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30 May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4 January 2014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北罗纳(Northern Rhone)声称自己是世界上最为人熟知的葡萄酒产区。这倒不是说有很多人已经爬上了偏远小镇昂布(Ampuis)头顶那令人眩晕的罗帝丘(Côte Rôtie),葡萄藤栽种在陡峭到几乎垂直的片岩和片麻岩梯田上。也不是说有很多人已经跋涉到了埃米塔日(Hermitage)著名的花岗岩山,双城坦镇(Tain)和图尔农镇(Tournon)就坐落于山下,横跨罗纳河,到南罗纳40分钟的车程。此处是罗纳河谷最窄之处,每年数以万计的人通过来往于法国和意大利南部的公路、铁路汇聚于此。对于往来的旅行者们来说,那些吉佳乐世家(Guigal)、嘉伯乐酒庄(Paul Jaboulet Aîné)和莎普蒂尔(Chapoutier)葡萄园中硕大的广告牌,是他们知道自己已经从里昂的交通拥堵中逃出来最明显的信号。

罗帝丘(Côte Rôtie)和埃米塔日(Hermitage)是最著名的两个北罗纳葡萄酒产区。理论上说这两个产区面积受制于自然环境,面积较小。但根据非营利组织Inter-Rhône的调查,埃米塔日产区的总面积在几十年间保持在130公顷,而罗帝丘的葡萄园总面积在1987年到2012年间增加了超过一倍,达到了几乎280公顷。实际上,现在罗帝丘几乎有三分之一用于酿造的葡萄藤的藤龄都小于10年。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去年11月当我在坦-埃米塔日镇(Tain l'Hermitage)盲品所有Inter-Rhone所能召集到的2012年份的罗帝丘时,其中有不少酒让我提不起兴致。于我而言,罗帝丘有两种成功的风格。一种是传统的,比如,现在在技艺精湛的Jean-Paul Jamet手下的杰美特兄弟酒庄(Domaine Jamet),这是西拉(Syrah)——北罗纳的标志葡萄品种——能达到的最轻盈空灵的程度,在相对来说比较清淡的酒中最能表现出它的极致精细和清爽,而这是只有那些被小心对待、低产量和真正体现风土的葡萄才能呈现出的特性。

另一种是被吉佳乐世家(E. Guigal)所完善的风格,它是产区内最大的酒庄。酒庄出产的顶级葡萄酒La Mouline、La Landonne和La Turque,其中前两款因为葡萄园被酒庄独占得以以葡萄园的名字命名,这名称的职责不仅仅是予以区分彼此,而是让品尝者为之倾倒。这些低产量的葡萄酒是如此的浓郁,以至于它们能在吉佳乐自己精心制作的橡木桶中陈年足足42个月。这些酒最终离开为众人追捧的酒瓶时,仍然格外的浓郁和集中,即使是经历数十年的陈年也依旧如此。但即使是对于这些所谓的"La La La",似乎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增加清爽的部分。有人呼吁对罗帝丘(Côte Rôtie)的特级葡萄园进行官方分级,因为各个葡萄园的土壤、海拔高度和朝向是如此的不同,以至在某种程度上,这么多葡萄园共享一个产区名号,实在有点疯狂。

罗帝丘(Côte Rôtie)生产商的数量似乎随着葡萄园的面积迅速增长。当地的组织列出了56个,而我尝过42种不同的2012 Côte Rôtie。但是,尽管有一些非常美妙并且颇为典型的罗帝丘,但其中也有不少看起来只是单纯的甜美,甚至过熟而且迟钝。也许这些酒还不能发展出真正的浓郁果味的部分原因还是因为那些葡萄藤太过年轻,或者是产量过高,根据菲利普吉佳乐(Philippe Guigal)的说法,大产量生产在2012年是很危险的行为。

2012年份对北罗纳的酒来说并非没有挑战。在埃米塔日(Hermitage)和圣约瑟夫(St-Joseph)拥有最受人敬仰的一些酒庄的沙夫(Jean-Louis Chave)告诉我,2012从夏天就开始冷凉、潮湿,还需要酿酒师不得不拼命喷洒抗霉药剂,不过结局算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惊喜"。情况从八月初开始好转,温暖而总体较为干燥的天气持续到了采摘季,这拯救了整个年份。天气如此温暖,以至于当时许多葡萄已经足够成熟适于采摘时,时间点已经相对较晚,酸度已大幅下降。沙夫并不赞成加酸,"因为(添加的)酸度从来不能和西拉完全整合",但是去年增酸决不是少见的行为。

"2012年对于山坡上的葡萄园而言是极好的,"沙夫评论相当广阔的圣约瑟夫产区时说,"2012年,在山坡上的葡萄园和那些比他们低的葡萄园之间有很大的差距。在山坡上,七月降下的雨水被很好的排走,葡萄没有因此膨大,酒也没有被稀释,当然你需要一点雨水来保持葡萄成熟过程的进行。在令人愉悦的程度上来说,2012年的比2011年的更好,即使2011年更紧致而且余味更久。"

对于菲利普吉佳乐而言,2012年是他所拥有的孔德里约产区(Condrieu)葡萄园展现出紧致个性年份(到现在为止,吉佳乐是北罗纳这一最著名白葡萄酒的最大生产商,是原产于当地的维欧尼耶Viognier葡萄品种的巅峰),他对此非常高兴。"刚开始,人们认为我们的目标是做出一种孔德里约的超级酒——那种非常宏大华丽的酒。但随着气候的变化,我们不再专注于这个品种的丰富口感(richness),我们知道这种特性总会有的。现在我们寻求的是人们口中——不管这词有多不精确——称为'矿质感'(minerality)的东西。我们经常讨论酸度和酒精的平衡,但在孔德里约,我们没办法寻求高酸度,因此我们在寻找花岗岩(Condrieu当地的典型土壤类型)所能营造的清爽感来代替酸度。现在我们一共有4.5公顷的花岗岩葡萄园,主要生产顶级酒款La Doriane和2012年新购入的半公顷花岗岩地块Coteau de Vernon,这意味着平衡已经被改变。现在的酒没有那么丰裕有爆发力,但更紧致一些。其他的酒庄也和我们一样正朝着同样的方向发展,除了我很尊重的Yves Gangloff可能是个例外,他的孔德里约仍然在追求华丽。"

孔德里约产区南部的法定产区格里叶酒庄(Château-Grillet)仅有单单一座酒庄,最近被波尔多拉图酒庄的主人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所收购。该酒庄刚好也有一个类似的目标,做出一种能真正诠释出种植在"阶梯剧场"般斜坡的葡萄园的维欧尼耶这个品种禀赋的葡萄酒,而不是去追求纯粹的成熟度。"我很高兴格里叶堡并不像孔德里约那么肥厚。"去年我去访问时负责的拉图酒庄的总经理Frédéric Engerer如此说。在北罗纳,肥厚的风格,看起来似乎已经过时了。

以下是我最欣赏的2012年份北罗纳产区酒款名单(得分在18.520之间)

Guigal, La Turque Côte Rôtie
Guigal, La Landonne Côte Rôtie
Jean-Paul Jamet Côte Rôtie
Dauvergne Ranvier, Face Sud Côte Rôtie
François Villard, Le Gallet Blanc Côte Rôtie
Domaine J L Chave Hermitage
M Chapoutier, L'Ermite Ermitage
M Chapoutier, Pavillon Ermitage
Domaine J L Chave Hermitage Blanc
Ferraton Père et Fils, Le Reverdy Hermitage Bla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