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8 Dec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4 October 2014.

时间: 2014年10月14日 14:13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在与美酒为伴的这些年里,我逐渐发现有越来越多的酿酒师在深思熟虑后选择颠覆从前的自己。有趣的是,这些选择和市场营销没多大关系,纯粹是因为他们对过去酿的酒已不再满意了。

阿尔贝托安托尼尼(Alberto Antonini)就是个典型例子。这位55岁的酿酒顾问德高望重,拥有波尔多和加州戴维斯的专业资格认证,并且在加州、阿根廷、智利、西班牙、南非、加拿大、罗马尼亚、亚美尼亚、乌拉圭、澳大利亚和家乡意大利都有丰富的酿酒经验。

安托尼尼承认道:"回忆起我在20年前说的话,仿佛是来自另一个星球。"尽管年轻时曾接受过专业训练并能运用最前沿的酿酒技术,现在的他却完全推倒以前的观点,比如对合适葡萄成熟度的看法就有180度大转变:"采用过熟的葡萄会掩盖当地的风土特征,这和过度萃取差不多是一个道理(过度萃取,over-extraction,指葡萄在酒液中浸泡过久以致果香被强劲的单宁盖过)。

同样,使用合成物质无助于展现酒的天然性。许多人都说要用酵母菌、生物酶以及其他各种添加剂,而我已经开始在慢慢避免采用。"其实,这句话是安托尼尼谈到他在阿根廷的奥米格斯庄园(Altos Las Hormigas)的工作时说的。作为这座庄园的主人之一,当时安托尼尼正在塞巴斯蒂安祖卡迪(Sebastian Zuccardi)和加布里埃尔布罗斯(Gabriel Bloise)的公司里就他的美酒和观点侃侃而谈。祖卡迪和布罗斯都来自阿根廷乔卡纳(Chakana),算是安托尼尼的同道中人: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向土壤专家佩德罗帕拉(Pedro Parra)征询意见,并且对安第斯山脉高优克谷地区(high Uco Valley)葡萄酒的多样性都深有体会并引以为豪。

安托尼尼笑言:"从小到大,周围人都在告诉我们新世界没有风土,但之后你会很惊讶地发现无处不风土。你会看到阿尔塔米拉(Altamira)区区一块5公顷(合12英亩)的土地上产出的酒能从每瓶5美金到200美金不等。我们真正想做的是在酒中展现纯正的当地风味和风土。"一旁的祖卡迪、布罗斯和帕拉也在频频点头。这几位都是工作狂,除了关注自家葡萄酒,他们还参与到为阿根廷葡萄酒大省门多萨(Mendoza)建立详细可信的法定产区命名系统,这一项目由劳拉卡特纳(Laura Catena,阿根廷同名葡萄酒公司负责人)带头发起。

类似颠覆自我的做法在酿酒界屡见不鲜。艾本萨迪(Eben Sadie)在1999年创建了萨迪家族葡萄酒(Sadie Family Wines),从那时起就被视作南非新一代酿酒师领袖。我俩在今年初见过面,他那时正在伦敦各大聚会晚宴中奔走,说到自己在十几年前酿的酒,他表示已等不及想马上收回:"现在喝我酿造的2004年份酒要比刚上市那会儿口感好。说实话,我真心不知道在这批酒年轻时是怎么被人卖掉的:它们在年轻时非常艰涩,步入中年后则干脆封闭起来(到现在才变得好喝)。当前的南非葡萄酒绝对要比以前清新得多,这是件好事,因为过去我们的葡萄成熟度过了头。要知道,如果你在2004年时跟我说这些我一定会强烈抗议,但现在在南非我们都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追求的就是清爽和酸度。这和世纪初的情况确实有很大不同,当时人人都希望在百分制的试卷中拿个好成绩(指希望受到帕克这样美国百分制酒评家的青睐);那时的我还太年轻不懂事。"

并非只有新晋酿酒师才会变换跑道。上周,我有幸和慕格福德家族的凯斯及克莱尔(Keith and Clare Mugford)一起品尝了慕斯森林酒庄(Moss Wood)的新品葡萄酒。这座酒庄位于西澳洲玛格丽特河地区(Margaret River),建立于上世纪70年代,凯斯和克莱尔在1984年开始接手酒庄事务,并且主动革新了他家的白葡萄酒酿造方法。按照酒庄主人的说法,过去他们是用橡木桶酿造带有地区特色的赛美蓉(Semillon)和长相思(Sauvignon Blanc)混酿,为的是向著名的波尔多骑士庄园(Domaine de Chevalier)的干白看齐,但现在他们的酒中却找不到橡木味了。经历相似变化的还有他家的霞多丽,过去他们会参照勃艮第的传统做法用力搅拌酒渣(这会赋予葡萄酒更为饱满圆润的质地,编者注),但后来他们想打造专属慕斯森林酒庄自己的经典,于是便邀请了众多著名品酒师来评价酒庄所有年份的霞多丽,凯斯慕格福德说他们那时才发现:"所有人都认为只要是好年份,无需特别酿造技术也能脱颖而出。你越是运用五花八门的手法进行干预,越是会弱化酒庄独有的个性。"

这一"自省"现象不只专属新世界。不少传统产区的远见之士,像法国露喜龙(Roussillon)产区的杰拉德高比(Gérard Gauby)也在反思着自己在90年代末所坚信的成熟和平衡概念。最近,我偶遇两支来自西班牙瓦伦西亚地区的佳酿,由罗尔酒庄(Celler del Roure)酿造。酒庄位于距海50公里的内陆地区,海拔和伊比莎岛(Ibiza)一样。庄主帕布罗卡拉塔亚德(Pablo Calatayud)和他的酿酒师哈维尔瑞沃特(Javier Revert)之前在商业运作上相当成功,他们大量独具风格的红白葡萄酒远销美国,却对那种橡木桶陈年的方式感到郁闷:尽管橡木带给葡萄酒有利的结构,但却消除了酒本身的清新、优雅和本土特征。最近五年里,他们把目光投向过去,尝试复兴一种当地传统酿酒技艺所用的陶罐——Tinajas(所以我觉得Javier Revert真是个好名字,因为revert在英语中有"恢复"之意)。这一复古尝试的结果非常喜人:酿出的酒个性充沛,极具感染力和表现力,并没有被霸道的橡木味掩盖。

对于萨迪和安托尼尼而言,他们之前在酿酒上的遗憾和大量使用新的小桶(这样能赋予酒最多的木桶风味)脱不了关系。安托尼尼告诉我们:"使用太多新制小橡木桶,酒的真正个性就体现不出来了。"他现在甚至连不锈钢桶也弃用,尽管这种中性、易清洁的不锈钢材质桶正成为许多酿酒商代替木桶的新宠。安托尼尼的新选择是水泥并在逐步更新换代:"因为水泥更具生命力。比起不锈钢这种呆板的材料,天然酵母更喜欢水泥。对于酿造波尔多调配的红葡萄酒来说,用小桶的效果可能会很好,但现在全世界都有的问题是——人人都在用着一模一样的酿造方法。"

萨迪说:"我很想知道如果以前只用一半量的新木桶,我酿的酒会有怎样的品质。"这句话也启发了我,我曾就全球酿酒商开始少用新桶并加大酒桶尺寸的趋势撰文,详见Oak as shoulder pad(原文为英语)。真心希望在20世纪作出重大贡献的制桶商们现在能再接再厉,发掘出陶罐和水泥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