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6 Aug 2010

This is a longer version of an article also published in the Financial Times.

红的白的,都该变绿red and white go green

撰文:简西丝罗宾森

 

导语:使用超重的酒瓶来炫耀产品价值?还是在当地灌装减低碳排放量?葡萄酒行业的环保问题从未如此被关注过。

引文:幸运的是,重量轻的瓶子再也不一定就比较易碎了。同样的,比较轻的瓶子也未必就看起来比较肥短或低贱。

我热切地期盼着,伴随着近来削减成本的狂热以及可永续发展措施的盛行而来的,会是那些超厚、超重、颜色超深,犹如炫耀狂一般的笨重酒瓶从市场上的消失。用来制造以及运送这些夸张瓶子的成本,远远大过那些一般酒瓶的成本。更糟的是那些酒厂,他们远从世界的另一端买来这些笨重的空瓶,装满了酒之后又要把它们再送到欧洲各个角落。这些近乎不透明的瓶子,对于需要经常把整箱酒抬上抬下的仓管或店铺工作人员也造成了潜在的健康威胁,而对于看不出到底已经喝掉了多少酒的消费者而言又何尝不是。

感觉不错的酒(Feel-good wines)

红鼻子 帕尔 2008 白诗楠( Red Nose White, Chenin Blanc 2008 Paarl

出色的优异,以南非特色品种酿造的,具有鲜明果味的干白酒,物超所值。

红鼻子 帕尔 2008 皮诺塔吉/西拉 Red Nose Red, Pinotage/Shiraz 2008 Paarl

当把这款混合品种的红酒与上面这款白酒放在一起时,我很担心它的锋头会被抢尽了。但实际上它表现得相当的有活力,甚至有些耐人寻味的深度,也是一款售价低于标准的酒。                                                                                                                                                                                                                                                                                                                                                                                                                                    

这两款酒在布斯(Booths), 玛莎(Marks & Spencer), 莫里森(Morrisons), 圣斯伯里(Sainsbury’s), 桑莫菲德(Somerfield), 乐购(Tesco) 威特罗(Waitro) 等英国连锁超市每瓶只卖4.99英镑,而且其中一英镑直接捐给Comic Relief这个由英国喜剧演员发起的慈善募捐活动,感谢所有热心参与的酒厂、货运公司、包装公司、进口商以及零售商。

2006年起,我就在自己的网站上进行揭发这些劣迹的活动,而且发现来自北美洲和南美洲的酒厂犯错最多,而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酒厂也高出了正常值(他们是认为这样比较有男子气概吗?)但整个法国,尤其是波尔多,也未必能摆脱这种恶习。例如玛格风柏芝酒庄(Châteaux Magrez Fombrauge), 武当王酒庄(Mouton Rothschild)和帕维酒庄(Pavie),都被归在我见过使用最重酒瓶的庄园当中。一般的酒瓶大约重460公克,但这些庄园的空瓶往往超过一公斤重。

当然,通常这是出于想要让酒看起来更有价值感的行销策略,但我也发现大部分选择这种瓶子的酒厂并未考虑到生产和运送这些重量级瓶子会有哪些后果。像是一位美国俄勒冈州,坚持完全有机种植酿造的酒庄老板,我就跟他提到他所使用的重量级瓶子,跟他那无懈可击的生态葡萄园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幸运的是,重量轻的瓶子再也不一定就比较易碎了。同样的,比较轻的瓶子也未必就看起来比较肥短或低贱。制瓶厂已经能做出只有330公克重,看起来完全正常而且经得起长途运输的玻璃瓶。也有一些特制的轻量瓶子,强度足以承受香槟在瓶中所产生的压力。

我密切参与了一个刚刚举办的,帮英国多家超市与专卖店挑选红白酒各一款,部分销售所得捐给Comic Relief 这个公益团体的慈善活动。这个活动才刚刚开始,而且将在313红鼻子日达到高潮。被命名为红鼻子红酒红鼻子白酒的这两款南非酒,刻意被运送到英国之后才装瓶,因此得以降低碳排放以及运费(酒类的大批量运输技术,近年来有很大幅度的进步),然后才装入356公克重的轻量瓶子中。我们刻意选用全透明的瓶子而不是绿色瓶子,因为在英国这个传统使用透明瓶子盛装烈酒的国家,在资源回收时更加便利,而且商业上的要求与规定也比葡萄酒常用的绿色酒瓶简化许多。进口商毕奔顿酒业(Bibendum Wine)表示,在英国灌装红鼻子酒总共可以减低至少1276吨的碳排放量,虽说这个数字或许是建立在某些依然有所争议的假设上所推估出来的。

大批量运送酒依然是引起争议的。葛雷戈里里德(Gregory Ridder)这位爱酒人士,也是世界最大酒瓶供应商O-I 公司亚太地区总裁。如同我们能预期的,以一个澳大利亚具有支配地位酒瓶供应商的角色,他批评大不列颠废弃物与资源行动计划(Britain’s Waste & Resources Action Programme (WRAP))敦促澳大利亚酒厂采用批量运输原酒的作法,终将会危及澳洲的酒业发展,以及依附在其上的许多产业。另一方面,新西兰的酒业也是反对瓶装酒长途运输者明显的攻击目标之一,其支持者辩称在新西兰大部分,尤其基本上几乎南岛全部消耗的能源,都是可再生的水力发电能源,而伴随海运而产生的碳排放量相较之下也算是比较低的。

葡萄酒业界对于伴随着发展尊重并保护地球环境而来的细节依然争论不休。例如大多数的葡萄农已经比过去对于农药的依赖减轻许多,但全世界的酒厂发现他们在行业的更多环节里都必须采取更能符合永续发展原则的做法。

葡萄园(与酒庄)在许多干燥的地区都采取灌溉的手段,这让一般的消费者容易大口喝下。清理酒庄废水也已经是普遍的意识。一些酒厂、经销商和零售商也开始有计划地投资在更进一步的政策和措施,但他们还是比较属于特别的一群而不是受到硬性的规定。红鼻子酒的供应商毕奔顿酒业是第一批响应英国发起的环境关怀政策的酒商之一。以他们的酒为例,都是来自SAAM山林计划(SAAM Mountain project),这表示符合了每一项关于环境、与道德方面资格的要求。也因此无怪乎当我上个礼拜收到来自毕奔顿酒业那装在无法回收、令人讨厌的聚苯乙烯容器里的样品时,是无比的惊讶。我被告知,公司的政策是只有当再使用的包装被回送到公司,他们才会使用聚苯乙烯容器包装——问题依然存在。

从我的角度来看,聚苯乙烯容器是继笨重瓶子之后该被从葡萄酒生产线上消灭的东西。现在已经有这么多的纸板制品可以选择,每一种都可以轻易的回收。我计划加入墨尔本葡萄酒作家珍妮·佛克娜(Jane Faulkner)的行动,在她几个月来所有对外的电子信件上都加上一个讯息:酒公司们:请不要再用聚苯乙烯容器盛装样品了,为了回收再利用的考虑请使用硬纸板盒,而她的这个举动看来成效颇彰!(译者/林殿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