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4 Mar 2019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7 September 2017.

时间: 2018年3月6日 15:13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或许是时候对照当下钩沉一下往昔,仔细端详一番朴奈达酒庄(Planeta),以及这么多年来园子里发生的变化。

Filippo Riportella的父亲当年穿短裤,是因为困窘到买不起长裤,那时候是靠一头骡子在西西里岛的西部以种植朝鲜蓟来挣钱过活的。而现如今Filippo可是吸雪茄烟、穿名牌牛仔裤的一族,拥有两部车、两幢房、外加一艘船;与父亲不同,Filippo的谋生方式是靠在同一片土地上以种植经营葡萄园为生。

西西里岛的葡萄酒贸易,在多年之前还是一番令人气馁扶不上墙的局面,当时生产的酒主要是运往北方调配进那些不知名的散装葡萄酒,或是更糟,直接制成了静止酒,也就是那些令欧洲葡萄酒贸易顺差命运逆转的无人问津的葡萄酒。而现在西西里人的葡萄酒贸易倒是一派兴高采烈的景象。新建的信心感貌似遍布在西西里岛西的蛮荒之地,并且还蔓延到了发达程度更高的岛东。

而雄心勃勃的意大利酒商们,比如卓林酒庄(Zonin),他们生机勃勃的新酒庄 Feudo Principi di Butera,就正在西西里岛进行着大规模的投资。正如题目《意大利的新加州》,本文记录的是有关西西里岛上葡萄种植者们对于流行品种的热衷追捧,以及他们关于葡萄品种引进种植的自由讨论以及决策等现象,供君参阅。

在意大利大陆地区,大多数葡萄酒生产商出口 DOC 葡萄酒,其出品在复杂的法规限制之下,葡萄品种都有明确具体的严格限制。而西西里岛的DOC酒不多,岛上的葡萄园主们大多生产更加灵活的IGT葡萄酒,类似于法国的Vins de Pays。

尽管像 Regaleali 这样有年头的公司,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向世界证明西西里能出产优质佳酿,但真正把这个地中海小岛带入到现代葡萄酒版图上来的,却要数朴奈达酒庄,经营这个酒庄的是三个表兄弟,他们三位的年龄加在一起也还不到一百岁。

初识朴奈达酒庄大约是在五年前,他们以极其时尚、巧妙包装、精心制作的霞多丽(Chardonnay)和梅洛(Merlot)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当时我认为这个品牌是做足了市场调研功课后的漂亮答卷。对于一家现代葡萄酒公司来说,Planeta是个完美的名字, 意味着无限的可能性,崇尚自然,又那么易于识别。

事实上,Planeta是一个家族姓氏,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个缩短的现代而务实的版本,其渊源来自于西西里岛上的一个贵族世家。Diego Planeta是 Settesoli合作社的主席,这个合作社颇具规模,主导着西西里岛西部Menfi小镇的葡萄种植;Diego鼓励自己的女儿和两个侄子也在附近周边建设经营小而精的葡萄园运作;这些小而精的葡萄园,就坐落在一个更往西也更袖珍的名叫Sambuca di Sicilia的小镇里,位于壮观峭壁上的葡萄园,俯瞰着一小片水库,地形真是绝妙有利。

三位表兄弟,Francesca照看出口销售,Santi来复苏热情的意大利本土市场,而我感觉到朴奈达酒庄的大部分成功是要归功于最年长的Alessio。Alessio负责酿造和政策制定,相当程度上也得益于经验丰富的葡萄酒学家 Carlo Corino的国际视野观点影响,Carlo在新南威尔士的Montrose酒庄工作了许多年。 Alessio声称对自己影响最深远的还是他曾在一家勃艮第小酒庄里工作的那几个月,在那里,他学到了有关"葡萄酒的哲学"。休闲夹克斜纹布长裤一身大学预科生装束下的他,可是相当的潇洒与精明。

朴奈达酒庄今天所做的一切,或许未来将惠及于西西里岛的其他葡萄种植者们。正是国际葡萄品种的引入和种植,使得朴奈达酒庄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后期引起了葡萄酒世界的瞩目,从那时起,整个岛就开始一阵阵盛行霞多丽,以及梅洛和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的种植和酿酒。

但是,朴奈达酒庄最打动我的也是最有趣的,倒是由西西里本土品种调配而成的并不昂贵的La Segreta系列,其中红葡萄酒主要使用了Nero d'Avola,白葡萄酒则以Grecanico为主。

最近一次访问西西里,岛上迅速的变化令人刮目相看。这次造访也是我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的首次重返,而当时我只记得尝到过一款感兴趣的酒,名叫Regaleali's Rosso del Conte。Planeta已成为以本土品种见长的酒庄,推出一系列用Nero d'Avola酿造的精品红葡萄酒,这款酒叫做Santa Cecilia,是以其家族成员的名字来命名的。于是,Nero d'Avola用来酿造散发迷人樱桃风味且适于陈年的红葡萄酒,而Grecanico 则主导着白葡萄酒的酿制,以气息扑鼻新鲜清爽而著称,这两个品种成为了岛上最热门的新品种。Settesoli合作社在意大利本国以 Mandrarossa 品牌来销售这些品种的葡萄酒,而在国外他们则以 Inycon 品牌来进行营销。

比朴奈达酒庄条件更有利的富庶的Filippo也选择在自家的园子里种植这些葡萄品种,然后再卖给Settesoli合作社,他的邻里葡萄园主们也都如法仿效;而Nero d'Avola实际上却是来自西西里岛东南部土生土长的品种,Planeta在那里也拥有自家的葡萄园。因此,西西里岛上开心自诩夸耀本土品种的葡萄种植者们,实际上是在完全重塑他们自己的葡萄种植传统。

这与其说是复兴,不如说是一个新生,因为西西里并未有过荣耀的葡萄酒历史而值得去复兴,除了岛西曾经历过一个长期出口加强酒Marsala的全盛时期。而Marsala的种植者貌似正在失去了这一特色,Trapani合作社在今年的《大红虾意大利葡萄酒年鉴》(Gambero Rosso wine guide)中,以其赤霞珠酒荣获了享有盛誉的三杯奖。其他获奖的西西里酒庄还有Abbazia Santa Anastasia、Cusumano 和Salvatore Murana。这些获奖佳音,将会为西西里岛的葡萄种植者们提供强心剂般的激励,鼓舞着他们参与到葡萄餐酒的摩登世界之中。

西西里岛的诱人之处在于,它不仅仅保证了水源和系列的风土,而且还有靠谱的阳光和相对低廉的成本。例如,菲利亚多酒庄(Firriato)连续多年一直在为英国的超市提供物美价廉的葡萄佳酿。与其老对手普利亚(Puglia),以及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的大多数产区不同,西西里岛甚至对于2002年的年份酒都很满意,皆因岛上那异乎寻常的较长生长期而使然。

欧洲北部的来访者,不仅为西西里葡萄园中无处不在的灌溉管道所折服,就如同相同纬度上的突尼斯需要水源一样,这对于葡萄栽培是多么重要的不可或缺;同时这些园里大多数明显年轻的葡萄藤状态也令人感慨;设想推测,一旦这些葡萄成熟收获,那么由此而酿制出品的葡萄酒将会呈现出更佳的品质。

朴奈达酒庄现已推出一款令人欢欣兴奋、酒体丰润饱满的白葡萄酒,名为Cometa,此款酒基于Fiano葡萄来酿造,这一品种是由西西里岛附近的那不勒斯(Naples)引进种植的古老葡萄藤种。接下来的几年里, 想必我们会目睹到幅员日益扩展的由Filippo们种植的Fiano葡萄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