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5 Jul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1 January 2014

时间: 2014年2月1日 16:17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公共场合下,法国葡萄酒业的官方人士发言大都非常谨慎,还总是带着让人生厌的官腔。不过米歇尔莎普蒂尔(Michel Chapoutier)倒是个例外,他既是罗纳河谷地区协会Inter-Rhône的副主席,也是一家同样声名赫赫的葡萄酒生产商的头,其业务规模甚至延伸到澳洲。去年,当他在伦敦进行酒庄2012年份顶级酒推介会时,英国倍受尊敬的酒类分销商The Wine Society的采购问他,歌海娜(Grenache)酿出如此高的酒精度,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的未来还能否倚重于这个品种。莎普蒂尔打趣地说,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允许酿酒者向酒中加水了。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北罗纳标志葡萄品种之后,随即说道:"南罗纳地区对西拉来说太温暖了。当然,我们不想通过物理方式来降低酒精浓度。如过你用反渗透法降低酒精度,会牺牲掉原有的一些香味。这也就是说,当你用物理方式浓缩葡萄汁的时候,一切都被浓缩了,包括那些不令人满意的成分。(编者注:这里提的反向渗透技术和和物理技术都是指通过反向渗透离心机将不需要的成分比如水份或者酒精分离出来。在很多顶级酒庄中这项技术都有采用。)所以,为何不简单地把蒸发掉的水分添加回去呢。如果你采摘葡萄的时间基于歌海娜中单宁的成熟度,那么你要承担至少15.5°或者16°酒精度的风险。经实验证实,我们发现加水确实能提高酒的品质。"

坐满酒类专家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呼吸的声音,因为加水是完全违背法律的。不过莎普蒂尔又继续解释,并提到了法国葡萄酒业最权威的法国原产地命名和质量监控委员会(INAO),而他则是委员会在罗纳河的代表。"但委员会却表示:'这样的话那些葡萄酒作家们该会如何来论断?'但17°酒精的酒根本就没意义。事实上,酿酒师加水稀释已经十分普遍,而我只是目前唯一一个公开讨论这件事的人。我认为应该让加水合法化,让大家光明正大地进行。这是葡萄酒行业的未来。我们不能让教皇新堡的酒有着16%的酒精度。我们要有勇气来捍卫我们的观点。"随后,他又调侃了这个世纪最出名的几个酷热年份,"我想品品2003的酒,在里面加点水,那样会更好喝一点。"

简而言之,以上就是南罗纳最著名的产区——教皇新堡一直面对的难题了。产区位置十分靠南,并基本由晚熟的葡萄所酿。如今,酚类的成熟总是被夏季到来的热浪所阻断,所以在单宁和其他重要的酚类物质成熟的过程中,糖分已经开始飞升而酸度暴跌,这也可以算是全球气候变化对法国葡萄酒影响的缩影吧。(我们在《罗纳2012 – Châteauneuf-du-Pape教皇新堡红葡萄酒》 和 《罗纳 2012 – 其它南部红葡萄酒》文中涵盖的数百款葡萄酒中,有些酒的酒精度令人瞠目结舌)

教皇新堡产区可能不容许在酒中掺水的行为(或许日后将会修改?),但法律确实允许使用格外花哨的多品种大调配。于是很多善于动脑筋的种植者,例如Clos des Papes酒庄的艾维尔(Vincent Avril)就会故意提高慕合怀特(Mourvèdre)的混酿比例,因为它在较低酒精度即可成熟,同时还能让酒尝起来更清新。他的Clos des Papes 2012的最终混酿比例是这样的:65%的歌海娜,30%的慕合怀特和15%的西拉,就这样,他酿出了酒精度接近16%,但却有着美妙平衡感的酒。艾维尔有一个展示用的"对照桶",其中西拉的比例被他故意提升,为的就是证明这样做口感不及高慕合怀特比例的酒。这是因为"强硬"的西拉在某种程度上会抑制歌海娜的甜美精妙,然而慕合怀特(Mourvèdre,在西班牙被称为Monastrell)却可以以它甜美活跃的黑莓和篝火香味来进行互补。但是,艾维尔说只有20年以上藤龄的慕合怀特才能产出真正令人激动的佳酿。所以说葡萄种植是一项需作长久规划的项目,长久以来大量依靠歌海娜的教皇新堡酒农不会一时兴起就直接改种其它品种。

除此之外,歌海娜是构成诸如Clos des Papes和哈雅丝酒庄(Château Rayas)等教皇新堡名庄酒淡淡甜味所不可或缺的部分。哈雅丝的艾曼纽雷诺(Emmanuel Reynaud)采摘时间甚至比艾维尔还要晚,很明显就是为了等到歌海娜中单宁成熟到难以察觉的程度,这之后,他的酒就会进入其简陋的酒厂,在灰色古旧的橡木桶内进行陈酿。

教皇新堡的葡萄酒生产商们可能对长远来看愈发炎热的夏季深感忧虑因为过高的温度会直接使得成熟阶段戛然而止,采摘时间便不得不推迟到10月份,促使一些酒农在单宁干涩未熟之际进行采摘。不过大多数人对2012年的葡萄还是特别满意的。2012年的酒酸度略低,但比起2011年果味更鲜亮,较之于2009年又多了几分清新,还比确实值得长期陈年的2010年份有着更成熟的单宁。据艾维尔所说,"2012年的酒有着2010年的潜力和2005年的细腻。"

南罗纳一些偏远地区有着比教皇新堡更高的海拔,在凉爽的时候,这样的高海拔原本是一种劣势。过去这些区域的酒清瘦而寡淡,但如今,有些酒庄却十分自得意满。旺度产区(Ventoux)位于常年为白雪所覆盖的锥形旺度山脉(Mont Ventoux)的斜坡之上,在教皇新堡的东面;这是一个相当年轻的法定产区,但最优秀的酒庄诸如Fondrèche 和Pesquié却在海拔450米处种植葡萄,比起教皇新堡多种多样的土地来说,这里要高出几百米,这种更加凉爽的气候如今被视为是一种优势。

对于Pesquié酒庄的肖迪耶(Frédéric Chaudière)来说,2012年"是旺度非常非常棒的年份——有着2010年的精细,也有2009年的强劲。"如今的旺度酒同上世纪的清淡风格大相径庭。在教皇新堡,歌海娜是最为广泛种植的葡萄品种,但是在如此高的海拔,西拉却也能旺盛生长。或许这里是法国境内西拉成功种植的最南端了,凉爽的夜晚防止西拉这种脆弱敏感的葡萄过度成熟。

同样地,教皇新堡周围很多更凉爽、海拔更高的村落,酿制的罗纳丘村庄级(Côtes du Rhône-Villages)酒也都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那些位于更热、更低洼地区的村子却开始出产一些相当浑厚的红葡萄酒。Cairanne这个村级产区就明显受益于当地更加温暖的夏季。有些Cairanne的村级酒酒精度高达15%却仍能保持清新。除此之外,我还品尝了Vinsobres和Chusclan村庄优秀的2012年份的酒。

但是这些教皇新堡周边的产区却有着同教皇新堡相似的特点:以歌海娜为基础的混酿酒并不适合小而新的橡木桶,而是更偏爱体积庞大、通常比较陈旧的老橡木桶。这些酒大多有着浓烈的果味和丰富的结构,年轻的橡木桶好似涂抹不当的化妆品般无法与之相称。

2012年南罗纳产区精选

在我们品鉴的2012年南罗纳地区的535款酒中,109款教皇新堡产区和另外21款其他产区的都能达到17分(满分20分)。下面所列为英国酒商的酒单中我们认为性价比最高的一些酒,报价为每箱12瓶的保税仓库价格。

Clos du Caillou, Les Safres, Châteauneuf-du-Pape £250

Tardieu Laurent, Vieilles Vignes, Gigondas £175

La Ligière, Vacqueyras £99

D & D Alary, La Font d'Estevenas, Côtes du Rhône-Villages, Cairanne £98

D & D Alary, La Jean de Verde, Côtes du Rhône-Villages, Cairanne £115

Tardieu Laurent, Vieilles Vignes, Vacqueyras £160

Dom de Mourchon, Grande Réserve, Côtes du Rhône-Villages, Séguret £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