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4 Sep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5 November 2014.

时间: 2014年11月26日 17:07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意大利从不缺少法定葡萄酒产地:根据最新统计那里共有575个产区。但其中有一个地方如今倍受瞩目,那就是位于西西里岛东部的埃特纳火山(Etna)。作为意大利的地名,埃特纳(Etna)的拼写和发音都出奇地简单明了,但从当地出产的葡萄酒却格外地风情万种,令人难以忘怀。

这块活火山的山坡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奇葩的葡萄酒产地了。你肯定不会对"埃特纳"这个词感到陌生:无论是今年夏天循环播放的火山喷发警报(这也预示着埃特纳产区又一个好年份),或是大片岩浆流动的壮丽景观,都不停出现这个名字。就连火山本身就足够引人注目——冬春季白雪皑皑,夏秋季云雾缭绕。除了火山,埃特纳这片土地也相当有特色:上面遍布着岩浆变干后结成的黑色硬壳,形状千奇百怪。在农户们修整农田或葡萄园后,挖出的岩浆石总能垒成堆。山地起伏蜿蜒,根本无法找到大片土地,而且每一小块土地间都千差万别。因为土地里埋着大量的岩浆石,要开垦出一片上好的葡萄园梯田往往非常艰辛。另外,很多葡萄藤都是百年老藤。于是,要在当地葡萄园里工作,必须要懂埃特纳土地的特质。

米歇尔法罗(Michele Faro,如上图)的祖父在埃特纳山南面有两公顷的葡萄园和一公顷的柠檬树林,在当时这些土地的产出就能保一家衣食无忧。米歇尔的父亲维内兰多(Venerando Faro)则另立门户,在埃特纳山脚找了块土地做起地中海植物的生意,这块西西里岛温暖湿润的一角也见证其事业越做越大。但在2004年,法罗家族意识到埃特纳将要迎来的不仅是炽热的熔岩,更是一大批葡萄酒酿造商。于是,他家也不甘人后地行动起来:Piedradolce葡萄酒项目就此诞生。他们购买了一些拥有40年、80年和100年藤龄的葡萄园(都是受业内青睐的树龄)。主要分布于火山种植区北部,那里葡萄更为晚熟,成熟期更长,非常适合酿造红葡萄酒。上图中米歇尔所在的地方就是他家的Barbagalli葡萄园,这个葡萄园占地不大,整体呈阶梯剧场形(amphitheatre),位于埃特纳法定产区内(海拔1000米为产区范围上线)。那里随处可见群蝶飞舞,葡萄树间点缀着仙人掌、茴香和仙客来,徒步而上再惬意不过了。

在埃特纳,有一条叫Circumetneo的单轨铁路,现在那里的交叉道仍然保持手工转换。(我到达时)铁道室里坐在负责这项任务的工人,只见他百无聊赖地翘着腿似乎在等待前站的电话通知。法罗说:"十五年前,这里一点都不吸引人,当时一共可能只有五家酿酒商。"而如今埃特纳葡萄酒却变成了时髦的名词。许多意大利北部的大型酒企代表当时就在葡萄园外,法罗都认识并一一向我介绍。但当这些酒企明白耕出一小块这样的土地有多费力而每棵葡萄树只有半瓶葡萄酒产量时,他们心里就打了退堂鼓。但西西里岛最大的几家酒商还是迎难而上,像Cusumano(库苏马诺酒庄), Duca di Salaparuta(杜卡酒庄), Firriato(菲维亚托酒庄), Planeta(朴奈达酒庄)和Tasca d'Almerita(塔斯卡酒庄)最近都在埃特纳产区有所投资,有的还在山上建造了酿酒厂。现在的埃特纳一共聚集了约60位葡萄种植户,其中有20多位自己也酿酒。

当地农户和葡萄种植户们很早就开始酿酒了,但一般都不外乎自给自足,或者卖给当地的小型超市,抑或是出售给埃特纳仅有的几个葡萄酒酿造商,如Baroni di Villagrande庄园,牧歌酒庄(Murgo)和贝南蒂酒庄(Benanti),Baroni di Villagrande 这家意大利古老品牌位于埃特纳东坡的米洛镇(Milo)上,那里特别适合生产白葡萄酒。到了2001年,埃特纳的葡萄酒历史终于翻开了新的一页:Passopisciaro庄园推出首批批年份酒。这家小酒庄坐拥一片高海拔的老葡萄树,由安德烈弗朗切迪(Andrea Franchetti )建立,而这位同样也是南托斯卡纳传奇酒庄 Tenuta di Trinoro的开拓人。

同时,被誉"葡萄酒疯子"的比利时经纪人弗兰克考内里希恩(Frank Cornelissen )也酿出了自己的第一批天然葡萄酒,这批酒的产量非常少。这一时期也是I Vigneri最早装瓶的年份,这个品牌集合了多家西西里葡萄园,并统一交给地道的西西里岛酿酒师萨尔沃弗蒂(Salvo Foti)进行酿造。另外还要提到的一位是马克德格拉齐亚(Marco De Grazia),这位美籍意大利葡萄酒中间商努力追赶着前两位行业先锋的脚步,现在他的品牌Terre Nere已成为埃特纳葡萄酒中行销最好的葡萄酒之一。

直到三年前,萨尔沃弗蒂都是Benanti的酿酒师,但如今在一头叫Gino的老骡子的帮助下,弗蒂把精力都集中在他那一小片长着节瘤的老藤上,上面垂挂的葡萄都属于埃特纳传统品种:马斯卡斯奈莱洛(Nerello Mascalese),修士奈莱洛(Nerello Cappuccio )和歌海娜(Grenache)。在秋日阳光下,园里黄色、橙色的葡萄叶显得越发迷人;要知道,当地绝大部分酿酒商如今只做马斯卡斯奈莱洛一种葡萄,而且没有人像弗蒂那样拥有200多年的老藤。我们跟随弗蒂沿粗糙的墙上石路走着,经过了好几个葡萄园。弗蒂轻蔑地指着隔壁葡萄园里一片嫩绿色的葡萄树,听说是他邻居在托斯卡纳某位酿酒师的建议下栽培的,我还记得弗蒂对它一连串的评语最后是以"外行"二字结尾。站在高处时,可以看到黑色的喷水管沿着一排排葡萄树蜿蜒。埃特纳地区的降水量不低,但雨水会迅速被火山岩表层的壤土吸收。弗蒂并不赞同人工灌溉,他说这样做会使葡萄树根停留在浅层土表。

在埃特纳,除了传统葡萄园,还有类似柯沃葡萄酒(Corvo)这样的新兴品牌,而其背后以创新闻名的的杜卡酒庄(Duca di Salaparuta),也许很难再找到反差如此巨大的组合了。杜卡酒庄买下了一块9公顷的土地,就在法罗家Pietradolce葡萄园的上面一座山头,海拔有700米。之后,杜卡酒庄迅速让人把原来的梯田铲平,把土地重新打理一遍后才变成现在平整的样子。园内栽着一棵棵黑皮诺葡萄树,排列整齐,间隔宽敞,每棵树都经过悉心修剪,仿佛都是机械化生产的产物。不过他们向我保证,这里每颗葡萄都是由人工亲手摘下。但就个人而言还是很难找到太多黑皮诺的特色。无论什么葡萄种,绝大部分的埃特纳红酒都带有当地山上温暖的泥土气息 ,可似乎这里还是有一些酿酒师决定用新橡木桶味盖住这些风土特点。

和杜卡酒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家来自西西里岛中部的大型酒庄—库苏玛诺(Cusumano)。他们从贝南蒂酒庄(Benanti)那儿购入一片顶级的葡萄园但两年前贝南蒂酒庄就把里面的葡萄时全拔掉了,于是在接手后,库苏马诺又费劲地把那里的梯田重新修整一遍,种上了一片用西西里岛传统的Albarello方式修剪训练枝条的葡萄藤,并且每棵都按照传统做法用木桩支撑。同时,在政府许可下,他们能够调动散布在西西里岛上其他600公顷葡萄园里的工人前来帮忙。

但传统主义者弗蒂认为,只有埃特纳本地人才真正理解当地的葡萄:"埃特纳人并不明白他们脚下的土地才是最大的财富。"从出窖价格来看,这款完全用人力和骡子一起耕作的葡萄酒只要10欧元,从这点来说弗蒂还真够浪漫的。

我的埃特纳酒推荐

Terre Nere, Calderara Sottana 2012
Pietradolce, Archinieri 2011
I Vigneri, Salvo Foti, Rosso 2012
Graci, Contrada da Arcuria 2012
此外,Passopisciaro 2012年份contrada单一葡萄园年份酒将于今年11月20日在英国销售。由于他家的许多葡萄树都种在了海拔1000米以上,超出埃特纳法定产区范围的上限,于是只能以西西里岛地区餐酒上市,而且在酒标上"contrada"一词将以首字母而非全拼的方式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