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 Oct 2015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8 Jun 2014

翻译:知味葡萄酒杂志

就像顶级波尔多红葡萄酒一样,顶级勃艮第红葡萄酒的价格也在一直飞涨。面对这样不好的势头,黑皮诺爱好者们或许想尝试一下勃艮第之外的选择。诚然,俄勒冈州、加州、新西兰和澳洲黑皮诺质量一直在提高,但却无法夸耀有七个世纪种植黑皮诺的历史。但德国和奥地利,就像勃艮第一样,有这个实力。

中世纪的修道士引入了黑皮诺的葡萄藤,在当时的德国被称作Spätburgunder亦或Blauburgunder(蓝皮诺)。在14世纪末期,德国和奥地利应该已经可以用皮诺酿出口感非常好的葡萄酒了。可是到了20世纪末期,情况就不那么好了。就我个人的经验看,尝到的德国黑皮诺通常带着灰暗的粉色色泽,非常尖酸,有明显的通过甜度来掩盖霉菌的痕迹。这之后的全球变暖,刚好解决了这个问题——德国的夏天越来越干,越来越热,大量的黑皮诺得到了健康充分成熟的机会,从而使酿造葡萄酒的原材料质量大大提高。当然啦,并不是每个喝酒的人都会感受到这种魅力。

更加成熟的葡萄几乎是和全世界的葡萄酒生产者热衷于使用新橡木桶同一时间发生。德国人越来越喜欢喝红葡萄酒,因而在21世纪初期,黑皮诺的种植量就大幅度飙升,成为德国第三大葡萄品种,且随时有超越穆勒塔戈(Müller Thurgau)的可能。但是在太多德国黑皮诺中,葡萄本身那种极具诱惑的香氛,被橡木桶浓郁的烘烤味束缚起来。直到最近,橡木桶的束缚才被褪去,一部分优质的德国黑皮诺生产商——通常在自己的酒标上使用Pinot Noir(而非德文的Spätburgunder)——开始酿制哪些真正平衡、可以媲美勃艮第的红葡萄酒。

德国最近失去了至少三位最有成就的黑皮诺酿酒师,都称得上英年早逝:位于如今黑皮诺的热门产区,阿尔产区(Ahr valley)的 Gerhard 'Jean' Stodden和多策尔霍夫酒庄的(Deutzerhof)的Wolfgang Hehle,巴登产区(Baden)Malterdingen地区的伯纳德雨伯(Bernhard Huber)。但我不怀疑他们的家族能延续他们的光辉荣耀。当然也有其他酒庄可以传承德国皮诺的火炬——比如说法兰肯产区(Franken)的福斯特酒庄(Rudolf Fürst),莱茵黑森产区(Rheinhessen)的Gutzlers,阿尔(Ahr)的Näkels 还有巴登(Baden)的Hanspeter Ziereisen。德国现在确实可以生产顶级的黑皮诺,而价格又比相同水准的勃艮第又要便宜很多(我们的德国专员Michael Schmidt曾说Huber,Fürst,Stodden,Knipser和Molitor是他所见过的最喜欢的德国皮诺生产商)。

那么奥地利呢?黑皮诺在那里并没有那么重要,也没什么是贵的离谱的。除了最近常常被联想到的优质白葡萄酒,奥地利的红葡萄酒地位也在复兴,且奥地利也有着自己比较成功的红葡萄品种:根据种植的多少依次排序,最多的是茨威格(Zweigelt),随后有蓝色法兰克(Blaufränkisch,在德国被称为林伯格 Lemberger),葡萄牙美人(Portugieser), Blauburger 与圣劳伦特( St Laurent)。在所有的葡萄品种中,即使是梅洛(Merlot)与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都要比纤弱的黑皮诺要常见。

茨威格葡萄(Zweigelt)是一种果味多汁,由奥地利本地品种圣劳伦特(St Laurent)和蓝色法兰克(Blaufränkisch)杂交获得的品种。有着十足的21世纪非常流行的清爽感和显著的地区特征。相对而言,葡萄牙美人(Portugieser),与蓝色法兰克(Blaufränkisch)一起作为深色的蓝布尔格尔葡萄(Blauburger)的父代品种,味道就相对乏味了。圣劳伦特(St Laurent)也是奥地利品种,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南部德国能看到。它的起源长期备受争议,但根据新西兰奥塔格大学的葡萄基因教授的测算,圣劳伦特(St Larent)是皮诺(Pinot)和Savagnin,一种来自法国茹拉(Jura)的白葡萄品种的杂交后代。

最近,我品尝了28种奥地利2011最佳黑皮诺,在这之前我刚刚尝完11种来自同一年份的11款最佳圣劳伦特,不得不说,这两个品种完截然不同的风格深深的打动了我。这些奥地利的黑皮诺和可以很明显地通过皮诺的甜美果味辨别出来,其中最佳的酒款里,皮诺的盈盈香气可以从蕨类、紫罗兰、草药的味道到各种甜美的红色水果、蘑菇以及矿物质感。她们可能不会像最好的德国品种一样复杂,也一定不可能象勃艮第的一样精妙,但确实物有所值,其中好几款我都打了17分(满分20分)。

在这一二十年里,大部分不太成功的奥地利皮诺都犯了这样一个错误:过度用橡木桶来陈年葡萄酒,在某些样品中,由于对橡木桶过度地烘烤,可以闻到象星冰乐一样的味道。也有人建议说他们的生产者会认为重度压榨和简单粗暴的萃取可以让黑皮诺在最短的时间内转化出最佳的口感。这些皮诺和圣劳伦特很象,但总的来说圣劳伦特的外观比起黑皮诺要更黑更蓝,在很多情况下也远不如黑皮诺精妙,而且带着相对发酸的回味。

在这次品鉴中,虽然我最喜欢的黑皮诺都不是来自于奥地利最热的地区,但黑皮诺的品质和它出产的地理来源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四款我打17分的酒(满分20分)就来自四个完全不同的产区。其中一款我很喜欢的来自 Weinviertel产区的Ebner-Ebenauer黑标(Black Edition),香气十足,口感轻如羽翼。这并不是一个让人可以常常联想到黑皮诺的产区。虽然我不太认可在黑标上用黑色字体的这种设计,但我的确很认可这种采用勃艮第式的不加人工干涉的酿造技术。来自Fred Loimer的生物动力法酿制的葡萄酒样,来自俯瞰着维也纳多瑙河上流北部的坎帕拉Langelois区酿酒中心的Dechant葡萄园,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充满活力,极其成熟的果实和恰到好处的橡木桶。

来自卡农顿产区(Carnuntum)的Gerhard Markowitsch,作为一个令人尊敬的黑皮诺生产商,已经建立起了不错的声誉。其2011珍藏款,是出自石灰岩丰富的 Scheibner葡萄园,展示出了让人难忘的品质(当然,当地寒冷的气候还是产生了一点影响)。最后一款来自葡萄园位于维也纳边缘的另一家奥地利酒庄威灵格(Wieninger),已经为她家的黑皮诺开拓的一个小众市场。在他的2011年份"尊贵精选"(Grand Select 2011),产自也地处石灰岩之上的Bisamberg 葡萄园,口感毫不怯懦,将谢的花香,但仍然能承载得起14%的酒精度,并且展现出一些伟大的黑皮诺标志性的精细感。这款酒闻起来可能不是那样奔放,但却酿成顺喉的结构同时带来令人兴奋的纯净回味——另一项勃艮第黑皮诺的特性。

显然,以勃艮第为标准来判断所有黑皮诺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毫无疑问德国和奥地利也会用他们的特有的风格来让我们大开眼界。

最佳奥地利黑皮诺推荐

我在维也纳葡萄酒双年展上VieVinum的奥地利红葡萄酒庆典品鉴会上(近期品尝酒单),给下面这些2011年份的奥地利黑皮诺打了17分(满分20分)。

Ebner-Ebenauer, Black Edition, Niederösterreich 2011
Fred Loimer, Langelois Ried Dechant, Niederösterreich 2011
Gerhard Markowitsch, Reserve, Niederösterreich 2011
Wieninger, Grand Select, Vienna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