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6 Sep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30 September 2014

时间: 2014年10月17日 16:35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有时候那些太过抬举我的朋友会问我"能真正影响葡萄酒世界是什么样的感觉"。每每被如此问到时我都会提起雷司令。差不多35年来我一直在捧雷司令,把它形容成世界上最棒的白葡萄酒的原料葡萄。每隔几年在葡萄酒世界的某处就会有次雷司令复兴的话题:1980年代在阿尔萨斯、1990年代在澳大利亚、2000年代晚些时候在美国,但到现在它们却都非常一致地没能成为国际范围的趋势。雷司令 Riesling——常常被拼错和读错(正确发音是Reece-ling)——在老家德国以外的地方似乎注定只能做一个配角。

慢慢地,随着步入老年,我接受了这个事实。我清楚雷司令葡萄能够比我所知的任何白葡萄酒的葡萄更加敏感地传递风土味道,这让它确确实实地成为黑皮诺Pinot Noir的竞争对手,而且两者经常也是种在一起的。我也清楚雷司令的历史就像它的地质一样优秀。它的葡萄酒的陈年就如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所酿制的葡萄酒一样优秀(曾经有一次我组织品尝了同年份的摩泽尔的和梅多克的酒让我确信了这点)。

让我很高兴的是,多亏了不少雷司令的极佳的萃取物(Extract,或者称为TDE,包括葡萄酒中各种风味物质;比如糖、酸、矿物质、酚类、甘油等等,编者注),这些酒得以具备如此丰富的味道却又并不含过多酒精,也许正是因此,让雷司令葡萄酒成了佐餐佳品——配餐效果远好于典型的霞多丽(Chardonnay)葡萄酒。

但是我越来越担心,我可能到死都没办法把我关于雷司令的观点传达给品酒的大众。我曾经想要让其他所有人也都"皈依"到雷司令的信仰下,但我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雷司令的个性太过鲜明,以至于很难在全球范围内吸引到每个消费者。雷司令的问题在于口味十分强劲,这与霞多丽和灰皮诺截然不同。很多拒绝雷司令的饮酒者要么是因为其中的残余糖量(人们声称讨厌高残糖,尽管其实大众品牌的霞多丽和灰皮诺葡萄酒中残糖也很多)或是因为某些陈年雷司令会有一种汽油或煤油的味道。连雷司令的新酒风味也比大部分白葡萄酒要强劲许多——这是有的人不太喜欢的。

就算是这样,相比起过去,现在的德国雷司令已经具备了更丰富的风格,其中很多都非常完备,这一定程度上归功于德国的葡萄酒工艺革新以及当地的气候变化。但还是有很多人就是不喜欢这种充满自信的葡萄的味道。

这真的太遗憾了,因为如今雷司令的品质好到不能再好。德国雷司令从1970、1980年代的甜糖水变成现在各种甜度的美味开胃酒,还包括那些爽脆的极干类型。实际上60%的德国雷司令现在不是干型(trocken)、就是半干型(halbtrocken),与优质勃艮第白葡萄一样(有些人认为前者甚至更加)适合搭配食物。这不仅是因为德国在使用雷司令酿制佳酿方面投入了更大的耐心和技术,气候变化让葡萄得以充分成熟也起了作用。

20世纪晚期某一阶段,德国的生产商们曾经极端追求雷司令的成熟度,以至于出现了一些酒精含量14%的例子,这些酒有时候会贴上精选干型(Auslese trocken)的标签。幸运的是他们似乎认识自己所用方法的错误,就像如今葡萄酒世界更为普遍的观念一样,大多数生产商都改为酿制平衡合理的葡萄酒。

莱茵河的另一侧,阿尔萨斯的葡萄酒生产商一直感受着来自德国新鲜出炉的干型雷司令酒的竞争压力,因此也一直在高调地组织阿尔萨斯雷司令的宣传活动。他们不断精心调整着当地广受好评的规定,以便保证消费者从阿尔萨斯买到的雷司令一定尝起来是干型的。

奥地利,是欧洲另一个重要的雷司令产区,发展过程、发展时间与德国雷司令相差无几。1990年代出产了一些年份酒,那时的雷司令(以及当地的标识性品种绿维 Grüner Veltliners)酒精度很高,以至于品尝起来油腻而且松散。但本世纪奥地利葡萄酒生产商非常努力地酿制更为清新的葡萄酒,而在经过2012和2011相当炎热的两年之后,当2013年份酒重新恢复正常的成熟度时,他们才长舒一口气。

多亏19世纪来自西里西亚(Silesia)——今天的波兰、当时还属于德国——的宗教难民,澳大利亚是德国以外拥有雷司令种植田地最多的地区。在我看来,南澳的雷司令最近遇到了一点儿身份危机。就像澳大利亚霞多丽曾经被用各种手短丢到减肥中心(指酒庄开始减少生产那些过于厚重,浓郁的霞多)接着迎来产量上的戏剧性下滑一样,普通澳大利亚雷司令似乎正在经历一个严峻的考验期。几年前我相当失望:很多的雷司令果味衰退,完全被各种金属气息所掩盖。但我很高兴地发现大约从2010年开始果味又重新复苏,克莱尔谷(Clare Vally)和伊顿谷(Eden Valley)、更不用说西澳大利亚和维多利亚的很多奇奇怪怪的产区,现在正在出产着几款全世界最好的干型雷司令。

新西兰花了很长时间才发展出平衡的雷司令,以前的它们曾经略显贫弱。但现在借着灰皮诺(Pinot Gris)葡萄引领的"芳香品种热潮",优质新西兰雷司令已经不难找到。而我是马尔堡Marlborough的弗拉明汉酒庄Framingham的各级甜度的葡萄酒的爱好者。

但是雷司令革新最高调的地区当属美国。摩泽尔的Ernie Loosen——那个独特又华丽的德国人——与华盛顿州第一生产商Chateau Ste Michelle携手,成立合资公司生产本土英雄雷司令Eroica Riesling,此举在市场上大获成功,以至于加州的农民也开始种植雷司令。加州雷司令葡萄园的总面积在2003年至2012年间翻了一番。而在位于加州和华盛顿州之间的俄勒冈州,雷司令的种植量与霞多丽一样多。

所有人都为雷司令的新发展感到兴奋,这也催生了纽约五指湖地区和密歇根种植区将其发展为标志性葡萄品种。但是很多人担心这些新美国雷司令运动的后劲不足。甚至Loosen在美国的小伙伴Kirk Wille也承认说本土和进口雷司令销量都正在下跌,而且"雷司令的经营理念始终是一对一销售,所以它比灰皮诺或者霞多丽更难卖出。我认为很多交易行都已经因为销售雷司令而筋疲力尽,进而把目光转投向其他'新奇'商品,比如格鲁吉亚的或者斯洛文尼亚的葡萄酒。"

哦天。从全球销量的统计来看,我发现只有挪威的饮酒者真正理解雷司令的优点。和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