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7 Aug 2015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4 May 2014

翻译:知味葡萄酒杂志 

看起来,我越来越常被要求推荐为新出生的宝宝准备的可以陈年的葡萄酒,而且最好是与小宝宝的出生年份相同。这大概是葡萄酒成为世界流行的休闲生活方式的必然结果——或许还受到众多销售人员一直以来试着把葡萄酒定位为诱人的金融投资品的推动。

人们经常让我推荐某一年份的葡萄酒,甚至是在那一年的葡萄都还未采摘的月份里。一想到能为孩子建立一座酒窖,很多初为父母的人们就激动不已,往往忘了通常必须等到宝宝至少一岁,或理想一点甚至两岁时,才能做出有足够的信息的判断。

大部分父母希望选择的酒款最好能在孩子18岁(在美国是21岁,编者按:法定允许饮酒年龄)的时候达到它的适饮期,并最好还能在那之后保持在适饮期很多年。这让酒款的选择颇为局限。大部分在售的葡萄酒都会在两到三年后错过它们的巅峰期。所以一派普桶(pipe,过去用来运输波特酒的特殊长纺锤形桶)的波特酒成为教父们的经典葡萄酒礼物绝非偶然。一派普桶相当于550公升或733瓶酒,当然这即使对于波特酒狂热爱好者而言也太多了。但年份波特酒(vintage port),作为波特酒的一个种类,酒标上印有酒庄的名字以及葡萄采摘的年份,陈年两年后便可上市销售,比起其他几乎任何一种葡萄酒更有陈年潜力的优势。事实上,打开一瓶不到20年的波特会有点可惜,年份波特能轻松在50年或甚至60年达到其巅峰——或许这就像一个新生儿?

预算不够或希望早点能开始饮用的朋友不妨考虑一下年份波特的小兄弟,也就是所谓的单一园年份波特(quinta port),与年份波特相同的是葡萄采摘自同一年,但通常来自单独的一个顶级葡萄园,而不是由酒庄将各顶级葡萄园的酒调配在一起。通常这种酒比年份波特酒要便宜一半,在20到25年后达到巅峰期。一般单一园波特酒远比年份波特上市晚,目前市场上能买到的是1998-2001年的单一园波特酒,所以父母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做出选酒决定。有趣的是,最近赛明顿家族(Symingtons)和弗拉德盖特合伙企业(The Fladgate Partnership,和塞明顿家族一样掌控多家波特酒名庄的波特酒豪门)两家都决定让它们的单一园波特酒进入流行的期酒界。

另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是波尔多红葡萄酒。即使近年来天公不作美,但质量顶级的波尔多仍然可以珍藏数十年。2010年份是最近的真正出色的年份,但却是天价。真正经验丰富会选酒的人能找到波尔多的2011、2012和2013年份,珍藏20年后它们能带来很棒的饮用体验。法国西南产区的马第宏(Madiran)也有着不错的陈年潜力,而且价格通常便宜许多。

我觉得波尔多甜白葡萄酒对新生儿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像其他同档次的红葡萄酒,它们价格偏低,而且陈年能力甚至更强。但你得去找一个优秀的生产商来确保其质量。

勃艮第红葡萄酒一如既往是一块雷区,最近几个年份的价格已开始飙升,特别是那些陈年潜力至少为20年的佳酿。直到我们能找到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过早氧化问题已得到解决之前,我都不会建议任何人选择白勃艮第酒来长期储存。

还是在法国,埃米塔日产区(Hermitage)的红和白两者都是长期藏酒的好选择。最优者能轻松陈年20年;我此刻正享受着1980年份的一些酒。

如果你正在明确寻找一款长寿的白葡萄酒,没有比优良的雷司令更好的选择了,或许一款经典的德国莫泽尔(Mosel)酒精度较低,但其风味完美无缺。随着时间推移,果味能发展出真正的复杂度,甜味减少,但其清爽的酸度却一直保持在高水平。而且谁知道呢?纵观葡萄酒的流行趋势循环,我想很可能在2034年,选择酒体轻盈的白葡萄酒会是流行风潮。

意大利的陈年能力强大的巴洛罗(Barolo)和巴巴莱斯科(Barbaresco)无疑是藏酒的好选择,它们的年份酒声誉有别于那些波尔多酒和葡萄牙北部的酒。再还有伟大经典的里奥哈(Rioja),它遵循的也是不同的年份模式。但偶尔也有那么几年,整个欧洲的酒好像都不怎么样。比如,我们的儿子不幸地出生在了1984年,那一年没有产出任何值得期待的法国酒,所以我们选择了加州的一些它最好的赤霞珠来为他珍藏(它们现在的状态仍然很好)。

至于南半球的酒,无论它们中很多的老年份酒有多么令人印象深刻,也只有少数的酒能有出色的陈年数十年的纪录。奔富(Penfolds)的顶级瓶装系列比如Grange是最明显的好例子,但翰斯科酒庄(Henschke)的神恩山(Hill of Grace)和宝石山(Mount Edelstone)受到了不少关注,也被世界上较少的一些收藏者所追捧。

这些是我对于新近几个出生年份的选酒建议。很多酒在一段时间内都还没有上市。如果你想要的个性化选酒,总可以将你孩子的名字打入wine-searcher.com的搜索栏看看哪些酒会出现。

2014现在对于评论北半球的质量还太早。葡萄藤甚至还没有开花,尽管在欧洲以4为结尾的年份很少有成功的酒——但2004 Rioja Reserva是个例外。

2013对大部分欧洲酒都是一个艰难的年份,但不包括波尔多甜白(虽然比一些年份更轻),以及很有可能的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这一年份对于加州来说也是个好年份。

2012对于加州是个伟大的年份,而对于欧洲却是小年份。一款精心挑选的加利福尼亚赤霞珠能陈年数十年。质量顶级的里奥哈和罗纳河谷同样也不错。

2011最明显容易的选择是年份波特。2011年份产出了一些最辉煌的波特。如果你坚持想要一款干型酒,可以考虑一下北罗纳河谷的顶级佳酿。但对于澳大利亚、加利福尼亚和大部分欧洲都是一个艰难的年份。

2010波尔多红葡萄酒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即使最顶级的酒价格昂贵得可笑。找出(许多)名字不那么迷人却陈年潜力大的酒。你也可以考虑一下巴罗洛,2010年份的刚刚上市,或者一款质量顶级的德国甜酒,它的陈年能力比大多数都好。

一些建议酒款

这里我推荐了几款我认为能够陈年,而价格又不至于太过离谱的选择。很抱歉部分酒还是太贵了,但廉价的酒确实不值得你存放10多年。

2013现在计划购买合适的意大利或者加州酒都太早,但你还是可以买些苏玳(Sauternes),比如:

Chateau Suduiraut
Chateau Climens
Chateau Coutet

2012只有很少部分的顶级加州酒上市了,除了山脊庄园(Ridge)的丽山园(Monte Bello),87欧元是一个非常划算的选择。伟大的经典里奥哈佳酿,比如CVNE,López de Heredia以及La Rioja Alta生产的reserva可能在未来十年都不会上市。

教皇新堡:Clos des Papes Châteauneuf-du-Pape

2011年份波特:Taylor, Fonseca, Graham, Quinta do Noval, Niepoort, Cockburn罗纳河谷:Chapoutier Ermitage Le Méal

2010波尔多红葡萄酒:
Vieux Château Certan
Chateau Haut-Bailly
Chateau Léoville Poyferré
Chateau Smith Haut Lafitte
Chateau St-Pierre
Chateau Phélan Ségur
Chateau Sociando-Mallet

或者以下几款我品尝过的巴洛罗:
Vietti, Lazzarito
Aldo Conterno, Bussia
Giacomo Fenocchio, Vill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