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5 Oct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7 July 2013.

时间: 2013年8月15日 23:23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这期的《金融时报》周末刊是一期特殊的图片版。而我也在这一期中和大家分享了茱莉亚哈定(Julia Harding)、葡萄基因学家何塞弗拉穆茲(José Vouillamoz)和我三人合著的获奖大部头《酿酒葡萄:1368种酿酒葡萄全指南,包括其起源及风味》中介绍的14个葡萄族谱中最大的那个-皮诺(Pinot)家族的谱系。

如果你看过这期刊物,就会注意到插图上有两个葡萄族谱:一个以皮诺(Pinot)为首,另一个以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为首,但实际上赤霞珠是皮诺一支的分支。整个皮诺家族包含了156种葡萄。这个网页没法把它们都显示出来,不过您可以在我们的《酿酒葡萄》这本书的官方网站上免费观赏到它那壮观的全貌。

在您阅览这张图表的时候请记住,托斯卡纳特雷比奥罗(Trebbiano Toscano)就是白玉霓(Ugni blanc),白福尔(Folle Blanche)就是大普隆(Gros Plant),而马尔贝克(Malbec)也被称为科特(Cot)。

以下是对《金融时报》周末刊上的图表所做的详细介绍:

自从1997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的葡萄基因学家首次发现了广泛常见的赤霞珠葡萄的起源,葡萄酒知识领域产生了革命性的突破。这项研究也如雪崩般引爆了大量的发现:许多原先看似毫不相干的葡萄之间都是有血缘关系的。在对一些最重要的葡萄品种进行复杂的DNA检测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葡萄基因学家们发现,赤霞珠的双亲确凿无疑是果皮同样深暗的品丽珠(Cabernet Franc)与果皮淡白的长相思(Sauvignon Blanc)—— 后者令人颇感意外。似乎这个结论连小孩子都能猜到,却从来没有哪个葡萄酒行家认真思量过。不过正如这张皮诺族谱图上所展示的各品种之间关系一样,其中很多但非全部的品种,在法国西南部都是常见的。一切只是个刚开始而尚未完成的拼图游戏。图表上的问号代表了未知、但很有可能已经绝迹了的葡萄品种。此外,DNA检测只能揭示出亲子关系但不能确定哪一方是父代。比如图上的阿布修(Abouriou),有可能是夏朗德黑玛格德莲(Magdeleine Noire des Charentes)这种非常重要的葡萄品种的父辈,以及梅洛(Merlot)的祖辈,而非后两者的子嗣。

或许并不令人意外的是,赤霞珠与品丽珠(Cabernet Franc)、梅洛、马尔贝克(Malbec,又被称为"科特"Cot),佳美娜(Carmenère)和长相思这几种在波尔多最常见的葡萄品种是有血缘关系的,尽管现如今佳美娜在智利的种植远比波尔多来得多。白福尔(Folle Blanche)种植于波尔多北面的干邑地区(Cognac),处于也是南特(Nantes)的卢瓦尔(Loire)河口的南面。卢瓦尔河流域是白诗南(Chenin Blanc)的领地,因此诗南(Chenin)在图上出现的位置并不令人惊讶;托斯卡纳特雷比奥罗(Trebbiano Toscano,即白玉霓Ugni blanc),另一种在法国西南部广泛用于蒸馏烈酒的葡萄品种,在图上出现的位置也在意料之中。尽管位于赤霞珠分支最左面、即整个皮诺族谱左下角的萨瓦涅(Savagnin),完全来自法国的另一角,但它在皮诺族谱上的出现位置更能说明,勃艮第重要的葡萄品种和波尔多重要的葡萄品种拥有远亲的血缘关系。

皮诺的族谱是《酿酒葡萄》中最为复杂的,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皮诺(包括黑皮诺、灰皮诺和白皮诺,这三者拥有相同的DNA序列)和法国东部一种神秘的果皮苍白的品种白古艾(Gouais Blanc)杂交产出了如此众多的后裔。它们的21个已知的子代中包括了霞多丽(Chardonnay)、阿里高特(Aligoté)、缪斯卡黛(Muscadet)的勃艮第香瓜(Melon de Bourgogne)和博若莱(Beaujolais)的佳美葡萄 (Gamay)。此外从图上可以看到,如今偶尔被称为Gwäss的白古艾也是众多其他葡萄的父代,比如德国的知名品种雷司令(Riesling)、白诗南、鸽笼白(Colombard)、中欧地区果皮深暗的蓝佛朗克(Blaufränkisch)、法国西南部排名第三的白葡萄酒酿酒葡萄缪斯卡黛乐(Muscadelle),常和长相思和赛美隆(Sémillon)一起混酿。图表右上角众多的问号尤其明显地表示出,很多品种双亲中的一个还尚未找到,不过也出人意料地显示了勃艮第的皮诺是如何同西拉(Syrah)、罗纳河谷的维奥尼涅(Viognier)以及众多意大利葡萄品种联系起来的,这些意大利品种中有瓦尔波利切拉(Valpolicella)产区和索阿维(Soave)产区最负盛名的品种。其它直接从白古艾衍生出来或至少与之有紧密联系的品种包括了一些截然不同的品种,例如波尔多的小维多(Petit Verdot)、匈牙利托卡伊的福尔明特(Furmint)、德国和法国阿尔萨斯地区的西万尼(Silvaner)。

常见于法国东北面和德国西南面的萨瓦涅(Savagnin)也被证实为子孙繁多,它与许多重要的品种有亲密的血缘关系,但是这些品种所在的地域已经远远超出了萨瓦涅的势力范围:比如奥地利的绿维特利纳(Grüner Veltliner)、卢瓦河的白诗南、葡萄牙马德拉(Madeira)岛上的华帝露(Verdelho)和远在法国西南角朱朗松省(Jurançon)的小满胜(Petit Manseng)和大满胜(Gros Mans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