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3 Oct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0 August 2008.

时间: 2014年9月4日 09:08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我被大家问的最多的问题是"你究竟从哪儿找来Jancis这么个搞笑的名字?",除此之外,恐怕就是"可选择的酒应接不暇,但我如何从中学到东西呢?"(另,我名字的灵感来源于20世纪初英国女作家Mary Webb的小说Precious Bane)

毫无疑问,葡萄酒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复杂难测。如今,供消费者选择的葡萄酒种类要比以往多得多:有不同的出产国和产区再加上各种葡萄品种和风格。同时,目前各地对葡萄酒的普遍兴趣也是前所未见,这也让数以百万的"新军"加入了全球葡萄酒爱好者的行列。

放在以前,葡萄酒知识的传播只集中在欧洲大陆,并且大多都以个人教授方式代代相传。那时的饮客主要是男性,女性对葡萄酒感兴趣其实算是个相对较新的现象。这些幸运的男士从他们的父辈、亲戚或导师那边继承了对葡萄酒的爱好,通常还幸运地有了一整套的佳酿收藏。之后,他们又会把经验(通常也少不了偏见)直接传授给下一代"准行家": "小伙子,认准林卓贝斯酒庄(Chateau Lynch Bages)准没错"诸如此类。

而现在,新晋饮客的数量远远超过了老资历的葡萄酒爱好者,于是后者不再是提供葡萄酒教育的主体。葡萄酒文化在一些国家仍处于萌芽期,而当地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对此怀有浓厚兴趣。通过 JancisRobinson.com 这一平台,我听到了来自葡萄酒爱好者们的各种受挫的心声:他们来自不同国家地区,从俄克拉荷马到芬兰再到泰国,都喜爱葡萄酒,但有时却深感孤独。他们都在急切地寻找同道的发烧友,希望能从他们那儿吸收更多关于葡萄酒的知识。

那么如今的新晋饮客们如何学酒?在葡萄酒文化已相当成熟的地区,葡萄酒教育者和相关课程早已进入并填补了这块空白。其中,最成功的国际葡萄酒教育团队当属葡萄酒及烈酒教育基金会(the 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官网:www.wset.co.uk),尽管该机构的总部在伦敦,但现在它旗下的葡萄酒课程已遍布42个国家,涵盖了不同的等级。在业内,通过其最高级别的认证往往被视作摸到了葡萄酒大师(Wine Master)资格的门槛。此外,除了在加州戴维斯(Davis)、澳洲阿德莱德(Adelaide)和波尔多这类重要葡萄酒产地的中心的学院给予的专业资质认证外,全球各处葡萄酒文化集中地也都有当地的葡萄酒权威人士、课程和学校。

但在另一些地区,像俄罗斯、印度和部分非洲国家,葡萄酒仍是个新名词,于是鲜有足够挑剔的业内行家来为当地葡萄酒教育质量进行评判。那里的新晋饮客可能不得不依靠一些懂得更多的朋友,或者向葡萄酒进口商和零售商寻求指导。

从表面来看,向葡萄酒商家求教的效果明显比不上一家完全客观的第三方教育机构。葡萄酒商在"教育"潜在客户时肯定会偏好自家的产品。但对进口商自身来说,在葡萄酒市场尚未成熟的地区辛苦奋斗还是有其回报的。比如在关岛或加纳的葡萄酒商或多或少都能有自己的地盘,不像在伦敦或纽约,那边的同行就必须在一片嘈杂中扯着嗓子奋力宣传才能吸引人购买自家的葡萄酒。在周游世界各地时了解不同类型的酒庄受益于某一两家进口商勤勉的工作,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消费者产生了不同程度的联系,这种收获一直让我感到非常美妙。

尽管对进口商是否能提供可靠的葡萄酒基本知识我持怀疑态度,我还是挺乐于见到由一些葡萄酒零售终端传播葡萄酒知识的。当然,在一些新兴的葡萄酒市场里几乎不存在葡萄酒零售商。在那里,如果想要找到一瓶不错的佳酿也许不得不转向个别餐厅或者酒店,毕竟二者是葡萄酒进口商进军新市场的头号目标。但是,当一个葡萄酒市场足够成熟并且有不少专业优质的零售商进驻时,就连我这种靠出售葡萄酒教育相关书籍、视频和文章来谋生的人都不得不承认:此时这个市场就拥有了最出色的的葡萄酒教育系统。

我觉得葡萄酒和书在许多方面都有可比性。从某种程度上讲,酿酒师就是作者。我们消费美酒和书籍的方式非常相似;我们对酒和书的品味都很主观并且各不相同。另外,美酒和好书的零售商所扮演的角色也没有多少差别。当葡萄酒新手问我如何学酒,我一边会忍住不向他们推销自个儿写的书,一边建议他们和优质酒商建立友好关系。

要在自己喜欢的几款葡萄酒之外有所长进,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一位志趣相投的葡萄酒零售商好好聊聊它们。如果一家酒商看得足够长远而且希望和你培养长期关系的话,他一定会乐于跟您推荐一些合你品味但更具价值或更为有趣的葡萄酒。这就像我对一家好书店的期待那样:我会提到一些爱看的书籍,任何一家好的书商都会向我推荐另一些可能吸引到我的书籍。找个可靠的零售商聊酒,这个简单办法可以帮助到越来越多希望知道如何学酒的朋友们,但唯一的问题在于:和独立书店一样,独立的葡萄酒零售商正面临连锁零售店的威胁,后者更为强势,而且少有乐意帮助消费者(获得教育)的。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网络或许能替代人声来指导新手饮客,我对这点丝毫不感到奇怪。大多数我能想到的葡萄酒网络社区中有许多非常乐于给予建议的葡萄酒爱好者,但首先你得承认知道的不如他们多: )。但是,对于所有类似网站来说,要评估这些建议的质量和准确性很难。另外,不是所有的葡萄酒新手都有足够的勇气来同时向许多人承认他们的无知(尽管这种无知是普遍现象)。

优质葡萄酒零售商万岁!这就是我想说的,同时也希望世界上日益壮大的葡萄酒爱好者群体也别忘了我们,向大家提供各种关于葡萄酒的文章和资讯其实也挺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