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3 Nov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8 October 2016.

时间: 2016年12月7日 10:15 作者: 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对有点葡萄酒知识的人来说,清酒有点吓人。其生产过程中涉及非常多的大米种类、米粒打磨抛光程度、用水种类和品质,更不用说还有时间和温度,这些都比葡萄酒酿造要更加复杂。而最佳的作品反而是非常脆弱的,运输过程中需要小心翼翼,且大多数清酒必须在出厂一年之内饮用。许多清酒厂的悠久传承,甚至可以让那些最负胜名的葡萄酒家族相形见绌。2000年我在奈良曾经参观过的一个清酒酿造厂,接待我们的已经是第47代和48代传人。

虽然我对清酒知之甚少,但在品鉴过21款顶级佳酿之后依然被深深的打动了。虽然大部分酒标我都完全看不懂,但这些清凉、无比纯净、纯粹的发酵感、16°左右酒精度的酒之间微妙的变化真的让人振奋。

前天晚上我在伦敦偶然遇到了音乐人Richie Hawtin,他被《纽约时报》描述为"有着过目即忘的面孔,却是电子舞曲界一股洪荒之力"。在他喜欢的日本餐厅Umu一起晚餐时,我们喝了他自己通过ENTER.Sake(他在伦敦开设的夜店)出口到欧洲和美国的清酒。

25年前他第一次去日本演出接触到清酒,等到这个加拿大浪子四十岁的时候,他已经被这种日本国酒完全征服。他忍不住要从Umu酒单上点各种稀奇的清酒,来和自己的清酒进行比较,其中包括英国人菲利普哈珀(Philip Harper)这个唯一被日本认可的外国籍清酒杜氏出品的清酒。在餐厅环顾四周,他颇不以为然的说,这种地方应该禁止葡萄酒出现在酒单上。(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餐厅老板Marlon Abela正在寿司台前啜饮着葡萄酒)

如照片所示,塑胶狂人Hawtin于2014年被日本清酒武士协会表彰,感谢他在之前五年中向外籍人士推广清酒的美妙之处。有感于清酒的纯澈与他自己音乐风格上的共同之处,又对日本文化推崇有加,他选择了来自不同酿造厂的六款清酒,用自己的抽象画作为酒标,附上英文标签后,先运到勃艮第的一个分销点,之后销售到许许多多位于欧洲的餐馆和零售店中。

像很多在日本本土之外传播清酒"福音"的人一样,他也被年轻一代清酒酿造者的新浪潮所启迪,这与新一代葡萄酒行业人士发起的新浪潮殊途同归,都在回归传统。

在日本,清酒市场整体是在缓慢萎缩的,但是高端市场需求旺盛,这使得清酒整体品质水平获得提升。同时看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将清酒推广到全世界,让更多的人了解他。

同样在勃艮第,阿德里安娜(Adrienne Saunier-Blache)为了纪念她的日籍母亲,创建了清酒品牌Madame Sake,而她的祖父是法国葡萄酒零售商Nicolas的创始人(法国最大的葡萄酒零售商)。因为她及很多像她这样的人,只有极少数米其林三星主厨还没有成为清酒销售人员的推销目标。

佐藤信行教授是一位临时调派到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经济学家。他最近为伦敦蓓尔美67号葡萄酒俱乐部的会员们组织了一场高端清酒品鉴会。如他所说,日本人推广清酒自是责无旁贷,但顶级清酒也理应吸引葡萄酒爱好者的目光。他肯定地说"伦敦的清酒已经有很多,但其中只有一部分品质不错,所以这样的高品质品鉴会是必需的"。

英国进口商也开始正视清酒了。拥有侍酒师经验的Joshua Butler所在的Bibendum PLB三年前开始做清酒生意。他们给餐厅客户打招呼说"过去,清酒是和日本干货一起混装到英国的,但现在,你可以下单购买清酒,而无需连紫菜一起买了"(暗指清酒单独运输了)。蓓尔美67号品鉴会上的明星是Niizawa Zankyo Super 7 sake,在Novikov餐馆酒单中单瓶售价为995磅。酿造这种顶级清酒,需要将大米打磨合计350个小时,最终只剩下7%可以作为发酵原料。

在过去的十年中,日本清酒的出口量翻了两倍而出口额翻了三倍,但这依然只占到其总产量的3%。日本国内大约有1000家清酒酿造厂,其中有些规模非常小,还保留着传统的家族作坊模式。尽管如今韩国、台湾和香港依然是重要进口地,但在日餐厅和日餐文话影响下的美国,清酒的销量正在飙升。

上个月《葡萄酒倡导家》(Wine Advocate,2012年被罗伯特帕克出售给新加坡集团)发布了他的第一份清酒打分报告。报告基于一位在中国上海的葡萄酒大师学员的打分,推举出的78款清酒获得了90分以上的高分。这个评分报告使得经营这些清酒的一家全新网站,Taste of Sake出现了短期内的价格增长。但随着这家网站被证实是由《葡萄酒倡导家》在日本的合作方所运营,随机被关闭了相关服务。

大桥健一(Kenichi Ohashi)是唯一一个同时拥有葡萄酒大师和清酒大师两个头衔的人,2009年被评为50名日本官方认证清酒技术顾问之一。他指出,在日本清酒专业零售店和葡萄酒商中间存在巨大的鸿沟,大部分前者都没听过《葡萄酒倡导家》,并且官方规定的清酒评价参数也和葡萄酒大相径庭。例如,风味的持续性(余味长度)是评价葡萄酒的一个重要参数,但对于清酒则不是必要的。

全球葡萄酒教育领导者WSET去年开始推出清酒课程,如何针对这种差异去进行教学是个挑战,但这也是清酒在日本本土之外开始被接受的标志。Richie Hawtin在伦敦进行清酒三级教学,全球已经有495位学生上过他的课程。

十年前国际葡萄酒挑战赛(IWC)在伦敦引入清酒时,只有200款清酒参与当时的年度评比。而今年,大桥健一和他的同事们要品鉴1283款清酒,包括一些在美国、挪威、加拿大的酿造厂。清酒已经真正走出了他的祖国。

一些我最喜欢的清酒

Asahi Shuzo, Dassai 23

ENTER.Sake, Fujioka Shuzo Sookuu

ENTER.Sake, Matsumoto Shuhari

Hatsukame, Nakagumi

Hatsukame, Hyogetsu

Heiwa Shuzo, Kid

Niizawa, Zankyo Super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