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3 Aug 2015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7 May 2014

翻译:知味葡萄酒杂志

当尼克读到一篇关于我和一群葡萄酒极客共度"博若莱老酒"之夜的报道后,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什么叫线下活动?"正如你可能会想的,他很"幸运"地没受到如今汇聚我这样好酒之人的葡萄酒共生文化圈——互联网论坛的影响。

我的读者之一,Thomas De Waen组织了这个独特的wine-pages.com论坛常客聚会,他是比利时人,过去的十年中在伦敦从事私募行业。作为一个葡萄酒狂人,近年来酒的价格不断攀升令他心有不快,为此他放弃了波尔多,但却看到同样的事也发生在了他心爱的勃艮第上。所以现在他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被长久忽视的红葡萄酒——广义勃艮第范围南端的博若莱产区(Beaujolais),尤其是陈年的博若莱葡萄酒身上。

他也敏锐意识到了那个我们反复提及多次的事实,多年来博若莱一直被严重低估了。博若莱的声誉已到那些短命廉价且过度工业化生产的博若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拖累太久,但整个产区一直又太过依赖于新酒。如今,产区的领袖们正在酿造严肃的博若莱葡萄酒,好好酿酒而不是急匆匆赶着装瓶上市,De Waen想向我们这些葡萄酒爱好者展示的是,一些博若莱酒——有悖于为人们所接受的"常识"——能够在瓶中成功的陈年。更妙的是,我们品尝的这些葡萄酒很多零售价都低于20英镑,如果你能买的到的话。

克拉肯威尔(Clerkenwell)的一家葡萄酒主题餐厅的包厢里,在我们的豪饮酒宴前,De Waen向我指出:"良好陈年的博若莱真的很难找,根本有价无市。一般都是一些法国中部的小酒商在销售,他们也没有将其销往英国的需求。真是噩梦。实际上我买不到我最爱的酒庄 Philippe Jambon的任何一款酒。"因此他扫荡了自己的酒窖,花了相当大的努力收集了一些适合展示的酒款。顺便提一句,对那些希望一享陈年博若莱之趣的人,De Waen建议去拜访 Alain Dutournier在巴黎的米其林两星级餐厅Carré des Feuillants,它目前的酒单中有10款珍贵老年份博若莱,最老到1989年,每瓶定价基本在60到70欧之间。

我们的酒主要是由 De Waen提供的,但其他的参与者也带了几瓶来。酒会参与者包括几个葡萄酒专家和几个付钱参与活动的爱好者。其中有瓶是某人从他叔叔的酒窖中拿出来的,活动中最具有启示意义的酒——由酒商 Geisweiler装瓶的1970年半瓶装的简单博若莱大区酒。

博若莱大区酒(AC Beaujolais)堪称最卑微的等级,村庄级(Beaujolais-Villages)比它高一小阶。产区内大部分最好的酒,都来自于这些博若莱名村(Beaujolais crus),以酒体和陈年能力大致由低到高依次是:Chiroubles、St-Amour、Fleurie、Régnié、Brouilly、Côte de Brouilly、Juliénas、Chénas、Morgon和Moulin-à-Vent。这些村的名字会出现在酒标上,但酒标上可能根本不会提到"博若莱"这个词(正如Chambertin的酒标上没必要提到自己来自勃艮第一样)。

此外,更小的瓶子意味着相对酒液接触的空气更多,半瓶装的酒远比常规瓶装的酒成熟得快。以及由大酒商装瓶的酒通常被认为是最不可信和最没前途的。但这款酒除了有一个易碎的软木塞需要滗酒换瓶外,非常令人愉悦且十分清爽。微微发甜,但仍然充满活力,还有博若莱的标志性特色——活跃果味与可口酸度的结合。那个时期曾在 Geisweiler工作的葡萄酒大师Anthony Hanson MW,对这款酒竟然来自博若莱表示难以置信。

我们从来自 Foillard的 Morgon村酒开始品鉴,从2009年一直到出色的1999年份,1999年份带有一个好年份的成功老派勃艮第那种辉煌,但实际上最近De Waen只花了20欧就买下了它。

然后我们喝到了一些De Waen个人收藏的古怪酒款。Philippe Jambon生产的 Les Baltailles 2005,非常罕见的分别在不锈钢桶中和旧橡木桶中各陈年3年。这是款非常"自然"(尽可能少的添加任何添加剂),不像其他任何博若莱酒,但拥有明显的辛辣风格而且充满活力。来自 Jules Desjourneys的L'Interdit主要由2008年份酒和少量2009年份酒混合而成,这种明显有别于博若莱酒主流的做法也让其未获得AOC认证,这款酒对我而言还是太酸了。

接下来的一组酒来自广受赞赏的 Côte de Brouilly村的酒庄 Château Thivin,应该不太难找,而且作为博若莱的闪耀名家应当相当好辨认。包括这家代表性的酒款 Chapelle和用老藤酿造的 Cuvée Zaccharie,但实际上最令人愉快的酒却是2007年的常规款,市场上仍然能找到,而那些特酿可能还是需要的更多的时间陈年。

跟随其后的来自 Côte de Py Morgon名家J M Burgaud的一些2005年和2006年份酒,但是,引用一下Thomas第二天早上的线上报告中的话来说就是"并没讨到多少欢心"。在这一阶段来说,它们看起来特别的艰涩。但这几个年份无可挑剔,Desvignes酒庄的Diochon Moulin-à-Vent 2005和Morgon 2006的华丽表现已证明了这一事实。

那天的美味菜式包括英国地产的黑面羊肉(Blackface lamb)和新鲜豌豆。尽管个别酒表现不佳,但De Waen成功地证明了博若莱酒不仅能够陈年,而且值得陈年,老年份博若莱甚至是葡萄酒世界中性价比最高的酒之一。

正如一位参加者在第二天早上的后记中所写的那样,"多棒的博若莱之夜!感谢 Thomas(De Waen)找到了如此多有趣且不易获得的酒。这种活动的乐趣和社交性都正是我在线下活动中想看到的。这些酒中存在着伟大的酒吗?没有。我是否享受它们呢?是的。虽然我记性太差以至于最喜欢的酒已经想不起来了。"

De Waen回应:"不知为何,我发现越不尊贵的酒让每个人放松越多,享受越多。这一次当然是我去过的最热闹的线下活动之一。"

当天我最喜欢的酒款

想买的话可能要费一些功夫去找

Foillard, Morgon, Côte de Py 2009 Morgon
Ch Thivin 2007 Côte de Brouilly
Georges Descombes, Côte de Py 2007 Morgon
Louis-Claude Desvignes 2006 Morgon
Diochon, Vieilles Vignes 2005 Moulin-à-Vent
Philippe Jambon, Les Baltailles 2005 Vin de France
Hubert Lapierre 2005 Moulin-à-Vent
Ch Thivin, La Chapelle 2005 Côte de Brouilly
Dom Diochon 2005 Moulin-à-Vent
Foillard, Morgon, Côte de Py 1999 Morg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