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波特酒,完美的睡前酒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6 May 2018.

时间: 2018年9月29日 11:59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人们常说,葡萄酒与睡眠是完美的搭配。而对我来说,有几种葡萄酒却如兴奋剂一般,比如香槟似乎能使我清醒而非助我入睡,但我也要承认,多数葡萄酒若饮用足量,确有催眠之效。

波特酒可以说是终极催眠药水了。在葡萄牙北部,或许有些人中午就喝波特酒,但是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即便喝波特,也只是在餐后,是我们深夜刷牙前最后一种经过唇齿的东西。然而让人伤心的是,太多的葡萄酒饮用者,甚至是那些愿意接受各种产地与葡萄品种的奇异搭配的葡萄酒饮用者都觉得波特酒太强劲或太甜。

这真是遗憾,因为当下的波特酒质量已经比之前大有改善,而且如今在葡萄牙境外也能较为容易地买到比原先品类更加丰富的波特酒。

今天的茶色波特——木桶陈酿、坚果色、坚果味——比以往重要且有趣得多。除了那些最便宜、最年轻的茶色波特以及酒标上标注平均酒龄的混酿波特酒,比如10年、20年、30年或40年及以上,一般20年左右的性价比最高,我们现在可以选择较新的珍藏茶色波特(Reserve Tawny),它们一般在木桶中陈年至少七年,或者越来越多的年份茶色波特(Colheita),它们也在木桶中长年陈酿,但是来自标签上标注的单一年份。

甚至白波特也越来越有趣了。原先这只是一种仅在波特酒行业里饮用的开胃葡萄酒,可以单独或加汤力水喝,但是一些葡萄牙人拥有的波特酒公司像Kopke推出了半瓶装的白波特酒,木桶陈酿时间甚至和年份茶色波特酒一样长,真的很吸引人。

但是,最出名的波特种类在木桶内的陈年时间比茶色波特要短得多,而那些最好的波特酒,在瓶中长期陈年,所以各种元素在几十年间结合交融在一起,创造出一个极其微妙而轻盈的整体,瓶底的沉淀物就是这些神奇组合的副产品。

这就是年份波特(vintage port),传统波特酒贸易中的上品,这种波特酒需要在瓶中陈年那么长的时间,以至于1977年份的波特酒现在才上市,而新的2016年份的波特酒按他们的行话说才刚刚被官方宣布可以制作。传统上,年份波特会在橡木桶中度过两个冬天,当然这也是给酒庄一个机会,观察下一年份是否质量更好,并推测市场是否已经准备好接受新的年份波特。

年份波特酒的市场一直都不景气,它曾经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吸引投资商的精品葡萄酒,在八九十年代失去了投资光环,当时绅士们的俱乐部和牛津剑桥的同事们都把他们在流行饮用波特酒的年代购买的存货都拿出来喝掉了。但是,有迹象表明,一个健康的二级市场或许会再次出现——至少对于那些带着新年份波特酒周游美国、英国和如今不容忽视的香港的波特酒货主来说,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预示。

货主们通过大幅度降低年份波特酒的产量来进行市场营销。就在上世纪80年代,像Taylor’s等顶级货主的每个年份波特酒产量约为26000箱,而2016年仅有6500箱左右。诚然,2016年温暖潮湿的冬天之后湿冷的春天影响了当年杜罗河谷(Douro Valley)的葡萄开花,而夏天一如既往炎热干燥,这对于加速葡萄成熟或膨胀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九月的降雨意味着葡萄收获时间异常地延后,而凉爽的夜晚似乎给2016年份波特酒添了一丝清新。

那些销售年份波特酒的人有一个问题。他们知道,如果想饮用最佳状态的年份波特酒,最好把它们在酒窖中陈放半生时间,但他们同样知道,得益于现代酿酒法的技巧性和精确性,对于任何一款好的年份波特酒都至关重要的、长期存在的单宁感,如今已巧妙地被浓郁的果味覆盖了,这样这些酒就能够在相对年轻的时候被享用了。同时还有传言称,美国的年份波特酒爱好者们比传统的英国波特酒行家缺乏耐心的多。可能由于这个原因,将来可能全世界范围内都将短缺2016年份波特酒。

在伦敦Trinity House的一场专业品酒会,Decanter杂志的John Stimpfig和Paul Symington有说有笑,James Tanner和Paul的儿子Rob也在后台相聊甚欢,品酒会上大部分2016年份波特酒令人印象深刻,最好的售价约为每瓶80英镑左右,性价比似乎比刚上市的2017年份波尔多红葡萄酒要高得多,即便后者也有同样乐观的价格,但该年份并不怎么令人激动。

单一葡萄园波特酒(Single Quinta Port)是和年份波特酒风格类似的高价值波特酒,这些酒的酿制和年份波特酒一样,采用最好的单一葡萄园或葡萄酒农场出产的葡萄,但其年份并没有被宣布为年份波特酒。这些酒极富当地特色,在陈放10至20年后适饮,一般到适饮期才会上市。

Tanners、Davy’s和Berry Bros & Rudd有着特别多样的波特酒种类。Berrys以他们自家标签的LBV(Late Bottled Vintage)即“晚装瓶年份波特酒”开始,这是一种质量上乘的宝石红波特酒(Ruby Port),通常在木桶中陈放四或五年,比如来自德拉罗萨酒庄(Quinta de La Rosa)的宝石红波特酒,定价合理,富有活力,带辛辣味。

葡萄牙餐酒品质的进步只带来了一件坏事。曾经,在波特酒的家乡杜罗河谷,唯一值得饮用的酒便是餐后的波特酒,而如今,在波特酒之前喝的葡萄酒都非常美味——这意味着杜罗河谷的人们会比以前更早地进入梦乡了。

推荐的催眠酒

Niepoort 2012 LBV Port

Berry Bros & Rudd, St James’s Finest Reserve Port (made at Quinta de la Rosa)

Quinta do Noval20 year old Tawny Port

Taylor’s 20 Year Old Tawny Port

Kopke10 Year Old White Port

Kopke 2003 Colheita Port

Quarles Harris 1977 Vintage Port

Graham’s, Quinta dos Malvedos 2001 Single Quinta Port

Taylor’s, Quinta da Vargellas 2001 Single Quinta Port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