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6 Nov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31 May 2014.

时间: 2014年7月28日 19:06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常常有人问我是否想去酿酒。作为一个动手能力为零的拙劣园丁,我实在没指望成为一名葡萄种植者,所以我也无限崇拜那些在这方面取得成功的人,只要不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极端恶劣天气,他们总能从葡萄园里那些(至少在冬天)看上去干枯衰老的藤条中获取美味的琼浆。

但显然的,我的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同伴中有一大部分人都想尝试着把他们辛苦得来的理论付诸于实践,而这群人的人数还在迅速上升。培训葡萄酒大师的课程相对深度而言更具广度。如果你觉得自己最想要的是去酿酒,那么你很可能会选择攻读酿酒学方面的学位。但为了成为一名葡萄酒大师需要大致掌握葡萄酒的种植、酿造各方面的基本原则,并稍有建树;需要从同时艺术和技术的层面掌握品酒,在盲品时能用规范的三段律完成考卷;知道葡萄酒是如何的买卖的;了解葡萄酒如何融入各种各样的不同文化环境,懂得酒的包装以及酒的法律规定。最近在佛罗伦萨举办的第八届葡萄酒大师协会大会上,有了一场引人注目的活动:与会450位葡萄酒大师代表中的20位展示了他们自己酿的酒,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汇聚葡萄酒大师酿酒的展会。

或许有人会猜测这些酒中有令人失望的作品,然而并非如此,甚至有少数作品是一段时间以来我所遇到的最令人兴奋的发现。大会规定每位酿酒师可以展示两款酒,有些人只有一款,但也有人悄悄掏出第三或第四个瓶子摆在他们的桌上。也许最令人激动的系列当属葡萄酒大师 Jürgen von der Mark的作品,不过因为他的周围从一开始就围满了观众,我差点错过了。他产自德国南部巴登(Baden)的黑皮诺并不特别显眼,因为他的每一款酒都非常俏皮的以他认为最合适的歌曲来命名。我被坚定的告知,他的2009年 Hey Jude这款酒是以 Ella Fitzgerald的歌来命名的(著名的爵士乐歌手,编者注),而不是披头士(Beatles)的那一版。"随便吧",我想。然而我非常欣赏这款酒。颜色看起来很淡,却比较奔放,有点像澳大利亚南端的贝思菲利普酒庄(Bass Phillip)的黑皮诺。酒质地精细,充满甘草风味,美妙的清爽并且非常严肃。这款酒出窖价就达到了28.5欧元,并不便宜,但上好的勃艮第也是如此。这位葡萄酒大师的2010年 Here I Go Again是由更年轻也更早熟的葡萄藤上采集的果实酿造的,这种酒的风味发展得更为完备,没上一款酒复杂,然而同样很不错。

对于想当酿酒师的人来说,黑皮诺就如同亚瑟王的圣杯,而我认为最杰出的酒中有两款都是澳大利亚出产的黑皮诺葡萄酒(澳大利亚是目前为止地理意义上最大的酿酒的葡萄酒大师聚集地,有八名从事酿酒的葡萄酒大师)。从事葡萄酒顾问的葡萄酒大师,Nick Bulleid的哈瑟利黑皮诺(Hatherleigh Pinot Noir)是在堪培拉北部100千米的一个海拔910米的地区生产的,这个产区保留着如此原始的风貌,以至于它都没有一个官方的名称。他那奔放、紧质、草本风味的2009年酒款,产区标注只能模糊的写作新南威尔士的南部高原。如果不是今年霜冻减少了四分之三的产量,他本可以像其他年份一样,每年生产240箱酒。

托尔帕德尔黑皮诺(Tolpuddle Pinot Noir)是葡萄酒大师 Michael Hill Smith的代表作,虽然他本人没能赶到佛罗伦萨,他的作品与前两者相比非常不同。2012年是塔斯马尼亚岛如今非常出名的托尔帕德尔(Tolpuddle Vineyard)的首次独立酿酒,品质绝佳。过去这个葡萄园主要是向 Eileen Hardy提供葡萄,现在已被位于阿德莱德山的 Shaw+Smith集团收购。葡萄酒风格直来直去,完全的纯粹、精致和优雅,很少有人能抵制住它美妙果味的诱惑,至少没人会不承认这款酒的美味。这款酒现在在英国、澳大利亚和香港有售。

酒会上还展示了一些澳大利亚出产的经典酒,如布肯林酒庄(Brokenwood)猎人谷产区的赛美蓉(Semillon),由葡萄酒大师Drew Noon手工制造,通透而且酒精度颇高,与教皇新堡的 Clos des Papes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第一次品尝葡萄酒大师 Robin Tedder酿造的2007年份 Glenguin Aristea(展会上最老年分的酒之一),葡萄来自拥有60年藤龄,从未灌溉或嫁接过的设拉子葡萄藤;这些葡萄藤来自十九世纪三十年代 James Busby引进澳洲的西拉葡萄藤的插条。口感颇具颗粒感,几乎带有沙土质感(酒精度13.2%但非常收敛,非常特别的在瓶中陈年了4年),毫无疑问,这款酒展示了所在产区的珍贵特质,不过很不幸似乎只有澳洲当地有售。

另一个发现是葡萄酒大师 Richard Kershaw最近在南非最凉爽地区之一——埃尔金(Elgin)种植的西拉。我曾被 Kershaw酿造的2012年份霞多丽深深震撼过,这款葡萄酒可以在 Naked Wines网站买到,几个月前他曾经寄送过样品给我,附带非常详细的背景资料,详细到足够当作一篇上好的MW考试论文。而他酿造的2012年份西拉(葡萄来自三种土壤:Koffieklip,砾石土以及Bokkeveld页岩,不做破碎,不加酸、酶或者任何添加剂,48%新橡木桶,17%二年桶以及31%三年桶再有4%非橡木桶混合陈年15个月)。尝起来工艺非凡,口感精妙生动,散发着具有振动感的蔓越莓香气,所有的味道都以令人惊奇的和谐性整合到了一起。这样的酒还不值得进口一下?

再靠近英国一些,我完完全全为葡萄酒大师 Justin Howard-Sneyd在法国南部露喜龙(Roussillon)酿造的蜂蜜庄园(Domaine of the Bee)极好的2011年份酒感到惊艳,酒款谦逊的命名为"Les Genoux"(膝盖,英文俚语"蜜蜂的膝盖"意思是很酷,编者注:杰西斯大师可能是在暗示Howard-Sneyd今年愚人节的那个玩笑,当时Justin扬言出品一款蜜蜂动力法葡萄酒,名字要叫"Hum Mani Padme Hum ",音似六字真言)。这款酒采用70%莫里(Maury)产区的歌海娜。在佛罗伦萨这款酒看起来比起炎热的法国南部的出产的其他绝大多数餐酒都要更加精细(当然也更贵)。而第一位欧洲大陆的葡萄酒大师奥利维尔鸿贝(Olivier Humbrecht,辛鸿贝庄园 Zind-Humbrecht的庄主和酿酒师)在一周内第二次证明了他是一名可靠的阿尔萨斯白葡萄酒生产商(第一次是在之前伦敦举行的大型雷司令品鉴会)。

葡萄酒大师 Alastair Maling的新玛利酒庄(Villa Maria)出产的葡萄酒是新西兰最负盛名的酒之一,这很难称得上是一个发现,但 Hawke's Bay的Keltern单一园2011年份霞多丽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这种酒看起来拥有非常好的陈年能力,类似一些夏布利。

然而性价比最好的酒可能是,就和其他情况一样,来自西班牙;我列出的这两款风格狂野的高品质白葡萄酒:Ed Adams大师的 La Bascula和和被称为飞翔的苏格兰人的 Norrel Robertson大师的 El Escoscés Volante。

一些我最喜欢的,由葡萄酒大师们酿造的酒款

Tolpuddle Pinot Noir 2012 Tasmania
Domaine of the Bee, Les Genoux 2011 Côtes Catalanes
Jürgen von der Mark, Hey Jude Pinot Noir 2009 Baden
Glenguin, Aristea Shiraz 2007 Hunter Valley
Kershaw Syrah 2012 Elgin
Villa Maria, Keltern Vineyard Chardonnay 2011 Hawke's Bay
El Escocés Volante, The Cup and Rings Albariño Sobre Lias 2011 Rias Baixas
La Bascula, Heights of the Charge Verdejo/Viura 2012 Rue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