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酿造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4 November 2019.

翻译:李晨光团队

20191114日。我们在周四旧文回顾的栏目中重新发表这篇2012年的文章,来为昨天露易丝·哈伦(Louise Hurren)有关中国重要葡萄酒产区宁夏的众多成功女性酿酒师的文章提供一些背景。
2012913日。另有《中国最有前途的葡萄酒产区?》和《宁夏葡萄酒一览》可供阅读。

我从来没有到过任何一个地方,能像位于中国中北部(北京以西550英里,内蒙古以南)、面积不大的宁夏地区这样,拥有如此支持葡萄酒事业的地方政府。最近,我在这里度过了三天的时光。
 

Cao Kailong having breakfast


曹凯龙(上图,正在用早餐),现任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当地官员基本都是受到他的鼓励而支持该地酿酒。他出身宁夏,曾在北京的相关政府部门就职数年,随后回到家乡,发展宁夏酿造。他坚信,葡萄酒对于这个矿藏稀少、气候适合酿酒的地区来说,是一次绝佳的经济机遇。

宁夏基本上与西西里岛的埃特纳火山同一纬度,海拔超过1000米,因此尽管当地的年积温约为3300°C,七月至九月的平均积温为960°C,但是夜晚通常很凉爽,葡萄直到进入九月、甚至是十月才能成熟。从理论上来说,宁夏年降雨量低于200毫米,稍微偏低,但是当地官员指出,未经污染的黄河水从贺兰山东麓脚下流过,因此与雪山融水同样都可以作为灌溉水源(通常是漫灌)。当地的部分灌溉水渠有800年的历史,在此具有葡萄种植经验的人告诉我,这里的灌溉水源并不稳定。

Professor Demei Li

我在访问期间,似乎确实没有发现降水缺乏的情况,而我的向导李德美(上图)则解释道,自2009年开始酿造葡萄酒起,宁夏便经历了一连串雨水充沛的夏季。李德美是一位备受尊敬的教授兼葡萄酒顾问,最著名的事迹要数他担任顾问酿造的宁夏葡萄酒曾在去年(注:2011年)获得Decanter大奖。

宁夏目前的大部分葡萄园坐落在一个南北向的长条地带上,土壤类型多种多样,既有山脚下多石子的土壤,也有靠近河流、经过开垦的冲击土壤和沙地。土壤pH值低于8.5,整体上可以描述为水渗透率为40-100米的沙质砾石土壤。年日照时间在28003100小时之间。总体来说,以上数据相当适合葡萄种植。宁夏的夏季通常比中国东部、尤其是酿酒历史悠久的山东省更加干燥,而这里的土壤与在其西侧接壤的甘肃省相比则有更好的排水性。甘肃同样以出产葡萄酒而闻名,比如来自希腊的米夏利斯-博塔利(Michaelis Boutaris)就曾亲身在这里种过葡萄。

map of area of Ninxia where vines are currently planted

但是最不利的气象条件则是宁夏与更加偏西的新疆一样,每年到了秋天,葡萄树都需要埋土保护,以防在严冬零下低温中夭折。

目前这(仍然)还是行得通的。宁夏政府推出一项计划,将人口(通常是穆斯林)从南部荒凉不适宜居住的山区转移到北部省会银川附近,希望能够由此获得足够的廉价人工,完成葡萄树埋土的工作。但是我们不得不考虑,在城市化进程飞速的中国,这一做法还能延续多久,当然这些人工完全不具备任何葡萄酒文化。宁夏葡萄园的格局整体比较杂乱,按照葡萄园目前的规划,确实很不适合进行机械化的葡萄树埋土,而且无论如何操作,埋土的做法都会使葡萄树变得脆弱,以至于每年都有一部分葡萄树死去,所以每片葡萄园的树龄虽然各有区别,但是通常都比较年轻。

a vineyard in Ningxia

大多数葡萄园(上图是品质较好的葡萄园的代表)在外来的观察者看来都较为凌乱,产量过高,并且疏于管理。其中极少经过叶冠管理,产量通常被认为比质量更重要。当地在葡萄种植、尤其是农药使用方面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一位在此工作过数个年份的外国酿酒师告诉我:“葡萄树使用的农药太多、太多、太多了(错误的农药种类,错误的喷洒时间)。国际农药公司错误地引导发展中国家的葡萄种植,实在应该接受审判!有效的农药喷洒在此难以开展,因为挂果面积通常过大,而且设备贫乏,所以往往会错过适宜喷洒的时间。”

因此,宁夏的葡萄酒产业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但是当地政府却不乏壮志。政府推出一项极其雄心勃勃的计划,即到2020年为止打造一条“葡萄走廊”,包含一百万亩葡萄园(约为七万公顷,比整个波尔多产区还要大),以及一座葡萄酒中心,“三座葡萄酒文化城,十个主题各异的葡萄酒小镇,以及超过一百家葡萄酒庄”。对中国人来说,葡萄酒庄一定要有一座碧尚女爵酒庄(Pichon Longueville)那样的城堡。

宁夏政府笃信能够吸引葡萄酒游客前来。刚才提到过的酿酒师告诉我,最近五年当中,银川已经从布满“残破的道路、杂草和灰尘”的小城镇,转变成一个餐馆众多的地方,甚至拥有一家时髦现代的凯宾斯基酒店。乔治-醴铎(Georg Riedel)最近来访的时候曾经住在这里,不过我们在为第一届宁夏葡萄酒大奖赛担任评委期间,自然被安排在一家国营酒店里,规模宏大,铺就着大理石,旅馆里有个洞穴式的、木板镶嵌的“葡萄酒吧”,但是里面不会有一款酒是你想喝的。

所以,目前来说,根据我在旅行中的怪异所见,远景多于现实,这座拥有“葡萄酒堡”的葡萄酒城四处布满脚手架,而且甚至没有一条公路。但是这并不妨碍圣路易·丁酒庄(Chateau St Louis Ding,下图)在当地的葡萄酒手册中放入一张奢华“城堡”的图片,并且承诺未来从这里可以看到无限风光。

Château St Louis Ding under construction in Ningxia

不过酒庄里的酿酒设备却是质量颇高,而且在我们盲品的39款当地葡萄酒(这也是我此次短暂访问的关键活动)当中,我几乎没有发现比如过度使用橡木桶一类的问题。唯一的缺陷是偶尔出现的氧化,不过这应当很容易就能解决。

请您阅读《十位投身中国葡萄酒冒险的酿酒师》,了解当地另一家葡萄酒合资企业的细节。目前,已有十位来自世界各地的酿酒师来到宁夏酿造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可以想见他们同时也在传播当地急需的葡萄酒文化。宁夏的官员确实已经下定决心做成这件事情!

明天我将发布我此次品鉴的报告,这是我曾参加过的最受鼓舞的中国葡萄酒品鉴,而且我还根据品鉴结果在品鉴之后参观了相关的酒庄。周六我将发布有关宁夏地区及其葡萄酒的综合介绍,下周我将发布有关整体中国葡萄酒、尤其是这个雄心勃勃的地区的更多有意思的信息。

map showing location of Ningxia with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