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5 Jul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1 September 2013

时间: 2013年10月10日 14:11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我曾与休约翰逊(Hugh Johnson)合著过一部被奉为经典的参考书《世界葡萄酒地图》。下文是即将发行的该书第七版的一段摘要。今年10月7日将同时推出纸质版和电子版。如需了解详情,包括预订信息,请登录www.worldatlasofwine.com。和往常一样,出版商们在书套的设计上各持己见。附图中,右下为美国版的封面,左下则为英国版的封面。电子版的内容与纸质版完全一致,但在排版上大相径庭。

中国西方化最显著的标志之一就是许多人开始大面积生产葡萄酒。据估计,中国市场葡萄酒的消费量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除北京和上海外,一些所谓的二线城市也一举超越纽约和伦敦,成为最受法国葡萄酒出口商青睐的目的地。波尔多葡萄酒的营销策略在这里相当奏效,中国制造的新财富中有非常可观的一笔花在波尔多红酒上-尤其是那些大牌的红酒,比如风靡一时的一等庄拉菲(Ch Lafite)- 其直接影响就是导致全球葡萄酒价格上涨。随后,中国人发现了法国第二著名的红葡萄酒,勃艮第(Burgundy)的红酒的价格也同样因此被抬高。中国的新行家们出于精明的商业目的,甚至开始直接投资国外的酒庄。据波尔多地产代理公司Maxwell Storrie Baynes称,当地已有五十余家酒庄被中国人收购,并且需求有增无减。

其实对于中国人来说,葡萄酒并不陌生。早在公元2世纪,中国西部边陲就已经有种植者开始酿造和饮用果酒,特别是葡萄酒了。19世界末,欧洲葡萄品种就已经被引进到东部地区并进行栽培,但是直到20世纪晚期,以葡萄为原料酿制而成的酒才逐渐在中国(城市)社会普及开来。中国人对于葡萄酒的热爱(他们将之称为putaojiu,而不是单纯的jiu,因为jiu 这个词代表所有含酒精的饮料)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可能是出于减少粮食进口的需要。根据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Organisation Internationale de la Vigne et du Vin)最新数据显示,2000-2011年间,中国葡萄种植总面积(包括生产新鲜葡萄和葡萄干的种植园)几乎增长了一倍,达1,384,000英亩(约合560,000,公顷)。这组数据同样证明了自世纪之交以来,中国已成为全球第六大葡萄酒生产国;但是,我们很难得到经过独立证实的中方数据,而且众所周知,中国的葡萄酒灌装公司大幅增加了数据中的葡萄酒产量,通过灌装进口葡萄酒、葡萄汁、葡萄浓缩汁以及完全不含葡萄成分的液体调制而成的饮品。

在本世纪初,我们几乎找不到带有中国制造标签的高质量的葡萄酒。中国消费者中流行的主要是那些山寨波尔多红葡萄酒的产品(出于语言和文化的原因,大部分中国消费者坚持认为葡萄酒一定是红色的),几乎没有酿酒商有追求品质的动机。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美乐(Merlot)和蛇龙珠(Cabernet Gernischt,也就是Carmenère,佳美娜)种植最为广泛,但是所生产的酒往往不够成熟且桶味过度。直到2010年,终于浮现出一小批精心酿制,真正中国制造的佳酿。

中国幅员辽阔,土壤和维度多样性令人惊异。种植葡萄最大的问题是气候。内陆地区大多属于极端的大陆性气候,每年秋季,大部分葡萄藤都需要煞费苦心的进行埋土,以避免受到冬季致命的低温冰冻的伤害。这大大增加了生产成本,不仅仅因为埋土过程中的粗暴操作将损失一部分葡萄藤,更因为这项操作的成本很高,难以负担。再加上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离开农村去城市,这一繁重工作可能还需要提高其中机械化的比例。

同时,大部分沿海地区,尤其是中、南部沿海,受季风影响,不利于葡萄种植。而中国东部的山东半岛也许更适合欧洲属葡萄的生长。那儿是海洋性气候,葡萄藤不需要特殊的保护措施过冬,并且有排水性能良好的,朝南的斜坡。中国现代最早的酿酒厂和葡萄园就诞生在那里。虽然在花期和收获季节之间随时会遭受风暴的袭击,但是冬季气候温和。目前中国数以百计的酿酒厂中有1/4在此落户。只是这里主要的缺点是夏末和秋季容易感染真菌病害。

张裕酒庄(Changyu)是落户山东半岛的先驱者,一直是这里的龙头生产者;而张裕-卡斯特酒庄(Changyu-Castle)则是张裕与波尔多卡斯特家族(Castle)合资成立的独立企业。2009年,拉菲酒庄的拥有者决定与中国的大型公司——中信集团(CITIC)联手在中国建立一家葡萄酒厂,让行业观察家们大跌眼镜的是,他们选择了山东的蓬莱半岛。相比之下,河北省更深入内陆,拥有离北京更近的地理优势,它在葡萄种植方面的潜力也还没有被完全发掘,但雄心勃勃的酿酒商们一直在不断地向西迁移。

香港人经营的怡园酒庄(Grace Vineyard)于1997年在山西省成立。到2004年,已经开始生产中国最优质的葡萄酒,但从此之后,它也和其他酿酒商一样,开始探索更加偏远的宁夏、陕西和甘肃等西部省份。确实,宁夏的地方政府决心将辖区内的沙化地——海拔近3300ft(约合1000米)的黄河东岸的碎石坡,打造成中国最大的葡萄酒产区。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和LVMH(主要计划生产气泡酒)已被吸引而来,并扎根于此;而业界的两大巨头——中粮(COFCO)和张裕也从原来的以山东为核心的模式,转变为宁夏地区最重要的葡萄酒生产商。伦敦的贝里兄弟公司(Berry Bros)最近推出了张裕摩塞尔十五酒庄(Ch Changyu Moser XV,张裕宁夏与奥地利Lenz Moser合资的酒庄)2008年首酿年份酒,这款包装华丽的波尔多混酿酒售价为39英镑。来自希腊的普塔丽(Boutari)则在甘肃投资,尽管那儿的土壤排水性能稍逊一筹。

新疆自治区位于偏僻的西北内陆,主要居民为穆斯林。他们拥有非凡的灌溉系统,可以利用那些来自全球最高的山脉上融化的雪水,但葡萄生长期短暂-有时甚至短得不能自然成熟(大部分葡萄是作为水果或制作葡萄干而种植的),并且这些葡萄园远离主要的消费者数千公里之遥。

与西藏交界的云南省位于遥远的中国南部,但它的纬度决定了这里的冬天要相对温和得多。私人所有的香格里拉酿酒厂(Shangri-La Winery)位于海拔9,800ft(约合3000m)的迪庆州(Diqing Plateau),这里汇聚了来自中国和澳大利亚的专家,可以种植出中国顶级的赤霞珠,也是一片新大陆。

中国葡萄酒精选下列是在来自中国的葡萄酒中,我比较喜爱的几个酒庄的名字。其中大多数产自宁夏,部分原因是这些是我最近,也就是去年,刚刚拜访过的地区。

Chateau Changyu Moser XV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

Grace Vineyard怡园酒庄

He Lan Qing Xue贺兰晴雪酒庄

Helan Moutain贺兰山酒庄

Jade Valley玉川酒庄

Sliver Heights银色高地酒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