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0 Aug 2015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6 Apr 2014

翻译:知味葡萄酒杂志

很难想出在以波美侯(Pomerol)和圣爱美隆(St-Émilion)两座产区而著名的波尔多右岸,能有一家酒庄像飞卓酒庄(Château Figeac)这样在64年里,变化得如此之少——一直由它的所有人提耶里曼侬库尔(Thierry Manoncourt)运营着。其他纪隆河右岸的酒庄大多都会以一种令人晕眩的频率改变主人和顾问,大部分像飞卓庄一样同等级的酒庄,都会轻率尝试转型明显的新橡木桶以及极端的果实成熟度,其品质也往往上下起落。

相反,在曼侬库尔的领导下,飞卓酒庄坚持了一条孤独的彻底古典风格之路,拒绝屈服于短暂的流行时尚。即使作为一位专业的农学家,他不同寻常地投身到了葡萄酒酿造以及酒庄运营的事业中,发起了各式各样的葡萄园和酒窖的改进工作,但酒的风格仍保持着一致。它从来都不是华丽的。事实上,它在前期的期酒盲品会上常常表现并不出色,或许一部分原因是,它非常特殊的深层砾石土地能允许占据酒庄种植比例三分之一的赤霞珠能够成长和完全成熟,飞卓酒庄正是以此而著称(早熟一点的美乐和品丽珠是右岸葡萄酒的主要成分。)

飞卓酒庄的酒似乎需要先在瓶中好好陈年上十年,才会展现出它毫无疑问的独特魅力,2007年一场在巴黎举办的60年回顾品鉴会是我能忆起的最令人激动的波尔多品鉴会。我们尝到了曼侬库尔酿造的第一款酒,1947年份,虽然品质不及它的邻居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著名的1947年份,但1950、1955、1961、1964和1975年份的酒却几乎都是完美的酒,而许多更年份年轻的佳酿显然正在前辈们的羽翼之后虎视眈眈等着接手这一荣耀。飞卓酒庄的参观者们通常会受到他们在波尔多所品尝过到的最老的年份的款待(多亏了作为独家庄主的曼侬库尔不用经受股东的唠叨),听到白马酒庄是如何幸运地从飞卓庄园上一任主人处分到了酒庄的一片宝地从而成就辉煌的故事。

圣爱美隆在波尔多的独特之处在于,每隔几年它都会公开修正它的列级排名。这一点总让曼侬库尔难以释怀:当白马酒庄和欧颂酒庄一起占据了最高的"A"等,飞卓酒庄却被与其他十来家酒庄一起被降到了"B"等级。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不得不庆幸,尽管曼侬库尔给我们留下了不朽的印象,但他并没活着看到在2012年金钟(Angelus)和帕菲(Pavie),这两个某些程度上称得上与飞卓反其道而行的酒庄都被提升为"A"等,这可能会气死他。

在他荣耀的2010年份酿酒的葡萄被采摘之前,他去世了,留下了个性活泼的遗孀 Marie-France,她在之后的一两年里将酒庄维持了现状,他们的女婿Comte Eric d'Aramon从1988年开始就开始参与了酒庄的管理。但在去年2月,来自波美侯拉康斯雍酒庄(Château La Conseillante )背后家族的Jean-Valmy Nicolas被任命为飞卓酒庄的非执行董事。他表示将要建立一个新的高层管理团队来改善酒庄和重要的波尔多酒酒商的关系,并加强能使酒庄地位增长方法。长期管理飞卓酒庄的家族团队同意了这一点。

几周后,波尔多的高效传闻机器开始了超速运转,d'Aramon和他的妻子Laure——Manoncourt的四个女儿中最大的一位,被扫地出门了,10年前加入飞卓的现年32岁的葡萄园管理人弗雷德里克费尔(Frédéric Faye)将接替总经理的职位。给各种传闻加料的是,在去年的4月1日,酒庄宣布雇佣著名的现代酿酒顾问米歇尔罗兰(Michel Rolland)。一些评论员确信这是愚人节的玩笑,因为很明显——伟大的古典主义者曼侬库尔与罗兰的理念基本是相反的,在电影 Mondovino里,罗兰是被妖魔化的微氧化以及所有干预主义技术之王。

此后,葡萄酒世界对飞卓酒庄可能的未来走向就有些困惑了。他们会不会同样走上罗兰的套路,用安装了涡轮的增压器来酿酒?曼侬库尔家族将全力以赴争取在下次圣埃美隆重新列级的时候晋升到一级A等吗?

就在复活节之前,曼侬库尔夫人、她最小的女儿Hortense Idoine Manoncourt和弗雷德里克费尔(Frédéric Faye)来到了伦敦,带着14支飞卓的佳酿,包括米歇尔罗兰纪元的第一支酒——即2013年份,于是我有幸了解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无可否认,大自然给2013年份带来了一些令人沮丧的成分。这一年的酒普遍缺少集中感,即使是在最追求华丽的区域,几乎也不可能酿出华丽丰盛的酒。但确实飞卓的风格看起来不像是从2013年开始变得天翻地覆,或许更重要的是,我了解到了更多雇佣罗兰的背后故事,曼侬库尔夫人坚称,这是被他们的老酿酒顾问 Gilles Pauquet的退休所逼迫的选择,"当时雇不到任何左岸的人",她耸了耸肩。

费尔,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人,在佩里戈德(Périgord)的一个农场长大,最初在波尔多获得了工程师的资质。当被问及已认识米歇尔罗兰多久时,他笑了。"我的一生,33年",他回答。费尔在米歇尔罗兰在阿根廷北部Yacochuya所有的合资公司工作,酿造了2008年份的葡萄酒。他笑着强调说,自己完全能够反对罗兰或者至少不同意他的建议。"罗兰承诺他不会改变飞卓的风格,毕竟已经有一位在飞卓酒庄已经32年的酿酒师在先!"但费尔强调,罗兰是一位调配大师,这确实是为什么他被选中接手这家历史悠久的酒庄的原因,其近100英亩葡萄园的土壤是砾石、粘土和沙质冲积土为主的复杂的混合土质,由它产出的葡萄酒品质和风格尤为多变——这主要是因为它有比例几乎相同的三种不同的葡萄品种。

提耶里曼侬库尔是右岸庄主中第一个引入了副牌酒概念的人,飞卓的副牌 La Grange Neuve de Figeac,产自特定的表现欠佳的葡萄园。但从2012年起,副牌酒更名为"小飞卓"(Petit-Figeac),改为用那些表现最为欠佳的主牌酒桶样的调配;这也让这些备受热议的新人,在飞卓庄永恒的风土下,找到自己可以施展的空间。

一些飞卓庄的绝佳年份:

2011
2010
2008
2006
2005
2004
2001
2000
1998

但千万别错过2010年份飞卓庄副牌(Petit-Figeac),在管理者易手的情况下,这一年副牌酒非常成功,这也是由提耶里曼侬库尔晚年最后照顾的葡萄所酿制。目前看起来在法国售价只要不到34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