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5 Oct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 February 2014.

时间: 2014年4月24日 11:41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近些年来,葡萄酒送达终端消费者的方式发生了结构性的改变。作为世界上最活跃的葡萄酒出口国之一——澳大利亚最主要的出口目的地,2008年,出口至英国的澳大利亚葡萄酒中有30%是以散装的形式运输的,而四年之后,这个数字达到了80%,并且澳大利亚总体出口量中,散装酒的也超过了瓶装酒。

澳大利亚也绝不是唯一一个用晃晃悠悠的储酒罐代替酒瓶,向全世界运输大批量葡萄的国家。西班牙和意大利散装酒的出口量就远超其他非欧洲国家;而去年,有65%的南非葡萄酒都以散装形式出口;智利也是特别热衷于散装运输的国家之一,并且平均每升散装酒利润也最高。根据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的统计,在2005到2012年间,全球散装酒的运量增长了61%,占到全球葡萄酒出口总量的40%。

2005年是有着标志性意义的一年,英国的主要零售商和食品生产商签署了考陶尔德承诺 (Courtauld Commitment),承诺将会减少过度包装引起的浪费,这极大地刺激了散装酒比例的增长。当你仔细查看(英国)超市中食品背面标签时,你会越来越多的发现一些英国的地址,通常标注还颇为隐蔽或干脆缩写,通常这就是一家来自英国的葡萄酒装瓶公司。目前这些酒还是会使用橡木塞,但是这些在英国封装的软木塞非常好认,上边会清晰地标着一串数字代码和"W"字样。

但比起恪守关于可持续发展的承诺-就像某些人声称的那样,减少42%的碳排放量-更让英国的超市动心的是,这样做可以降低成本,维持他们的利润。2008年,英国财政大臣引入了恼人的"扶梯式葡萄酒税",让葡萄酒税每年自动增长,维持在比通胀还高出2%的程度;他甚至没在他那乏善可陈的年度财政报告里提到这件事,这本应是必须的。因此,把占份额比越来越高的,这些商超自有品牌的葡萄酒改为散装销售,能从他们无比紧张的成本里刮下珍贵的几个便士,让他们可以在无情增长的税率面前,一方面继续努力压榨他们的供货商,一方面不至于提高目前如此美好的零售价(葡萄酒与烈酒协会,Wine & Spirit Association准备于近期号召一项名为"Call Time on Duty"的活动,呼吁废除扶梯式酒税;编者注:由于WSA的努力,改税制已经遭到废除)。

运输改为散装最的大受益者之一是英格兰西南部埃文茅斯(Avonmouth)一座有12个足球场大的棚厂。这座棚厂属于私募股份有限公司美誉酒业(Accolade Wine)。在全球最大的葡萄酒公司星座集团(Constellation)决定收缩规模,专注美国市场的时候,美誉酒业整合了全部原星座集团在英国和澳洲的子公司。公司的知名品牌包括夏迪(Hardys)、班洛克酒庄(Banrock Station)和库玛拉(Kumala)等等。他们认为英国的散装酒贸易大有可为,因此于2007年购买了这一场地,建立了分装公司美誉公园(Accolade Park)。第一条装瓶线于2009年启用,如今,它的生产线每日装瓶量为72万瓶。除了为美誉酒业分装那些酒瓶精美,销往英国,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以及受英国人喜爱的西班牙度假胜地的葡萄酒时,他们也为莫里森超市(Morrison)的自有品牌葡萄酒进行分装,还同装瓶领域竞争者——曼切斯特的金斯兰(Kingsland)那里争夺乐购(Tesco)的生意,后者非常不智的最近才成立了自己的葡萄酒采购部门。另一个竞争者是Asda旗下位于诺福克的IPL,它的母公司放弃了之前制定的专注于"3瓶酒10英镑"的计划。塞利斯博格里超市(Sainsbury)同位于科比的另一个装瓶企业做了一笔长期交易,但对方倒闭;因此塞利斯博格里现在使用位于柴郡的英国第二大装瓶企业Quinn Glass,这家装瓶企业的业务范围也要比美誉广很多(上述评论来自Quinn公司的葡萄酒大师Justin Knock)。

美誉酒业一直对自己葡萄酒为核心的理念非常骄傲,他们所有的员工均有相关资格认证。它的开发经理Barry Dick通过了葡萄酒业最严苛的考试,获得了"葡萄酒大师"的身份,美誉公园的分公司经理Richard Lloyd称他为"美誉的英雄"。Richard Lloyd对自己异常干净、有点像给巨人用的健身房一样的操作间十分骄傲。在参观期间,我需要脱去所有的首饰,穿上特制的鞋和一件高反光背心,带上耳塞才能进入,我被Lloyd引以为傲的各种质检设备弄的头都晕了。Lloyd和他的团队对诸如杜伦(Durham)的Greencroft这样其他的专业装瓶企业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尊重",但明显对自己更为庞大的规模而自豪。(你会注意到,所有在英国的装瓶业者中,只有美誉酒业的厂址远离港口——很明显,埃文茅斯港口的水深还不够,所以他们的散装酒通常在离之220英里的费利克斯托上岸)

到港时,散装酒装在一个巨大的塑料袋中,被称为装箱液袋(flexitank),外部由框架进行固定(图片由专业运输葡萄酒企业Hillebrand提供)。Dick参评葡萄酒大师的论文就是液袋运输并不会影响其中葡萄酒的质量。由于美誉酒业那海量的,关于所有在此装瓶葡萄酒数据的分析结果,他能得到别的葡萄酒大师学员做梦都无法统计完成的极其繁杂和庞大的数据证明自己的观点。Lloyd的团队发明了一种"倾斜泵"的装置来抽出最后剩在液袋中的150升酒,这个装置可以有效地控制耗损,令Lloyd颇为得意。似乎被葡萄酒浸过的这些用过的袋子,通常会被重新利用来制造马路上的锥形路标。

这个对美誉酒业,乃至对全球环境都有益的举动,对澳大利亚以及其他有着完备装瓶线的主要瓶装酒出口国来说颇为不利。全球大型葡萄酒瓶生产厂商均为国际化的公司,并几乎全都更换了他们的供应基地,在诸如南非这样的国家,散装酒的运输对当地的就业造成了严峻的影响。如今,通过散装方式运输普通的葡萄酒成为一种越演越烈的趋势,而像Richard Lloyd和Barry Dick这样的人又乐于详细的为你论证为什么这种方式完全不会对快消类的葡萄酒造成伤害。全球约有40%的葡萄酒中间商参加了最近在阿姆斯特丹举办的第五届散装酒博览会(World Bulk Wine Exhibition),从我非常方便的位子上去观察,越来越多的,特别是但不局限在美国的品牌,都来寻找那些最便宜的葡萄酒货源。

中国这个新兴的市场拥有巨大的需求但又缺乏相关法律的现况,这为全球散装葡萄酒出口公司提供了很多机遇。例如智利就即将受益于他和中国之间的特殊贸易协定,明年这将使智利的葡萄酒进口税从43%降低到0.

英国和德国毫无争议地成为全球三大散装酒进口国的成员,这是因为这些国家葡萄酒的消费量远大于本国的产量。统计数据令人吃惊的是,法国也是三大散装酒进口国之一,其中原因就请大家来琢磨了(我把主流观点写在文章末尾)。

替代玻璃瓶的其他包装

几个世纪以来,没有什么比玻璃瓶更加适合储存葡萄酒了。但是,对于在数月之内就饮用的葡萄酒来说(据统计在美国,90%的葡萄酒在购买后24小时之内就会被饮用),玻璃瓶沉重,易碎。以下几种替代包装值得考虑。

易拉罐——相比玻璃瓶,罐装更加轻巧坚固,但是如果耐酸衬里不合格,葡萄酒极易变质。

利乐包——利乐包装的基础酒在南美以其轻便、包装结实、保质期长的优点而十分流行。利乐包装的重量只相当于相同容量玻璃瓶的10%。

PET塑料瓶——不易损坏,轻便。虽然称为可循环材料,但实际上基本上都是一次性消耗品。并且,劣等的塑料瓶会让酒产生塑料味道。在最好的塑料瓶中,葡萄酒可以保存长达两年,而制造最好的塑料瓶的耗能也仅仅是玻璃瓶的十分之一。

袋装——轻巧,携带方便。开封后,在相对较好的环境下,葡萄酒最多可以最多保存四周,但使用起来需要格外高比例的防腐添加剂。

盒中袋——对于聚会和大量饮酒者来说十分方便,但是由于其不密封的出酒口,一旦打开,即使在极好的保存环境下,保鲜时间也无法超过四周,即使添加防腐剂也如此。

* 一些人指出法国有很多装瓶企业,他们进口大量的散装酒后进行装瓶,之后二次出口,这其中包括了一些欧盟区级的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