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9 Dec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3 June 2016.

The Hermitage conundrum

时间: 2015年5月15日 10:49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19世纪初,当安德烈朱利安(André Jullie,史上最早的酒评人之一)进行那次著名的世界酒庄调查时,他心目中毫不怀疑的前三名是:波尔多的拉菲古堡(Château Lafite-Rothschild),勃艮第的罗曼尼康帝酒庄(Romanée-Conti)和北部罗纳河谷的埃米塔日山(Hermitage,又翻译为"隐士山")。如今,前两座酒庄的新年份酒都要卖到近万到几万元一瓶,而一瓶年轻的埃米塔日葡萄酒却每瓶却很少过千。

每年我都会去北罗纳地区,当地酒农最常向我抱怨的一点就是埃米塔日的葡萄酒有多难销售。这点非常令人奇怪,因为埃米塔日是众所周知的葡萄品种西拉(Syrah)的诞生地,而这一葡萄品种目前却在全球风头正劲。

北罗纳地区有两大著名西拉产区:一是位于泰恩镇(Tain)的埃米塔日,另一个则是距离泰恩镇往北45分钟车程罗帝丘(Côte Rôtie),地势陡峭,俯视着山下的昂皮镇(Ampuis)。传统意义上,相比厚重的埃米塔日,罗帝丘的口感要来得更轻盈清爽些。但在上世纪80年代,罗帝丘的最大酒商吉佳乐世家酒庄(E. Guigal)点点滴滴向市场放出三款超级浓缩的La-La-La系列特酿:朗东园(La Landonne)、慕林园(La Mouline)和杜克园(La Turque),为罗帝丘注入了新的活力。如今的罗帝丘变得更加多元化,产区里集中了几十家酒庄,其中许多家虽然历史较短,但非常国际化;而另外一些还在走传统的精妙风格的路线。

和罗帝丘不同的是,埃米塔日产区是由一小撮大型酒企统治的。该产区差不多有一半(63公顷)的土地被莎普蒂尔酒庄(Chapoutier)和当地合作社天恩酒庄(Cave de Tain)共享。另外有三分之一的土地为保罗-嘉伯乐酒庄(Paul Jaboulet Aîné)、德拉斯(Delas)和沙夫酒庄(Jean-Louis Chave,著名的葡萄酒世家,集种植和酿造为一体)瓜分。让人庆幸的是,这些酒商都非常关注品质。

莎普蒂尔酒庄的埃米塔日葡萄园(酒庄的人会省去H,把单一园叫 Ermitage)在多年前就采用了生物动力种植法,他家的红白葡萄酒都品质卓越。埃米塔日的白葡萄酒,由玛珊Marsanne 和瑚珊Roussanne 葡萄酿制,曾一度比这里的红葡萄酒更受推崇,如今也仍是葡萄酒世界的经典之作,占到埃米塔日总产量的五分之一。从天恩酒庄的总部可以看到埃米塔日脚下的莎普蒂尔养马场,这些马匹对于莎普蒂尔葡萄园的生物动力法种植至关重要。

天恩酒庄(Cave de Tain)是法国经营的最好的葡萄酒合作社之一。和朗格多克-露喜龙地区(Languedoc-Roussillon)的那些合作社不同的是,天恩酒庄拥有特别清晰的眼光,准确抓住了潜在市场,最近还投资了1000万欧元购入先进高端的酿酒设备。包括35个新式水泥发酵器,这意味着从充满挑战的2014年份开始,天恩酒庄就能让内部300个成员酒商根据土地和品质的不同,更精确地把地块出产的酒分开来酿造。天恩酒庄和旗下成员在当地的葡萄园占地一千公顷,占到整个北罗纳葡萄酒产量的三分之一。无论是面向英国超市的专供酒(编者注:比如国内的马莎百货就能买到其专供的Croze-Hermitage),还是以酒窖创始人甘博特德洛什(Gambert de Loche)命名的高端款埃米塔日葡萄酒,抑或是罕见的稻草甜酒(Vin de Paille),天恩酒庄都只采用自家酿造的葡萄酒为原料。他们也会把15%左右的葡萄酒批量卖给其他装瓶商。

丹尼尔布里索(Daniel Brissot)是土生土长的埃米塔日人,在过去的32年里负责管理天恩酒庄的葡萄园。我曾试探性地向他提起他酿的标志性葡萄酒难销的窘境,本以为他会反驳,没想到他却马上承认了:"这里的酒农太少了。以前酒农之间的关系要比现在好得多。但现在天恩酒庄流失的成员要比争取到的多。最大问题在于这里的葡萄园地价太高了,每公顷价格高达100万欧元左右,和葡萄酒的售价完全不匹配。相比之下罗帝丘更具活力,而且地价要低得多。土地的继承也会面临许多实际问题。"法国高企的继承税继续地打击着本国的葡萄酒产业。

大部分向天恩酒庄提供葡萄的农场主们也会种植其他的水果,特别是杏子和樱桃。这些水果的生长进度正好和葡萄错开,所以他们能安排手下工人在不同的时节都有活可干。

当我40年前开始葡萄酒葡萄酒写作时,有一款酒凡是我认得的人都会对它心心念念的酒——保罗-嘉伯乐酒庄的1961年份埃米塔日"小教堂"葡萄酒(Paul Jaboulet Aîné Hermitage La Chapelle 1961)。现在这款酒已经相当稀有,不过我曾经有幸品尝过,可以说这款酒可以轻易与1961这个传奇年份最好的波尔多红葡萄酒相媲美。当时的庄主杰拉德嘉伯乐(Gérard Jaboulet),极富个性和人格魅力,是当时国际葡萄酒圈子里响当当的人物,人称"Jab"。1997年他突然去世,之后家族再也没有重现酒庄当年的盛景。

2006年,嘉伯乐家族把酒庄卖给了弗雷家族。波尔多朗丽湖城堡(Château La Lagune)和勃艮第的科尔登安德雷酒庄(Château de Corton André)也在弗雷家族旗下。现在在卡罗琳弗雷(Caroline Frey)的管理下,他们正尽全力让酒庄重现当年的荣耀,尤其是坦恩-埃米塔日的中心开始建设一家酒馆和零售展示厅,以配合在南边的拉洛诗-德格兰地区(La Roche de Glun)修建的现代化酒窖,不过还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建成。

尽管德拉斯酒庄(Delas)的酿酒品质越来越高,但就目前来说当地只有两家可以算是领军酒庄:莎普蒂尔(Chapoutier)和沙夫(Chave)。沙夫现在的掌门是让-路易沙夫(Jean-Louis Chave)。为了扩张沙夫的葡萄酒中间商生意,他跨过罗纳河在坦恩镇对岸的莫芙小镇(Mauves)上新建了酒窖。目前,沙夫还未推出2013的年份酒,和同行们比起来显得气定神闲。

埃米塔日上大部分酒商可能都会同意的一点是:在经历一段停滞甚至下降期之后,北罗纳地区最激动人心的产区非圣约瑟夫(St-Joseph)莫属。那边的地价更为亲民,一般每公顷12万欧元的样子。在埃米塔日山丘背后绵延开去的克罗兹-埃米塔日(Crozes-Hermitage)产区也在蓬勃发展,这里地价和圣约瑟夫相当,尽管土地没有前几个产区肥沃,但由于是地平,更容易实施机械化种植,因而更有盈利空间。克罗兹有一半的葡萄酒都产自天恩酒庄。

也许埃米塔日需要一个形象顾问?这里的酒的品质真心无可挑剔。

2013年份出色的埃米塔日葡萄酒推荐

2013年生长季的凉爽天气,造就了不少极具潜力的佳酿,埃米塔日的普遍品质也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另外,这一年份中有越来越多的酒以单一园的形式酿造。

白葡萄酒

Chapoutier, Ermitage Blanc de l'Orée and L'Ermite

Delas, Dom des Tourettes

Fayolle Fils et Fille, Les Dionnières

Ferraton, Le Miaux and Le Reverdy

Philippe et Vincent Jaboulet

Tardieu Laurent

Vins de Vienne, La Bachole

红葡萄酒

Chapoutier, Ermitage Le Méal, L'Ermite and Le Pavillon

J L Chave

Yann Chave

Delas, Dom des Tourettes and Les Bessards

Fayolle Fils et Fille, Les Dionnières

Ferraton, Les Dionnières

Guigal, Ex Voto

Maison Nicolas Perrin

Tardieu Laur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