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5 Sep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7 September 2016.

时间: 2016年12月23日 09:56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我最近对"工艺"(craft)这个词有点小意见。为什么这个用来褒赏工匠匠心的词汇,如今会作为所有小众啤酒和烈酒的前缀,却从没有人这么对待葡萄酒?(编者注:craft用在酒类时,惯例翻译作"精酿",下文相同)

我猜(按精酿啤酒的标准来说)我写过的葡萄酒里,90%以上都应该算是"精酿"。他们都来自规模很小的独立生产者,酿酒者全心全意扑在种植和酿造上,受制于当地环境和单一原料——自家种植的葡萄。我可没听说过有精酿啤酒或者烈酒有自己种植原料的。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和啤酒及烈酒的生产相比,葡萄酒的工业化程度更低,是典型的由自然决定产量。而精酿啤酒或烈酒假如卖到断货,酒庄可以岁时再生产一些,而且他们比葡萄酒的生产要来的快的多。相反,葡萄酒的种植和生产者一年只有一次收成,每年的产量取决于葡萄园的大小、园子里的品种(一般几十年都不会换)和每年秋天葡萄采摘之前,每个生长季的具体情况。

为何我听上去牢骚满腹?只因作为一个终身的葡萄酒爱好者,我感受到了迫近的威胁。在美国,精酿啤酒的销售增长达到20%,远超葡萄酒(尼尔森数据)。我身在英国亦能感受到葡萄酒的空间正被其他酒精饮料所侵占,比如精酿啤酒、精酿烈酒和鸡尾酒。

事情要从去年爱尔兰南部举办的金凯利巴利玛洛美食美酒文化节说起。当时,《牛津啤酒辞典》的编辑Garrett Oliver在会上做了有趣的发言,提起了精酿啤酒在美国的强势和成功。他激情难抑地唱衰葡萄酒,还说葡萄酒为发酵的麦芽汁让路只是个时间问题。

然后是今年,我在巴利玛洛(Ballymaloe)我遇到了迷人的Boyle姐妹。她们正处在魅力非凡的而立之年,是葡萄酒的铁粉并且在这方面知识丰富。但她们也是啤酒酿造者,Susan和Judith Boyle姐妹称得上是在酒馆里长大,她们使用来自家乡,基尔代尔郡当地的原料酿造自己的埃尔啤酒,Brigid's Ale,这个名字源自酿酒业的主保圣人。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爱尔兰只有五个大型啤酒酿造厂。如今这个数字已经超过60,其中大部分是些赶时髦的,或者年轻的爱好者建立的小型酿造厂。烈酒方面也是如此,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这个翡翠之岛(爱尔兰别称,编者注)。当然,这也是因为爱尔兰太冷了不适宜进行葡萄种植。

Susan Boyle的职业生涯开始于大学,也是在那段时间她深深地爱上了葡萄酒。她的本职工作是女演员,如今正举办了一场名为"艾尔啤酒传奇"的巡回表演。我问她在爱尔兰,啤酒和葡萄酒是否有冲突?她说并没有,因为"并不存在什么爱尔兰葡萄酒"。但是,作为一个经常旅行的葡萄酒爱好者,她也马上指出(葡萄酒和啤酒并不矛盾)"没有啤酒,澳洲和新西兰的酿酒师们根本过不下去"。

去年她在都柏林参加了一个的晚宴,主办者正是Garrett Oliver,当晚展示了一些特别的、非商业化的啤酒,这些啤酒在不同的酒泥上进行陈年,比如葡萄酒、苹果酒的酒泥。

当然,葡萄酒和那些号称"精酿"的啤酒或烈酒之间也不一定有冲突。甚至现在有种微妙的趋势,葡萄酒生产者也开始做点啤酒或蒸馏酒。毕竟,也只有这么多酒精饮料可供消费者选择。

我的朋友戴夫布鲁姆(Dave Broom)是为备受赞誉的英语作家,曾在玛格丽特河酿酒。后来他意识到在一个不太发达的领域坐而论道比较容易,于是转而进行烈酒写作,并成为了专家。我曾问他如何看待葡萄酒、啤酒和烈酒之间的竞争,这种情况在贸易中被称为"share of throat"(指都是酒精饮料,分享市场份额)

他告诉我,"我才不信那些说葡萄酒已经走下坡路的论调,相反,我觉得啤酒和烈酒从葡萄酒那里借鉴了很多。这股从美国发源的精酿啤酒风潮主要针对的是那些大型工业啤酒的泛滥。现在,这股风潮传到了烈酒领域,里面很多人之前都是做精酿啤酒的,还有些之前是葡萄酒酿酒师。当然,精酿烈酒对烈酒大品牌的针对性不强,更多是为了丰富市场而做的尝试。这股风潮现在已经在全球展开。"

和我一样,他对于"精酿"一词的滥用颇有微词,尤其是现在消费者简单地把高品质和产量小、品牌知名度低关联起来。"精酿之于啤酒和烈酒,颇有些皇帝新衣的味道"布鲁姆说道,"开始阶段消费者会为这个很棒的概念买单,而不去计较品质。但终有一天,消费者会冷静下来并自问,这些比现有品牌贵2倍的东西真的值得么?"

据我所知,很多著名烈酒,甚至那些产量非常大的品牌,他们所采用的原料品质和专业度水平是非常高的,绝非家庭作坊可比。

但很难让人相信一个现实,有些超大量的葡萄酒生产者,他们的品质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数以千计的、低产量的,"精酿"作坊。比如有的波尔多一级庄便产量惊人,拉菲城堡一年产量大约在4万箱,但毋庸置疑的保持着奢侈品的水准(稍稍有点让人遗憾)。而真正做大众市场的葡萄酒品牌,比如黄尾袋鼠、嘉露、Blossom Hill这些绝非"精酿"的工业化生产,每年要销售呃也不过百万箱(以上箱都指12瓶)。

世界第二大葡萄酒企业星座集团(Constellation Brands)除了葡萄酒也涉足了其他类型饮料。有点伤感的是,我注意到他们最近正逐渐将自己的关注从葡萄酒转向啤酒。

*要注意的是,就在昨天,打折超市Aldi向伦敦的葡萄酒媒体发布了上图这些酒。这是他们在"精酿葡萄酒"方面做的尝试,(和传统葡萄酒相比)改变了酒的包装而不是口味。我要感谢我的同事《每日电讯》的Victoria Moore拍了这些照片,还有Charles Metcalfe给我的这些酒的品质报告。葡萄酒大师Andrew Howard将对这些酒进行品鉴,后续也将我们披露其他关于Aldi旗下葡萄酒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