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2 Apr 2019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7 March 2018.

时间: 2018年8月19日 17:58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最近在伦敦的一次晚宴上,我身边坐了一位喜爱勃艮第葡萄酒的杰出律师,正计划搬去北加州,他在当地的葡萄酒产区已有房产。赴宴的路上,我还偶遇了一位热爱葡萄酒的加州斯坦福大学教授,当然,两次邂逅并无关联。我提到这些细节仅仅是想表达两人都酷爱葡萄酒,都与美国主要葡萄酒产区有着密切联系,而且都不差钱。

两次碰面均有谈及纳帕谷赤霞珠葡萄酒的价格问题。当时,两位男士都难以置信地摇起头,抬眼望向天空。

一周后,我品鉴了哈兰酒庄(Harlan Estate)新近上市的2014年份葡萄酒。这款酒税前售价高达584英镑一瓶,要知道,波尔多一级庄葡萄酒的税前售价约为320英镑一瓶。哈兰酒庄长期合作的英国进口商Thorman Hunt组织的这次品鉴会适逢一年一度的顶级纳帕谷赤霞珠葡萄酒促销。或许值得注意的是,这是Thorman Hunt首次举办品鉴会;此前,他们只是简单地按配额卖酒给客户。

长期以来,我一直颇为惊讶地关注着纳帕谷赤霞珠葡萄酒的价格。对于大部分雄心勃勃的品牌持有者来说,葡萄酒单价底线普遍设置在100美元,继而大幅攀升。我只能猜测,纳帕葡萄酒的价格泡沫一定是密不透风的,而繁荣的加州经济和居住在这世界最优美的葡萄酒产区之南的科技业巨子们,让这个泡沫膨胀得越来越大,却又不致破裂。

从葡萄酒生产者的角度来看,纳帕葡萄酒的形势更加美好:纳帕的赤霞珠膜拜酒生产者以邮购的方式直接把酒销售给消费者,邮购名单决定每个客户分配多少瓶,无中间商——波尔多人一定羡慕死了!

不过,上次金融危机期间,膜拜酒的需求也略有波动。一些曾经绞尽脑汁想要进入那份邮购名单的葡萄酒收藏家,当时甚至主动邀请别人分享其购买配额,而不是买下整批货。而纳帕高端酒庄曾经屡试不爽的销售策略,对于年轻葡萄酒爱好者似乎并不那么奏效。

每年二月的纳帕谷新酒拍卖都会有一些独一无二的酒款,以资助纳帕谷的葡萄酒商。考虑到去年十月的森林野火造成的巨大损失,今年的竞拍者预计会给出更慷慨的出价——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占上拍酒款多数的2016年份葡萄酒风评颇高。然而今年,葡萄酒单价连续第三年下跌。尽管单价依然远超200美元,这意味着最终的零售价格很可能要接近300美元。

实际上,主持此次伦敦品鉴会的正是哈兰酒庄的总监Don Weaver,他负责将酒庄当年生产的约2万瓶酒分配给客户,这是否是纳帕谷赤霞珠葡萄酒市场趋于疲软的另一征兆呢?上图为Weaver在伦敦奢侈葡萄酒商店Hedonism举行的入场券250英镑的品鉴会上介绍六款哈兰葡萄酒,最老的一款是1992年的。

如果不考虑慈善葡萄酒拍卖会上耿直竞拍者的心头好——产量稀少的啸鹰(Screaming Eagle),哈兰酒庄绝对是纳帕赤霞珠的价格领军者。与上一个丰产年份2012年一样,Thorman Hunt此次分配到300瓶2014年份哈兰酒庄葡萄酒,向英国零售商和餐厅出售,然后,就像Weaver一样,他说哈兰酒庄葡萄酒总会脱销。

哈兰酒庄庄主Bill Harlan已俨然成为当地的大地主,可能也是整个纳帕谷最精明的商人。他曾立誓打造纳帕谷一级庄,1990年份的发行便是实现这一雄心壮志打响的第一炮,当然,可以肯定的是,从这首个发行年份开始,哈兰酒庄葡萄酒的定价从来不是随意的。

起初,Harlan打算买下位于圣海伦娜(St Helena)银矿小路不远处的一条狭窄山谷从而进军纳帕谷葡萄酒业,但纳帕的葡萄酒前辈Robert Mondavi并不看好他的决定,说自己在那儿从未酿造出像样的葡萄酒,反倒是橡木镇酒庄(Oakville Winery)所在的山谷西侧更合适一些。多么慷慨的建议啊……自那时起,哈兰便在东侧峡谷建起了纳帕谷最奢华的度假酒店——森林山庄(Meadowood)。

我向Don Weaver咨询当前哈兰酒庄的葡萄酒价格水平,他笑着回答:"从我在哈兰工作起,就一直在为我们的价格进行解释。就算我们的售价为65美元一瓶时,也比Opus One的价格高出10美元。"

让哈兰酒庄在世界葡萄酒地图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是1994年份葡萄酒,美国葡萄酒权威Robert Parker为这款酒打了100分,在Thorman Hunt任职的Richard Lashbrook告诉我,这款酒当时的售价为41英镑一瓶。那么英国到底有谁会买这种酒呢?获得名气后,在伦敦金融区中心的葡萄酒商店里,哈兰每个年份的葡萄酒都有出售,店员亲手将酒递给几乎同一批最终消费者——主要是居住在英国的美国律师。

Noel Young在英国剑桥成功地经营着自己的葡萄酒事业。他经营哈兰葡萄酒已有多年,却从未尝过,所以他很高兴能有机会看看这瓶吸引了众多关注的酒到底是什么滋味。不过,他说购买哈兰的顾客中虽不乏有钱的葡萄酒新手,却也因为价格的持续增长知难而退。

最近我有幸品鉴了六款哈兰及其它三十六款获得高度评价的纳帕赤霞珠葡萄酒。其中一些可谓品质出众,只有心怀偏见的人才会以过于甜美和酒精度偏高的理由排斥它们,这也是纳帕那些不太出众的葡萄酒容易出现的问题。

尽管习惯购买欧洲葡萄酒的人或许觉得昂贵的纳帕葡萄酒不太值,加州人很可能会反驳,受土地价格、当地税收和特朗普任期内对葡萄园雇佣墨西哥劳工持续施压等因素的影响,纳帕谷的葡萄价格高达每吨2万至5万美元。

无论如何,世界两大赤霞珠中心——纳帕和波尔多——关系日益紧密。Bill Harlan之子Will一直在欧洲推荐一个名为"海角"(Promontory)的项目,像越来越多雄心勃勃的外国葡萄酒一样通过波尔多葡萄酒市场进行销售。最近,波尔多在纳帕谷的高调投资也引起一阵轰动。路威酩轩(LVMH)集团买下了寇金酒庄(Colgin Cellars),法国富商François Pinault买下了阿罗约酒庄(Araujo Estate)并改名艾斯勒葡萄园(Eisele Vineyard),香奈儿掌门人韦特海默家族(Wertheimers)购入了圣苏佩里(St Supéry),波亚克的庞特卡奈庄园(Ch Pontet-Canet)的所有者收购了已故演员Robin Williams的酒庄。

伴随这些收购而来的,是美国消费者有更多机会直接购买法国葡萄酒——当然理想的情况是这是那些能买得起哈兰的人。

值得推荐的纳帕赤霞珠

在英国找到纳帕赤霞珠葡萄酒的机会并不多,但自从被上世纪70年代乃至更早的伟大纳帕葡萄酒征服之后,我就抓住一切机会品尝这些美酒。最近,以下酿造商的酿酒品质让我印象深刻。其中带星号的更具性价比。

Accendo
Bond
*Chappellet
*Chateau Montelena
*Corison
Dalla Valle
Diamond Creek
Dunn
*Frog's Leap
Harlan Estate
Kapcsandy
*Matthiasson
Opus One
*Ramey
Shafer
Staglin Family
Stag's Leap Wine Cellars
Spottswo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