。桑德琳设计了缪斯年份收藏系列的酒标。 露喜龙的天然甜酒(Vins Doux Naturels)来自日照充足的佩皮尼昂(Perpignan)腹地,这种强劲甜美的葡萄酒曾风靡一时,特别是在法国国内。这种酒的实用性在法国军队中大大彰显:由于含有高浓度的糖分和酒精,露喜龙天然甜酒比餐酒稳定得多。要制作天然甜酒,就需要把烈酒加入酿造到一半的葡萄酒中以结束其发酵过程,不过要比波特酒加烈的时间晚得多。在20世纪中期,里韦萨特(Rivesaltes)甜酒的年销量可达7000万瓶。如今,每年装瓶售出的里韦萨特甜酒还不足300万瓶。

更多果味、更为简单的里韦萨特麝香葡萄酒(Muscat de Rivesaltes)相比之下更容易销售(人们喜欢把它倒在甜瓜上作为开胃酒),年销售额仍旧保持在2500万瓶左右。但盖洛对麝香葡萄嗤之以鼻:“麝香葡萄并不是露喜龙的历史品种。这里的土壤更加适合歌海娜(Grenache)不管是红的,白的,还是灰的(Noir, Blanc and Gris,指歌海娜的三个亚种),可能也适合种植西拉(Syrah)和佳丽酿(Carignan)。可是销售额的下降使里韦萨特大型葡萄酒酿造商感到恐慌,于是便种起了白葡萄。”任意一种颜色的歌海娜,以及少许当地品种如图巴(Tourbat)和马卡贝奥(Maccabeu)就是露喜龙子产区班努斯(Banyuls)、莫里(Maury)和里韦萨特(Rivesaltes)的经典葡萄品种,而盖洛收藏的就是这些酒。

上世纪90年代末,盖洛还是家南法酿酒合作社的销售,往返于诸多露喜龙的酒窖。他看到这些酒窖曾经风靡一时的天然甜酒开始滞销,尤其是里韦萨特,当时这种酒几乎只面向老年消费者,而且价格与市场形象一落千丈。盖洛所属公司狂热地转向了餐酒酿造,于是随着霞多丽、赤霞珠、梅洛和麝香葡萄的引进和种植,露喜龙就这样默默地被扫地出门。但盖洛说:“我热爱历史,热爱这些酒(天然甜酒),所以我决定拯救它们。”

幸运的是,这些卖不掉,没人爱的酒不受大型合作社的限制。里韦萨特酒或许已被大公司垄断,但班努和莫里天然甜酒多为个体经营,通常是一些乐于在周末小试身手的专业人士,他们有足够财力来保证上乘品质,可能他们私下里也希望有朝一日市场上的天然甜酒不再滞销。

盖洛认为,一旦这些强劲甜美的葡萄酒酒被装入木桶或瓶子里(相当一部分还装载玻璃坛子里),即使在强烈的日晒下,这些酒都不会有多大变化。他回想起在玛萨米耶酒庄(Mas Amiel)——也许是最出名的莫里甜酒独立生产者——品酒的经历,“差不多18年间,我都品尝着同一酒桶里的酒,但真的几乎没有变化,1961年和1936年没有多大差别!”

但在尝过盖洛从2009年份莫里(Maury)到1874年份里韦萨特(Rivesaltes)共计17种葡萄酒后,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天然甜酒的确需要相当的时间积淀才会变得有趣。2009年份尚显稚嫩,未成气候,虽然极具潜力,但现在喝的话会索然无味。2009年份酒由盖洛和玛萨米耶酒庄(Mas Amiel)前酿酒师斯坦芬•加莱(Stéphane Gallet)合力而成,采用莫里最优质的葡萄和风土,以期展现最佳的莫里甜酒魅力。据他所说,如今阿格里山谷(Agly Valley)里大多数酿酒商都把最好的葡萄专供给了餐酒(莫里是阿格里山谷的主要村庄之一),盖洛认为这样的做法实在太可惜了。

盖洛展示酒单中年龄倒数第二小的是1973年份,目前还没有被装瓶。但我最喜欢的年份是二十世纪60、50以及30年代。它们都有着特别有趣的历史。这些独特的酒大多数都曾经由不同家族保管储藏,但由于后来市场需求不足,因此决定放弃手中的葡萄酒生意。像盖洛手里那些来自圣露西庄园(Domaine Sainte Lucie)、莫娜斯提尔修道院城堡(Château Prieuré du Monastir del Camp)、拉克莱斯庄园(Domaine de Lacresse)和里韦萨特的西斯格耶城堡(Château Sisqueille)的酒都有类似的经历。拿圣巴伯庄园(Domaine Sainte Barbe)来说,他的1961年份酒(酒商Farr Vintners的售价为12瓶380欧)独具风味,非常吸引我。它带有干橘皮的芬芳、葡萄干的甜味以及清新干爽的回味。圣巴伯庄园位于佩尔皮昂的市郊,对于它未来是否能抵御郊区建设的入侵,盖洛持悲观态度。

盖洛销售酒单中有一家皮耶提杰罗庄园(Domaine Piétri Géraud),目前仍在正常运营。它的班努斯甜酒(Banyuls)被储藏在凉快的白色酒窖里,阴蔽于温暖的屋檐以及向阳的的阳台之下。坊间流传他们是沿海小镇科利乌尔(Collioure)最后一家仍在使用中的酒窖,我有幸和盖洛一起参观了它。莱提西娅•皮耶提(Laetitia Piétri)机智又不乏幽默地调侃道:“以前科利乌尔飘散着班努斯酒和凤尾鱼的味道,现在这里只有薯条味和汉堡味。”这次酒窖之行最大的惊喜是见到了一桶巨型600升的1950年班努斯酒,这也许是天然甜酒中最富盛名的了,盖洛也已将它纳入收藏中。

就像其他的一些法定产区葡萄酒一样,你可以将最高比例不超过15%的其他葡萄酒加入到天然甜酒中。当然,只能加一次。盖洛偶尔还会遇到能和年轻葡萄酒很好融合并且增色许多的陈年酒,这时盖洛往往会把年份稍青的同种酒加入年份老的葡萄酒中。天然甜酒的酒精含量一般在16%到17.5%之间,比波特酒甚至部分雪利酒都要来得清淡,鉴于这些酒漫长的陈年时间,酒精度低一些也没什么好惊讶的。顶级天然甜酒远比一般的法国南部麝香葡萄酒如伯姆维尼斯甜酒(Beaumes de Venise)来的复杂。大多数天然甜酒都以歌海娜为主,口感让人联想起陈年的茶色波特或是单一年份茶色波特(Colheita)。还有些颜色偏淡的天然甜酒是酿自白葡萄品种,经长时间陈年所得。根据接触木桶和日照程度的不同,天然甜酒的颜色可以从淡玫瑰红到橙色再到偏暗的蜜糖棕色。也许天然甜酒没有顶级波特佳酿或苏玳甜酒那么尊贵雅致,但对于周年纪念庆祝来说实为高性价比之选。

值得推荐的天然甜酒


Domaine Piétri Géraud 1950 Banyuls
Domaine Prieuré du Monastir del Camp 1966 Rivesaltes
Domaine Sainte Barbe 1961 Rivesaltes
Domaine de Lacresse 1957 Rivesaltes
Domaine Prieuré du Monastir del Camp 1968 Rivesaltes
Domaine Pla del Fount 1939 Maury
Chateau Sisqueille 1936 Rivesal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