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界“离经叛道”者与日俱增

Image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1 February 2021.

翻译:李晨光团队

2021211我们旧文重发,因为它与今日《延续辉煌的奥地利2019年份葡萄酒——EZ》(https://www.jancisrobinson.com/articles/appellation-tastings-an-insiders-riposte)一文中所回顾的赫伯特·齐林格(Herbert Zillinger)葡萄酒演变密切相关。

2018212,参阅文章:查尔斯·悉尼(Charles Sydney)为卢瓦尔河官方品评小组程序辩护。(https://www.jancisrobinson.com/articles/austrias-lovely-2019s-continued-e-z

2018220,本文另一版本发表于英国《金融时报》

葡萄酒的典型性是其必备特质吗? 在日新月异的葡萄酒世界中,这个问题引发了日益广泛的讨论。

历史上从未有过像如今这么多的尝试——尤其是在酿酒技术方面。在波尔多地区种植雷司令(Riesling,德国标志性葡萄品种)的酒农从一开始就知道,由此酿出的任何葡萄酒都不符合波尔多原产地保护的规定,所以几乎可以确定的是,此酒只能以VDF法国餐酒这种产地信息不明确的等级来出售。

但如果他们选种的是长相思(Sauvignon Blanc)这个品种,就完全符合波尔多冗长的原产地保护规定了。再进一步假设,由于当前“橙酒”流行,如果顺应潮流把白葡萄像红葡萄一样带皮发酵,酿出来的葡萄酒就会是深琥珀色的,口感像年轻的梅多克红葡萄酒(Médoc)一样有嚼劲。那么即便这款酒和市面上绝大多数清新的波尔多白葡萄酒大相径庭,那它也有可能被允许以“波尔多法定产区”的名义进行销售么?

这正是欧洲各地葡萄酒监管机构面临的难题。因为根据欧盟法律,葡萄酒在以特定的地理标识出售前,必须先经由监管机构品鉴样品。最初这种品鉴门槛的设立是为了确保法定产区葡萄酒(例如法国的AOC,意大利的DOC和西班牙的DO)的质量至少要达到一定的基本水平。毕竟指定的技术分析能够保证的也很有限。

不同国家和地区有权灵活地决定如何评定葡萄酒和生产商,但最常见的方式是由一组品酒师来评估每款葡萄酒是否符合等级要求。在实践中,这往往意味着评定葡萄酒的标准是它们是否具备该产区的典型性。这导致了一定程度的争议和嘲弄,特别是在卢瓦尔河谷产区,因为一些最专注的酿酒匠人发现其葡萄酒因缺乏典型性而被驳回这些被驳回的葡萄酒由于不能使用该原产地保护等级,只能被当成离经叛道的法国餐酒进行售卖。

Domaine Cousin-Leduc酒庄庄主Olivier Cousin的案例众所周知。他在安茹(Anjou)地区的葡萄园是经过生物动力法认证的,在他和马匹的辛勤耕耘下,时尚地回归了前几代人(前化学农业时代)的农耕方式。然而,他的葡萄酒在申请使用“安茹原产地保护等级”时却因酒款不够典型而被拒,于是他相当激烈地对监管机构进行了嘲讽(当地监管机构似乎特别死板,比如拒绝让乌弗莱最优秀的两家生产商——杰克•布洛(Jacky BlotDomaine de la Taille aux Loups酒庄酿酒师)和弗朗索瓦奇丹(Francois ChidaineDomaine Francois Chidaine酒庄庄主)标注乌弗莱法定产区,因为他们的葡萄酒是在蒙路易河对岸酿造的)。

目前所谓新风尚的“自然酒”,经常会被传统的原产地保护品评小组拒之门外。这种酒指的是那些极少加入添加物的葡萄酒,比如数世纪以来一直用于水果保鲜的亚硫酸盐。如果这些葡萄酒存在技术缺陷(自然酒中有一定比例会存在此问题),那么我完全可以理解,但如果它们在技术上并无瑕疵,只是与法规标准略有不同,那么(这种拒绝)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目光短浅和误导了。

Les Caves de Pyrène是一家进口自然酒历史最悠久的英国公司,道格拉斯·瑞格(Douglas Wregg)便就职于此。(多年来,他写的关于葡萄酒的文章可能比任何专业葡萄酒作家都要多)。他认为,原产地的概念近年来逐渐大打折扣。 制定规则的人似乎追求的是一种最低标准并且风格趋于同质化的、较容易被消费者辨识的葡萄酒。而且在某些地区,原产地保护制度并不能服务于独立酒农、保护传统。

他还说:“我们有一些酒农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能达到该体系的准入门槛。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希望自己的葡萄酒成为原产地保护制度的一份子,而是他们希望原产地保护制度能反映出他们认为的一些良好实践,例如使用有机/生物动力法种植、使用传统的葡萄园耕作方式和降低人为干预的酿造方式。年份差异和使用野生酵母发酵,意味着这些葡萄酒是独特的,与那种可以年年复刻的典型风格化的葡萄酒截然不同。

在有的地区,官方品酒师往往是年长的、地位资深的当地泰斗,但往往也更保守。欧洲各地都有“革新派”因葡萄酒申请原产地保护标识被拒而心怀不满。通常情况下,被拒绝的人们只能将自己的葡萄酒以没有产区标识的法国餐酒(Vin de France)、意大利餐酒(Vino d’Italia)或西班牙餐酒(Vino de España)等级别出售,因此都会对品评小组恶语相向。不过这些相当于现代低级餐酒(Vin de Table)的级别标识如今反而收获了一定的声名,也确实占据了一些餐厅和酒吧的酒单

意大利的原产地保护品评小组本应完全由产区协会以外的人员组成,但实际操作是有难度的,甚至可以说是不现实的。有传言说,圣吉米尼亚诺(San Gimignano)白葡萄酒村的酿酒师受聘来品评经典基安蒂(Chianti Classico时,这类经典红酒中有相当大一部分十分常规的酒样都被驳回了,大概是因为白葡萄酒生产者对经典基安蒂的风格知之甚少吧。

我们团队的意大利专家沃尔特·斯佩勒(Walter Speller)表示虽然品评应采用盲品形式,但这并不一定都会被严格执行“由于判定为非典型的酒款会被驳回,评判潜在存有着不小的偏见,过去以来造成了许多严重的失误,并且仍在继续。”

奥地利威非尔特产区(Weinviertel)的一位新生代精品酒生产商则认为还不止于此。“奥地利葡萄酒品评体系正危如累卵。而且不仅是因为品评体系的问题,还与品评的人员相关。品评员中的大多数人并不是真的热爱葡萄酒。当然他们了解自己所在产区的,却并不了解其他产区。”奥地利葡萄酒作家鲁西娅·施兰普夫(Luzia Schrampf)也对官方品评小组的水平表示担忧,并且强烈支持对他们进行大量的定期复训。

在西班牙,葡萄酒必须得到整个品评小组的认可,小组品评人员包括酿酒师和当地酒界泰斗,他们是由当地葡萄酒监管机构——产区管理委员会(Consejo Regulador)招募的。在西班牙,注重品质的葡萄酒生产商最常抱怨的不是这些评委会过于挑剔,把太多的葡萄酒拒之门外,而是评委会太宽松了,导致法定产区如里奥哈(Rioja)的葡萄酒质量准绳下降,(详情请阅《困境中的西班牙Spain in a pickle一文)。https://www.jancisrobinson.com/articles/spain-in-a-pickle

我个人认为葡萄酒的质量要比墨守成规重要得多。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如果那些激动人心的葡萄酒仅因不够典型而无法以相关地理标识出售,我会很难过。剥夺葡萄酒的任何地理线索就是剥夺了它的身份认同。

“离经叛道”葡萄酒推荐清单:

这些都是美味而优质的法国葡萄酒,由于各种原因,它们被当作法国餐酒出售,所以酒标上没有标识任何显示他们产区来源的信息。欢迎进入我们的数据库搜索这些葡萄酒的品鉴笔记

Whites

Ch Maris, Brama
来自朗格多克丘的灰歌海娜干白葡萄酒,复杂且精细。

Ch Retout, Le Retout Blanc
来自梅多克地区的非波尔多品种混酿白葡萄酒。

Dom Rives-Blanques, Lagremas d’Aur
来自利穆(Limoux)的晚收白诗南(Chenin Blanc)甜酒。

Dom de la Sénéchalière, La Bohème
质量优良的密斯卡岱(Muscadet,也称白瓜Melon Blanc

Dom de la Taille aux Loups, Clos de la Bretonnière
种植在乌弗莱,酿自蒙路易的白诗南,非常美味。

Reds

Ch d’Agel, Venustas
种植在密涅瓦产区的西拉,强劲有力。

Amistat
产自鲁西荣的黑歌海娜

Baron Maxime, L’Eclectique
波尔多、教皇新堡和普罗旺斯埃克斯产区的混酿红葡萄酒。

Colline de l’Hirondelle
种植于卡尔卡松附近的老藤红葡萄酒(本文首图是他们精心设计的带logo的手工汽车)

Mark Haisma, Syrah/Grenache
产于瓦朗斯南部,地理保护标识之外的一个片岩葡萄园。

Les Terrasses de Gabrielle, Comédie
产于朗格多克地区的波尔多葡萄品种——品丽珠。

La Traversée
产于朗格多克丘的神索(Cinsault),类似博若莱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