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打赢了香槟官司的她,到底什么来头?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4 June 2017.

时间: 2018426 14:30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当Jayne Powell在雷丁大学攻读法语时,她是那么地活泼,崇拜法国,又爱喝酒,所以她被人叫香槟杰恩Champagne Jayne)。她15岁时所做的一次法国之旅燃起了那把火,让她练出了一口漂亮的法语和对香槟的热爱。

在伦敦尝试了出版工作,组织了一些以香槟为主题的企业活动之后,在1999年,她决定去澳大利亚发展——虽然她说她当时被澳大利亚香槟品种的稀少程度震惊了。2003年她设立了一家企业活动咨询公司Wine at Work International2004年她在悉尼开设了第一堂香槟大师课,其灵感来源于伦敦索斯比(Sotheby’s)的Serena Sutcliffe所教授的类似的课程。她现在还往返于悉尼和伦敦之间,当然不止是看望她住在威尔士的母亲。

她比她的同行们更早意识到社交媒体能在提升葡萄酒和她本人形象方面发挥多大的作用,所以她开设了一个推特账号和一个网站,把自己塑造成香槟杰恩。到2009年时,她已经在演讲如何聚合葡萄酒和社交媒体。同年,她在澳大利亚把香槟杰恩注册成为商业名称。

三年之后,可能是受到她所写的一本关于香槟的书在前一年赢得了全球美食家食谱大奖的鼓励,尽管这样的大奖有若干个,而且她和她的出版商还因为后者变成了书的合著者而大吵,她成功地为香槟杰恩递交了澳大利亚娱乐业的商标注册申请。

接下来发生了一连串奇异的事件。201298日,她在香槟区被授予香槟骑士的头衔(Dame Chevalier de L’Ordre des Coteaux de Champagne)。她的网站上放着一张照片,她满脸笑容,脖子上挂着宽宽的绿丝绸缎吊着的新奖牌,和Pierre-Emmanuel Taittinger紧挨着站在一起。另一张照片是她和乔治·克鲁尼靠在一起的合照,由Renata Cooper拍摄,这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也更加证明了她的执着。不到两个月之后,她收到通知,香槟酒的官方管理机构CIVC以最严厉的措辞提出对香槟杰恩商标的异议。

CIVC的律师是葡萄酒界的同行中最活跃的。他们成功地把以香槟为名的起泡葡萄酒限制在香槟产区,几战成名。普通的饮酒者或许可以把任何带气泡的葡萄酒叫做香槟,但是任何人想要以香槟为名销售一个产品——不只是杯杯香(Babycham)或西班牙起泡酒,还有比如香水或香烟品牌——通常都被CIVC的律师成功阻止了。多亏了他们的努力,现在即使是在一度把所有老牌起泡葡萄酒都商业化地称为香槟的美国,香槟这个名字已被正式限用于香槟地区出的起泡葡萄酒以及少数几个有一定历史的美国品牌的起泡葡萄酒。

所有被卷入这些诉讼中的大公司都被迫就范,但是Jayne Powell这个个体户似乎更难以攻破——或者说更固执。CIVC追得越紧,她越坚持。她辩称她这个名字已经用了12年,她是活跃的香槟宣传大使,并且还有其他几个含香槟字样的商标和推特账号。

香槟人无动于衷,尤其是因为她并不是只为香槟酒说话。从她总计超过21000条的推文中,CIVC律师们找到了84条提到了其它起泡酒。她网站上的四篇有关英国起泡酒的文章和她脸书里的三条推文也都被引用在20146月由CIVC的英国律师寄给她的信里,而这时的Jayne Powell刚刚和她的丈夫分手,因为后者受不了她为保留其商业名称而如此执着地斗着。离婚所得确实帮她支付了诉讼法律费用,但她承认这件事让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不得不依赖抗焦虑药物。当我问道这件事对她的母亲有什么影响时,她流泪了;她是独生女。在伦敦的7个小时调解过程中她母亲一直陪着她。

我很确信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早就投降了,所以当她最近在伦敦时,我问她,为什么冒着花费巨额费用的风险、甚至不得不在这场持久战中放弃工作也要坚持。她说:如果我放弃的话,人们会认为我做错了。我离了婚,没有工作,身背几个诉讼而且也没有钱,但他们挑错了人。我对自己说,我必须竭尽全力,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2013年开始她被困在和CIVC雇佣的墨尔本高级商标律师团队的无穷无尽的战斗中。他们不仅对她的商标提出了异议之诉,2013年圣诞节前夕时,她在英国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电视台ITV的节目《This Morning》,向人们推荐与圣诞节相配的香槟酒,当她和她母亲都在为此高兴时,CIVC启动了联邦法院诉讼程序。

她成功说服了至少两组律师无偿替她打官司,但是听起来像是一个证人的一场噩梦,他们不停地询问那些质疑她的人的问题。第一位律师放弃了这个案子并且起诉了她。2014年时她的新律师每周能从对方那儿收到三封信。案头工作越来越多了,她叹气道,手比划到肩膀那么高。

2014年底举行了联邦案件的听审会,法院要求调解,但没有成功。201510月终于送来了98页的判决书。法官说双方在诉讼中各有输赢,所以必须各自承担各自的费用。他说Powell应该把自己称为香槟支持者而不是大使。

Jayne一样下定决心的CIVC立刻重新武装,对她香槟杰恩的商标权利提出质疑,并在去年年底终于递交了的最后的诉讼材料。在今年的44日,判决书下达,允许她使用其备受争议的绰号。在法官一段更让人难以忘记的论述中,他指出当野牛比尔(Buffalo Bill)表演时,观众们绝对不可能期望只看到野牛。香槟杰恩被允许继续评论香槟酒以外的其他起泡葡萄酒,尽管她在5年之后需要重新申请这个商标。

从表面上来看,这像是大卫和歌利亚之间的战斗,只是这个案子里的大卫是一个专业的公关人士。她确保让全世界的葡萄酒评论家都了解她的战斗以及她不得不自掏腰包为自己辩护的事实。我猜想,如果她只是一个单纯的酒评家的话,她的同行们应该会更乐意支持她。就像一个在海湾遥远的一端作业的人至少从理论上需要分开哪些是报告的人,哪些是宣传的人,她几乎被澳大利亚葡萄酒媒体遗忘了。澳大利亚的起泡酒生产商们被警告不得和她交好。她说她觉得自己在澳大利亚就像一个贱民,尽管在她宣布胜诉之后英国葡萄酒媒体发表了一些支持她的推文。

那么她现在的计划是什么?我会继续教授有关香槟和全球顶尖起泡酒的课程,也会管理一些品牌和小的业务。可能是必然的吧,她还报名注册了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法律、媒体与新闻学的硕士班,专攻知识产权。

当想到Jayne Powell时,勇往直前这个词就会蹦到脑子里。在澳大利亚推广CIVC的职位很明显还空着,她认为她是完美的候选人。

香槟推荐

白香槟

Billecart Salmon, Blanc de Blancs 2004, Blanc de Blancs Grand Cru NV, Cuvée Nicolas Billecart 2002
Bollinger, La Grande Année 2005
Dom Pérignon 2009, 2003, P2 Plénitude 2000, Rosé 2005
Egly-Ouriet 2003
Philippe Gonet, Blanc de Blancs Grand Cru 2009, TER Noir NV
Jacquesson, Cuvée 740 Extra Brut
Louis Roederer 2004
Pommery, Cuvée Louise 2002

粉红香槟

Billecart Salmon, Cuvée Elisabeth Salmon 2006
Dom Pérignon 2005
Dom Ruinart 2004
Charles Heidsieck 2006
Lanson, Noble Cuvée NV

 

Jayne Powell known as Champagne Jay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