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6 Jun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8 February 2014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今年初伦纳德勋爵的丑闻闹得满城风雨,英国职场男女关系也成了热点话题(编者注:Lord Rennard,前英国自民党高官,去年初曾经因为工作场合性侵被起诉,今年遭自民党开除后,他扬言爆料整个自民党20年来的各种性侵问题作为报复)。不久前,我和19位男士被关在同一间房里,恰好我还是唯一的女性:每年一月,我都会为已经装瓶的波尔多佳酿留出三天的时间,专心品味这些由三年多前收获的葡萄酿成的美酒。

不得不提的是,尽管与我同席品酒的清一色都是男性,但可能由于年岁渐长,他们的行为举止越发稳重绅士。不仅我本人早已在文书工作中度过了轻浮的岁数,唉,连起初品酒团队里最调皮开放的朋友如今也不在了。如今团队里那些年轻的品酒师,他们都是现在英国葡萄酒行业里举止最优雅的一拨人。如果说他们的前辈们还会把美酒比作女人,那这些年轻的绅士们连这都不大会说。可在今年的品鉴会上,当年那句惊叹,"荡妇般的酒"(tart's wine, 出自已故酒评家比尔贝克 Bill Baker,瑞德葡萄酒 Reid Wine前合伙人)还是会不时传入耳中,尤其当我们品尝圣爱美隆产区稍逊一筹的葡萄酒时。

图中所示的房间位于英格兰东岸的绍斯沃德皇冠酒店(Southwold's Crown Hotel )。从周三到周五,每天从早上9点到下午6点,我们就在这间房间里马不停蹄地盲品总共328款2010年份波尔多葡萄酒-因为2010年份的好名气,品鉴的酒款数也比往年多出许多。去年,我们品尝了华丽,非常成熟,充满魅力的2009年份波尔多酒,并被其深深折服。

不管是装瓶前还是装瓶后,2010年份波尔多也都有绝佳的表现,虽然与2009年份相比,2010的结构显然更胜过果味的肉感。上周,在品尝了所有最顶级的的红、白葡萄酒以及为数更多稍逊一筹的葡萄酒后,团队里的一些人略感失望,认为2010年份酒的魅力和品质似乎不及之前期望的那么高。但我对这一年份的酒持极为乐观的态度, 因为总体而言,2010年份酒拥有真正的集中度,而其中的翘楚还饱含完美成熟的单宁。2009年份在年轻时更受称道,但就我看来,品质更佳的2010年份在陈年之后最终会呈现出绝佳的风味

无论从哪种标准衡量,波尔多顶级葡萄酒,也就是一级名庄和同水准的名庄品质确实都非常美妙。如今,这些顶级酒的定价都如此高昂,也保证酒庄主能负担最为严苛的挑选。所以即使2013年波尔多连遭天灾,我仍满心期待这些一级名庄能为我们带来上乘佳酿,虽然产量可能会相当的少。但是这些顶级名庄的价格比只低它们一级的酒庄相比,实在要贵太多了。所以我们说在二级名庄或者水准相当的名庄中寻找表现最佳的美酒(12瓶一箱的价格只要800到2000英镑,而不是一级庄的6000到9000英镑)是购买任何一个年份的波尔多最值得购买的葡萄酒的诀窍之——这些葡萄酒完全有能力和一级名庄一较高下。在最近几个年份中,碧尚男爵(Château Pichon Longueville)* 一直是这样的酒庄之一,爱士图尔(Cos d'Estournel)也同样(除了表现相当奇怪的2009年份,作者注)。

但是经过近期几次品鉴,可以肯定的是:2010年份波尔多酒的价值缩水不少。2010年份并不像2009年果香馥郁到连最基础款的葡萄酒都魅力十足的程度。不少优质酒庄生产的副牌酒口感瘦弱令人失望,就好像那些成熟度不好、果味单薄的原料被用来酿酒了一样。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一些稍显逊色的列级名庄上,特别是那些只靠五级庄的名号或者类似噱头才能卖得动的。但我发现一些雄心勃勃的中级酒庄(Cru Bourgeois)的表现却和前者形成鲜明对比。梅多克(Médoc)的未能列级(cru classé)的酒庄每年都需要根据当年其出产葡萄酒的水平来申请评定中级酒庄称号。你可以说它们并非劲旅,但其中一些酒庄出产性价比颇高的佳酿,详见下面我的推荐。

提醒一下,关于刚才对副牌酒的评价我想做个说明。不同的副牌酒之间有着天壤之别,比如靓茨伯酒庄副牌 Écho de Lynch Bages 是将酒庄未选入其(非常令人尊敬的)正牌的葡萄酒装瓶;而拉图酒的副牌酒"小拉图"( Les Forts de Latour)虽然和一级拉图的正牌出自同一酒窖,但它的葡萄产自专门出品小拉图的葡萄园。2010年份拉图副牌是当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佳酿之一,当然定价也不低。

总体上说左岸,玛歌村(Margaux)的表现再次令人失望,而圣朱利安(St-Julien)和圣泰斯代夫(St-Estèphe)产区则都产出一些令人震惊的美酒。2010年波亚克产区(Pauillac)的表现格外参差不齐。当然,由于有三座一级名庄(拉菲,拉图,木桐)领跑,这里出产了最为顶级的好酒,但同时也不乏孱弱之辈。

至于右岸,每个年份的圣爱美隆产区的非顶级葡萄酒都有缓慢提升,尤其少了不搭调的过熟果味和不够老练的橡木味。毗邻的波美侯产区(Pomerol)也产区不少2010年份可口佳酿,但不是所有都属于顶尖品质。

盲品中最令人大跌眼镜当属两款波尔多干白葡萄酒,2011年4月的期酒展示上,我们中有不少人都对波尔多干白抱有很高期待,而现在其中不少酒的口感像是退回到了科技时代之前(为什么圣朱利安产区的大宝酒庄Chateau Talbot还要费那功夫酿干白?)曾经引人入胜的美讯酒庄干白(Chateau la Mission Haut Brion Blanc)现在也似乎处于奇怪的状态阶段。另外,我们怀疑所品鉴的玛歌白亭(Pavillon Blanc)的盲品样品由于光照品质受损。说到相对品质稍佳的2010年份甜白, 只要酒庄有能力精心挑选最好的葡萄,那产出的甜白葡萄酒都异常甘美华丽。

提到甜葡萄酒又让我想起了文章开头讲的职场女性话题。和我同席的19位男性品酒师个个都来自英国颇有名望的高档葡萄酒公司,但我想挨个问问他们是否相信自己在品酒方面真的比他们的女同事强,聊以此作为我对这场"性别政治大讨论"的贡献。也许明年他们会考虑给业内一些颇有天赋的年轻女品酒师放个短假,送她们到这里的盲品会,丰富她们的阅历,也补充品酒室里的冷清的女性队伍。

性价比最高的2010年份波尔多:

Chateau L'Enclos, Pomerol
Chateau Quinault l'Enclos, St-Émilion

Chateau Haut-Bergey, Pessac-Léognan
Chateau de Fieuzal, Pessac-Léognan

Chateau Deyrem Valentin, Margaux

Chateau Croizet-Bages, Pauillac

Chateau Phelan Ségur, St-Estèphe
Chateau Tronquoy Lalande, St-Estèphe
Chateau Haut-Marbuzet. St-Estèphe
Chateau Cos Labory, St-Estèphe
Chateau Capbern Gasqueton, St-Estèphe

Chateau Sociando Mallet, Haut-Médoc
Chateau Belgrave, Haut-Médoc
Chateau Chasse-Spleen, Haut-Médoc
Chateau de Camensac, Haut-Médoc
Chateau Lestage, Listrac-Médoc
Chateau Fourcas Borie, Listrac-Médoc
Chateau Bel Orme Tronquoy de Lalande, Haut-Médoc
Chateau de Lamarque, Haut-Médoc
Chateau Malescasse, Haut-Médoc
Chateau Tour St-Bonnet, Médoc
Chateau Beaumont, Haut-Médoc

*文章改动:
2014-04-11
Château Pichon Longueville中文名称经与原著者确认,修改为"碧尚男爵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