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8 Mar 2019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 July 2017.

时间: 2018年3月8日 17:08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葡萄酒专业人士的聚会通常都有一个可遵循的模版。聚会开始,我们品品酒,偶尔吃点东西,然后散会时总比参加之前乐观了不少。

但是两周前,我和Nick被邀请参加了一个类似于研讨会的聚会。邀请函上说这次度假式的讨论会聚集了葡萄酒业界最重要的人物和国际知名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行业的领先人物,一起探讨未来十年的格局和走向。

显然,这个主意源自于一个曾经引领过不少智囊团和学会的人。如果说我们当初决定参加并不是因为被Nicole Sierra-Rolet的聚会本身所吸引,那么一锤定音的其实是Find Minds 4 Fine Wine聚会的举办地。我已经注意到她在南罗纳河谷的蓝橡树酒庄(Domaine Chêne Bleu)有一阵子了,还听说过她和她的丈夫,伦敦股票交易所所长,Xavier Rolet在这个酒庄上投下的心血,但还未登门拜访。这次聚会似乎是个完美的机会。

Rolet当然是邀请函上所说的重要人物之一,他本来预定参加的在伦敦市长府邸的年度晚宴取消了,所以他应该会比计划要早到很多。另一个领袖人物是查塔姆研究所的总监Robin Niblett,还有查塔姆互联项目的创立者Elizabeth Linder。

她在硅谷的经历正好符合这个活动的多文化多背景思想主题。她非常享受从过去将精酿啤酒看做酒精饮料的文化,转变到现在主持拥有浓郁葡萄酒氛围的St James圆桌会议,还开始上葡萄酒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的课程。

她的工作包括把公司执行官、政府和政治家都拉进数字化的21世纪。问题的一部分在于他们天生不喜欢成为人群中的一分子,但是现代的交流基于不同平台上的独立发言。YouTube比英国国会议事纪录要有趣多了。

她认同了现在业余性的发展以及人们对各行专家持续降低的信任感——这个话题在各种探讨会中频繁出现,也和葡萄酒评论业息息相关——并且建议也许让Instagram的博主变成品牌大使会给葡萄酒贸易带来一些利益。我从她那里学到警察现在如何高效利用社交账号来追踪失踪人物和掌控暴动。很多人似乎比起媒体的报道,更相信警察官方账号的更新。

X_Rolet_badge-5-6.jpg

Xavier Rolet的智慧和金融背景让他看穿了葡萄酒贸易的两级分化和通货膨胀过后的制度问题。他担心生产葡萄酒对年轻人已经没有经济上的吸引力了(笔者注:虽然对有一定存款的退休的人还是有诱惑的),并且希望葡萄酒行业能团结起来,在这个被寥寥可数的分销商垄断的世界里给予年轻人更多资金和机会。每一条毋庸置疑都是冷静实用的建议,但是却和另一个业界走势有所冲突:追求终极的独立性、真实性和可追溯性。

我们每个受邀的人都收到了一个蓝橡树酒庄的特别名牌。来自于葡萄酒行业的有1976巴黎盲品会的组织者Steven Spurrier、他的前任学生法国最知名的葡萄酒作家Michel Bettane、葡萄酒大师Andrew Caillard MW和英国由葡萄酒作者转型为市场商人的Robert Joseph。许多人都在讨论各地美食风潮之间的平行关系。

当人们的偏好从米其林三星的高级晚餐转向休闲风格时,精品葡萄酒代表的含义也不同往日,而且变化速度很快。这一场研讨会就举办在2016年份波尔多期酒竞拍的垂死挣扎之际,从我的邮箱和网站来看,这场竞拍无人问津。

现在的葡萄酒饮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关注葡萄酒产地的多样性,并且对质量的评判标准也不单一,绝对不仅是看价格。不过,和啤酒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工业产物哪些是精酿的不同,葡萄酒包装并不能用来直接分别。葡萄酒生产方需要在最直观的酒标上多花些功夫。

一直占据我们讨论中心的一个话题是葡萄酒行业还需要更有效得和消费者沟通。很少有生产方对使用社交媒体这件事势在必得,也没有恒心。从科技行业请来的Minter Dial指出现在有非常多的机会通过二维码,扩增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来教育或传播。他也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无人驾驶的轿车就会解决醉酒驾车的问题,并且现在你只要花不到100美金就可以分析你的基因。各种葡萄酒,或至少不同类型的葡萄酒,会不会可以和人的基因组成配对?

如果更加灵活得运用社交媒体能够把生产方和消费者带入同一个数字空间,如果零售商和教育机构提供的许多品酒机会,能够让人们将葡萄酒口口相传,那么没有什么会比带来深度体验的葡萄酒之旅更受欢迎的了。

除了阿尔萨斯等一小部分例外,法国的葡萄酒大多数酒庄,一直被大众诟病并不怎么鼓励游客拜访酒庄,和欧洲之外的酒庄不同。招待我们的女主人解释说原因是当地的一些条件限制:法国的法律不允许酒庄举办收费品酒,也不允许雇佣厨师。

由于有不少法国人在场,有不少葡萄酒产区协会都积极加入了我们的讨论。所有的本地宣传组织都被邀请来参加这次研讨会,但他们听到"精品"这个词之后都有些迟疑;这对他们的成员来说太难评价了。

一位消息灵通的法国葡萄酒贸易业内人士,建议酒庄更积极得和这些产区协会接触,并参与他们的经费计划。在欧洲葡萄酒世界里,需要向这些组织付钱的人一向都不太待见他们。

但是除了这次目标明确,透露着未来无限可能的探讨会,我必须承认整个周末我最享受的,与往常一样,是各位参加者带来的精品葡萄酒。以下是其中我最喜欢的酒。

白葡萄酒

Clos des Papes 2009 Châteauneuf-du-Pape
Ch La Nerthe 2002 Châteauneuf-du-Pape
Dom de Beaurenard 1986 Châteauneuf-du-Pape (magnum)
Au Bon Climat Chardonnay 2014 Santa Barbara

红葡萄酒

Dom Fourrier, Clos St-Jacques 2011 Gevrey-Chambertin
Clos de Trias 2010 Ventoux
Clos des Papes 2010 Châteauneuf-du-Pape
Ch Rayas 1997 Châteauneuf-du-Pape
Gérard Bertrand, Clos d'Ora 2013 Minervois-La Livinière
Lukasi Saperavi 2014 Kakheti
Ridge Monte Bello 1991 Santa Cruz Mountains
Tenet 2014 Columbia Val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