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3 Sep 2015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2 Apr 2014

翻译:知味葡萄酒杂志

时过境迁,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收藏家争先恐后囤积波尔多期酒的时光已成过去,英国一些老牌葡萄酒商不得不想出其他的办法来填补他们年度酒单上的大幅空缺。勃艮第似乎是替代的不二之选,而且葡萄酒爱好者对这个产区的兴趣一直是有增无减,可是勃艮第酒的产量相对较小,即使是最富经验的勃艮第酒采购商能拿到的数量也非常有限,而初到勃艮第的采购新手一般都空手而归。

尽管各自有着不同的销售模式,许多英国葡萄酒商和精品酒交易商都一直在尽力推广引进罗纳河谷(Rhône)葡萄酒。但也有一群的英国酒商,他们身着细条纹西装勇敢地探索法国以外的葡萄酒世界!代表这支"敢死队"便是伦敦圣詹姆斯街的两大葡萄酒商——Berry Bros(BBR)和 Justerini & Brooks。Berry家族现在是如此看重意大利的生意,家族成员之一的大卫贝利格林(David Berry Green)因此常驻皮埃蒙特(不妨读读沃尔特在2012年的文章《圣詹姆斯街上的意大利美酒——品酒调查》,文中他对关于贝利格林的精选佳酿赞赏有加。)作为Berry Bros的主要竞争对手,Justerini & Brooks也不甘示弱:在与意大利朗盖山(Langhe)的顶级葡萄酒生产商们建立合作方面,该公司主席休布莱尔(Hew Blair)从未懈怠过。

布莱尔声称他们和不少老牌意大利葡萄酒商搞好关系至少15年了,最初通过葡萄酒中间商、美籍意大利人马克德格拉西亚(Marc de Grazia),但最近由于马克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放在自己在埃特纳产区(Etna)的 Terre Nere庄园上,Justerini & Brooks便直接与意大利当地的生产商接触。据他所言,大约八年前皮埃蒙特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国——美国市场的反应有些沉寂,这倒给了他们公司很大的助力:从那时起, J&B公司将更多最优质的意大利葡萄酒收入麾下,布莱尔还告诉我们:其中2010年份巴罗洛标志着一个分水岭。

通过布莱尔,我们才得知他的私人客户们对投资2010年份巴罗洛的想法是有多么痴迷:相比更加柔和直接的2009年份,J&B售出的2010年份巴罗洛数量是2009年份的3倍,创下了当前的记录。他们没有举办任何大型品酒会就拥有了如此斐然的销售成绩——这是常见的葡萄酒营销手段。尽管不得不承认,他们合作的巴罗洛酒庄中的一两位重要人物,比如现代主义酿酒大师罗伯特沃奇奥(Roberto Voerzio)最近就去过几次伦敦亮相由J&B举办的酿酒师晚宴。

2010年份的巴罗洛要到5月份才会正式向全球的媒体亮相,可据 Blair所言,至少许多留给英国的巴罗洛葡萄酒配额目前已经销售一空了。今年4月初,Vinitaly意大利葡萄酒展览会在维罗纳举行,这一国际性的葡萄酒交易盛事往往也是不同进口商拿到葡萄酒配额的时候。但J&B为了能确保获得约定的配额,他们未雨绸缪,在Vinitaly展览会开幕前就向有关酒窖那边下了订单。

时间回到20世纪80年代,都灵以南独具魅力、只有葡萄作为唯一农作物的朗盖山(Langhe)的顶级葡萄酒的主要买家都来自德国和瑞士。他们把最新年份的巴罗洛葡萄酒纷纷搬进奔驰和宝马车里,满载而归。相比普通意大利消费者,德国和瑞士的饮客们一般能买得起更多巴罗洛酒。

德国经济环境的不景气最终影响了该国买家的购买积极性。但直到90年代中期,由于1989和1990年份巴罗洛连续交出傲人的成绩,以来自加利福尼亚The Rare Wine Co公司的Mannie Berk为代表的美国酒商发现了内比奥罗这个反映风土特色的葡萄品种那令人难以忘怀的魅力。在90年代,酒评家罗伯特帕克为巴罗洛葡萄酒摇旗呐喊。之后,帕克的前合伙人、意大利葡萄酒专家安东尼奥加洛尼(Antonio Galloni)又接棒为2010年份的巴罗洛大力宣传。

Mannie Berk说:"这次有些不同。我认为许多欧洲和英国的酒商都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不能像以前那样如此依赖波尔多了。同时,勃艮第也变得越来越具有挑战性。于是,现在他们都把巴罗洛视作最具吸引力的能够加入到酒单之上的酒款。我倒不是说这些酒商不乐意专卖巴洛罗,但那些向美国销售巴洛罗的中间商肯定更开心。"

但我这次却没那么开心,毕竟我非常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巴罗洛和它产量更少的邻居巴巴莱斯科(Barbaresco)能更多的留在大不列颠的国土上。伦敦葡萄酒经纪公司Fine+Rare的Joss Fowler——巴罗洛热诚的新近皈依者——就满怀热情地描述道:"这就像在勃艮第,每一瓶酒都由手工精心酿造,每一处山坡背后都有一个故事。"Fowler的顾客买巴罗洛不是为了投机倒卖,而是纯粹为了犒劳自己的味蕾——这和最近波尔多酒市场的发展趋势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来自斯堪的纳维亚、亚洲以及美国的巴罗洛订单正在不断增加,现在Fowler的客户们不得不和其他人竞购巴罗洛酒了。Levi Dalton原来是名侍酒师,现在是著名葡萄酒博客作者,同时也是巴罗洛的拥趸。他搭准了巴罗洛的脉搏:"市场上似乎有这样一个感觉:巴罗洛酒既是值得探究的新品,又是历史悠久的古董。他们觉得在巴罗洛的背后是恪守传统的酿造师。在这个传统即时尚的时代,这种市场认知对巴罗洛酒帮助很大。另一个事实是:以一瓶品质相近的勃艮第酒价格,你可以喝到更加陈年的巴罗洛。没人会觉得这是个亏本买卖。"

Sergio Esposito多供职于纽约的意大利葡萄酒商会(Italian Wine Merchants),鼓励人们在优质意大利葡萄酒领域进行投资。他认可了巴罗洛的投资价值,其见解相当实际明了:"2010年份酒供不应求,价格连连攀升,它标志着巴罗洛时代即将到来。但这只是冰山一角,鉴于大多数巴罗洛佳酿的标价仅为250欧而同品质的法国葡萄酒要卖到3000欧,未来几年两者间的价格差距肯定会减小,所以目前在酒市中购入巴罗洛葡萄酒是不可多得的投资良机。"

然而,不是所有英国酒商都觉得巴罗洛在英国很好卖。Nick Dagley负责Lay & Wheeler公司优质葡萄酒的采购工作。身为巴罗洛的忠实粉丝,他搜集了一批2010年份的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好酒,但用他的话讲,向顾客销售的过程仍旧"令人沮丧"。Stephen Browett拥有英国最大的优质葡萄酒贸易公司Farr Vintners,他承认自己不太喜欢意大利。当我询问其公司在皮埃蒙特的政策时,他在波尔多挖苦地问到:"什么是巴罗洛?"

当我向伦敦传统葡萄酒公司Berry Bros(BBR)的大卫贝利格林询问他在伦敦和亚洲的同事们有没有最终"拿下"巴罗洛时,他笑了,坚定地说道:"没,还没有呢。"

一些我喜爱的2010年份巴罗洛酒庄推荐

最近,在Fine + Rare 和Lay & Wheeler两家公司的帮助下,我和同事Walter Speller在伦敦已预先品尝或超过100款2010年份巴罗洛葡萄酒。以下是我们喜爱的2010年份巴罗洛酒庄:

Luigi Baudana
Brezza
Brovia
Cavallotto
Michele Chiarlo
Elvio Cogno
Aldo Conterno
Cordero di Montezemolo
Ettore Germano
Elio Grasso
Silvio Grasso
Massolino
E Pira di Chiara Boschis
Paolo Scavino
G D Vajra
Vietti
Roberto Voerz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