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2 Dec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3 December 2014.

时间: 2015年1月4日 19:22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比起男人与葡萄酒的关系,女人与葡萄酒的关系有不同吗?我强烈认为——至少作为一名消费者——不同是有的。

事实上,从葡萄酒专业方面考虑,我非常高兴没成为一位男性。在我看来,葡萄酒已经加入汽车和西装的行列,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交指示物。社会认为男性应该了解葡萄酒,男性在葡萄酒方面的失礼行为会招来侧目。而另一方面,社会则不期待女性具备任何葡萄酒知识,比如绝大多数服务员都会下意识将开瓶后尝第一杯以检查酒是否正常的任务交给餐桌上的男性。

男人的社会地位会被他们在酒单上或在家里选的酒来衡量已经是家常便饭。"这瓶酒对于我的领导/客户/朋友来说是不是够档次、够昂贵?"似乎成了男人选酒最常见的关注点,反而"我是不是喜欢喝/想要分享这瓶酒?"成为了没有顾虑的女性对葡萄酒的关注点。

性别的差异与品酒能力无关。有资料显示(这绝非我个人总结),总体而言女性的味觉品鉴能力强于男性,她们在实验中表现出更高的准确性和一致性。

我有幸在上个月参加了今年的葡萄酒数字交流大会(Digital Wine Communications Conference,暨欧洲葡萄酒博客作者大会),标题是充满挑衅意味的"葡萄酒界不需要更多女人了"。国际杂志《梅林格葡萄酒贸易》(Meininger's Wine Business)的澳大利亚裔主编Felicity Carter的理论是,女性已经成为世界葡萄酒市场中最强大的经济力量。她指出,美国是(终于成为)世界最大的葡萄酒消费国,在那里葡萄酒长期购买者中59%是女性,偶尔购买者中50%是女性。她也提醒我们,根据调查公司Nielsen的成果,英国百货超市里每卖出10瓶葡萄酒,其中大约7瓶是女性购买的。这一点在德国——在欧洲与英国旗鼓相当的葡萄酒进口国,也是一样。

我在金融时报葡萄酒专栏的前辈Edmund Penning-Rowsell在十多年前就注意到这一现象,但他坚持认为"这是因为她们的丈夫告诉她们要买什么"。我可不这么想,我认识的女性都对自己个人的口味有敏锐的认识,她们不太可能会被那些取着糟糕名字的"瞄准女性的葡萄酒"所打动,比如Jezebel(广告词"终于,有的酒女士也可以品了"),Skinnygirl(窈窕姑娘)以及Bubbly Girl(活泼姑娘)。但只需查看世界范围内的葡萄种植发展情况,你就可以很容易地了解女性潮流对葡萄品种分布的影响力。再见霞多丽,你好灰皮诺(Pinot Grigio)。

但女性对葡萄酒的影响并不局限于大众市场:她们在葡萄酒世界最困难的考试——葡萄酒大师(the Master of Wine)中的通过率现在已经超过男性。近8年来,全球共有56000名学员参与了葡萄酒与烈酒基金会(WSET)的考试,而每年最高奖获奖者全部都是女性。

姑娘们带着花环从葡萄酒高等教育毕业,她们越来越快地攻占着全世界的酒窖和葡萄园。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早期,作为南澳州唯一的女性酿酒师和评酒师,麦克拉伦谷礼拜山酒庄(Chapel Hill)的Pam Dunsford被当做"珍稀动物"。而今天库伦酒庄(Cullen Wines)的首席酿酒师Vanya Cullen、御兰堡酒庄(Yalumba)的首席酿酒师Louisa Rose以及菲历士酒庄(Vasse Felix)的酿酒师Virginia Willcock这些女酿酒师则被认为是澳大利亚所有酿酒师(不分男女)中最受推崇的三位,他们是所有年轻澳大利亚酿酒师、葡萄种植者或者侍酒师的榜样。在南非,新一轮老藤葡萄酒潮流中最重要的人物,被证明是专业葡萄园管理人Rosa Kruger女士。

加州是女性酿酒的热门地区。1990年代起,葡萄酒名校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葡萄栽培与酿酒专业已经有将近半数的毕业生都是女性。在与那些能够决定是否将自己血汗钱投入葡萄园,再雇佣外人将葡萄酿成高价葡萄酒的成功商人的接触中,人际交往能力和低男性荷尔蒙含量都是非常有用的属性。网站"加州女酿酒师"(Women Winemakers of California)列出将近300位技艺高超的女性酿酒师,其中的很多都很有名。

甚至在拉丁文化区比如智利、阿根廷以及西班牙,女性也在葡萄酒酿制领域大步开拓进取。意大利则有其非常活跃的女性葡萄酒协会(Le Donne Del Vino)。无论搬动酒桶需要花费多少力量,这年头女人在酒厂工作都已经根本没有什么稀奇的了。香槟地区则有获得了巨大成功的寡妇们,其中凯歌香槟的Veuve Clicquot是最早最杰出的女士之一。当60年前拉露比兹-乐桦(Lalou Bize-Leroy)推出她酒商系列时,作为女性的她可能是勃艮第界独一无二的例外。但是今天,女性的触感在勃艮第这样娇嫩风格的产区被广泛认可并高度评价(波尔多最有权力的女人们则倾向于管理酒庄,而非亲自酿酒)。

我不指望得到所有人的赞同,但是我想说明,几乎所有地方的葡萄酒产业都——很巧地——变得越来越"女性化",且不只是因为女性酿酒师日益增长的数量和影响力。20世纪即将结束之际,葡萄酒产业显著地倾向于酿制强劲有力的葡萄酒,主要是红葡萄酒,带有强烈浓郁的味道,经常有明显的橡木风味和单宁,配合高酒精度和深邃的颜色。给每一款酒打分为葡萄酒的品尝引进了一些竞技元素,鼓励(主要是男性)像体育比赛一样尽可能争取高分。品酒笔记中常见用于表达认可的词语包括"马力十足(full throttle)"、"水果炸弹(fruit bomb)"以及"一鸣惊人(blockbuster)"。

但是所有的趋势都会反弹,本世纪见证了对更轻盈清新风格葡萄酒的追求——颜色和酒精度不至过高、但又能清晰地表达出葡萄园差异而不是酿酒工艺差异的葡萄酒。这种葡萄酒越来越多地由全世界不分男女的酿酒师所酿制。词语比如"开胃的(appetising)"、"新鲜的(fresh)"以及备受争议的"矿物味(mineral)"是当下最常见的葡萄酒描述用语。现今很多顶级葡萄酒都与1990年代的建立在晚收和重橡木味之上的原型风格大不相同。

随着众多仲裁者传达的观点变得不那么重要而消费者的看法变得引人注意,葡萄酒世界里的竞争性变得更弱而合作性变得更强,也许可以说是变得更加女性化。

列举一些我最爱的女性酿酒师

这张名单的选择非常主观,不单单建立在性别上,也考虑了这些女性个人所酿葡萄酒的质量和风格。如无另外说明,以下排名不分先后,仅按字母顺序排列:

Susana Balbo, Dominio del Plata,阿根廷
Ghislaine Barthod, 勃艮第,法国
Theresa Breuer,德国
Lalou Bize-Leroy,Domaine Leroy,勃艮第,法国
Cathy Corison,纳帕谷,美国
Vanya Cullen,西澳,澳大利亚
Sylvie Esmonin,勃艮第
Elisabetta Foradori,意大利
Anne Gros,勃艮第
Anne-Claude Leflaive,Domaine Leflaive,勃艮第
The López de Heredia 姐妹,里奥哈,西班牙
Bérénice Lurton,Chateau Climens,波尔多苏玳,法国
Mugneret-Gibourg 姐妹,勃艮第,法国
Arianna Occhipinti,西西里岛,意大利
Katharina Prüm,德国
Louisa Rose,Yalumba酒庄,南澳,澳大利亚
Heidi Schröck,奥地利
Rianie Strydom,Haskell 和
Dombeya,南非
Cécile Tremblay,勃艮第,法国
Delia Viader,纳帕谷,美国
Elena Walch,上阿迪杰(Alto Adige),意大利
Virginia Willcock,Vasse Felix 酒庄,西澳,澳大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