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9 Jul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4 February 2015

时间: 2015年4月15日 12:29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品尝70款强劲的红葡萄酒并不总是能让我充满活力,但是最近由英国精品葡萄酒商波尔多指数(Bordeaux Index)组织的2005年份波尔多红葡萄酒10年回顾品鉴却令我非常享受。

2005无疑是本世纪最佳的年份了,一切指数都是满表——果香、酸度、色泽和单宁。过去常见的担心是,考虑到波尔多红葡萄酒陈年中经常会出现的几年封闭期,如今正是强劲单宁出现,让现阶段的品尝显得太过艰涩的时候。但结果证明,品尝这些酒一点都不让人痛苦,唯一有点令人沮丧的是,我认为在品尝的70款酒中,只有一款酒已经进入适饮期,就是最便宜的宝捷庄园(Ch Poujeaux)副牌酒。剩余的大部分葡萄酒基本上需要等到2020年之后再开瓶,尤其是那些左岸酒。值得一提的是一些顶级酒,比如拉菲(Chx Lafite)和白马(Cheval Blanc)已经表现的如此迷人,尽管它们的陈年能力可能达到几十年,但让人觉得三、四年后就会进入适饮期。

品尝葡萄酒的时候,我经常会给出一个时间窗口,标出这款酒适宜饮用的时间段。我认为这些酒中大部分放置到本世纪中期仍能保持强劲,尽管不同酒之间单宁的表现力差别巨大,但总体来看这些酒的平衡都非常出色。若我有柏菲2005(Chateau Pavie), 2030年前不会去碰。话说回来,我也不大会选用这种超级集中、单宁强劲的酒来庆祝自己的八十岁生日。相反的,大部分来自右岸圣埃美隆(St-Émilion)以及波美侯(Pomerol)的酒预计可以在2018年前后开瓶,但沉寂惊人的克里奈教堂庄园(Chateau l'Eglise-Clinet)估计还要再等十几年。

很难说2005年份左岸和右岸谁更优秀。尽管右岸在酿酒手法上可能平均比左岸张扬一些,但是两边都有佳作。而且这种(酿酒风格差异的)影响也逐渐的不明显了。

这一年份最重要的一点,特别对比"世纪之年"2009和2010时, 2005持续不变地令人惊喜。(后者同样被认为是两个波尔多的世纪顶级年份,编者注)当然我们的品鉴集中了绝大多数最精品的葡萄酒——所有的一级庄以及大部分列级名庄中的佼佼者。只有10款预购价在400英镑/箱以下(相当于英国市场零售价50磅左右一瓶), 但这些相对便宜些的酒仍然表现极为优秀。

确实,2005年份有一个大缺陷。对于大多数酒庄而言,2005年的酒是21世纪以来最贵的,虽说2009年和2010年的价位同样昂贵,但至少2005年的酒已经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进行了秣的瓶中陈年。大多数一级庄目前售价在4,000到6,500英镑/箱(一箱12瓶装),而波美侯地区的迷你酒庄诸如里鹏庄(Le Pin)和柏图斯(Petrus)则是这个令人流泪价格的几倍。

考虑到这一点,在组织这场针对媒体和重要客户的品鉴会,个别波尔多酒庄拒绝提供两支样品时,波尔多指数挺身而出补上大多数明显的缺口,还是相当给力的。这包括从亚洲运回了一些拉菲(Lafit)、一瓶格外引人瞩目的1.5L装侯伯王(Haut-Brion)、几瓶奥比昂教会(La Mission Haut-Brion)、玛歌(Margaux)以及拉图(Latour)。我们没能尝到通常令人惊艳的2005年份老塞丹庄园(Vieux Château Certan),因为看起来酒庄一瓶存货都不剩了。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他邻居花堡酒庄(Château Lafleur)身上,2005年份的酒在市面上已无法寻得。宝嘉龙酒庄(Ducru-Beaucaillou)的Bruno Borie谢绝参加此次品鉴会,因此我们也没能品尝到他家的圣于连村(St-Julien)葡萄酒。

看着这些顶级佳酿的价格,爱士图尔庄园(Cos d'Estournel)每打仅售1,400英镑,相比一级名庄来说简直是占了大便宜,因为其品质比起一些一级庄来说毫不逊色。

上次我品鉴一系列2005年份葡萄酒还是在六年前,在三天之内,我盲品了几百款酒。在波尔多指数这里,每款酒的标签都会展示出来,这也有助于理解为什么有些酒现在的表现比2009年时要更好。飞卓庄园(Ch Figeac)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这个圣埃米利永的酒庄在期酒中的表现一直不怎么好,但是老庄主拒绝在年轻葡萄酒中挑出谄媚讨喜的样酒来参加这场品鉴游戏。另外还有两个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的葡萄酒也表现很好,它们是慢热的骑士庄园(Domaine de Chevalier)和高柏丽堡(Ch Haut-Bailly),这两个酒庄的酒成熟的较慢, 5年前尝起来有些一般,如今却美丽绽放。玫瑰庄园(Montrose)也和五年前盲品时相比更有表现力。

我同样给低调的宝捷庄园打了很高的分数,部分是因为它陈年良好,尤其是在香味方面。这款酒适合买下来饮用,至于想要拿去等待升值恐怕就不太划算了。想要囤积转售,你可能应该把钱投在列级庄而非中级庄上。我发现波尔多指数中性价比最高的当属列级庄金玫瑰庄(Gruaud Larose),这款圣于连产区的酒比其他许多同等价位(预购价540英镑/箱)的葡萄酒都更加复杂和愉悦。

极少的酒表现比六年前要差,这没什么好惊讶的,因为盲品本身就是一个很残酷的活动。木桐的达玛邑庄(Ch d'Armailhac)表现就比盲品时逊色一些,相比之下,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都夏美隆庄(Lafite Rothschilds Ch Duhart-Milon)的2005年份就一直闪亮优异。但遗憾的是,和其他与拉菲相关的酒一样,中国的热潮把价格哄抬太高。

我在标签上记下了每款酒的酒精度。诚然酒精度允许有0.5%的误差,我们对酒精度的数值也不好太过较真,但是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除了宝马庄(Chx Palmer)、侯伯王和奥比昂教会庄的酒精度达到14%和14.5%,左岸的每一款酒的酒精度都在13%到13.5%(大部分一级庄在13%)。大部分右岸酒,除了没那么强劲的克里奈酒庄(Chx Clinet)、康赛隆庄(La Conseillante)、飞卓、嘉仙庄(Gazin)、美特朗庄(Magdelaine)、普洛威顿斯庄(Providence)和卓龙庄(Trotanoy), 酒精度都在14%到14.5%之间。

当天得分最高的葡萄酒

Petrus

Lafite

Haut-Brion (1.5L装)

Cos d'Estournel

性价比最佳的酒款

Gloria

Gruaud Larose

Nénin

Potensac

Poujea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