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6 Oct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5 November 2013.

时间: 2013年12月25日 15:04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我不知道您反应如何,反正当我了解到现在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方式的数量如此庞大时很是吃了一惊。当时休约翰逊(Hugh Johnson)和我正在讨论为刚刚发行的第七版《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fo Wine)挑选插图的问题。我们看到一张展示收集准备进行生物动力法所需植物的图片,休将其作为最多只算边栏话题的内容直接忽视。

作为合著者,休和我对大部分的事情观点一致,沟通很方便。而我们在这件事上存在的分歧让我倍感困惑。因此,我决定真正探寻一下有机种植的葡萄园在全球范围内所占的比例(这是迈向生物动力种植的第一步)。于是,我请写过三本相关著作的马修(蒙提)瓦尔丁 (Mathew Monty Waldin)写了这篇长达五章的综合报告,并且再次对有机种植这一现象发展速度如此之快而感到惊讶-尽管它在各个国家的影响力不尽相同。

马修1999年出版第一本书《有机葡萄酒指南》(Organic Wine Guide)时认为这种葡萄酒占全球酒庄产量的比例还不到1%,而他自己也承认当时还夸大了这一数字。而现在即使保守估计,全球至少有5-7%的葡萄采用了有机种植法,或者正在向有机种植方式转变。其中的30%已经采用了某些生物动力种植技术。

当你对比各个国家由依赖农业化肥的"传统"方式,转变为有机种植所走过的道路;会得到很多有趣的结论。您猜得到哪个地区有机葡萄种植的比例最高吗?气象图上那些更加多云,潮湿的产区可不是你要找的地方,即使是公认大部分降水都发生在葡萄生长成熟期之外的产区也不适合。俄勒冈(Oregon)以14%的葡萄藤都是有机种植而自豪,其中一部分已经采用生物动力法。无可否认,它之所以能达到这个数字是因为这里最大的酿酒商金氏酒庄(King Estate)是有机种植的拥趸,同时,这也是因为该地区联接特别紧密的社区形酿酒团体宣传人文关怀的坚强决心。

有机种植和生物动力法种植已经不是什么小圈子里的古怪话题了。根据瓦尔丁的估计,全球最大的三个葡萄酒产国-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已经拥有7-8%有机葡萄种植园。这个数字还不包括那些对顾客和参观者声称已经使用有机种植法,却还未得到认证的大票葡萄酒生产商。我很能理解那些没耐心按官方认证机构的要求填写表格的人——没有人比我更讨厌官僚作风和强行干预了。但是,我还是认为只有获得外部机构认证的葡萄酒生产者才有资格将有机或生物动力作为宣传和销售的卖点。

例如,我十分钦佩波尔多波亚克村(Pauillac)的列级酒庄庞特卡奈酒庄(Chateau Pontet-Canet)的主人阿尔弗雷德特斯隆(Alfred Tesseron)。他开始向有机种植转型时,大部分波尔多酒商都将其视为笑话。2007年的糟糕形势迫使他不得不喷洒药物,不仅失去了认证还受到别人的嘲笑。但他经受住了考验,并且重新获得了有机和生物动力法双重认证。在这一点上在豪门林立的波尔多,没有哪家比庞特卡奈更加严肃认真,但是他们葡萄酒品质确实得到了飞速提升。

勃艮第和阿尔萨斯更是这一反传统文化的温床。多年以前,这儿的许多(如果不能说绝大部分的话)顶级酒庄就已经开始了有机种植,并走上生物动力种植的道路。这肯定促进了这两种非传统种植方式在法国的推广。

而在西班牙,大部分地区的气候和智利类似,非常干燥,有利于抑制葡萄真菌疾病,因此非常适合使用无化学制品的种植方法。与在法国相比情况完全不同,转用有机工艺进行种植的最大动机与其说是因为理念或者竞争力,不如说是实用主义——为了能获得欧盟拨给有机农业的津贴。这些津贴得益于"疯牛病"丑闻之后觉醒的欧盟,以及相信不能过度依赖工业生产食品的思潮。

意大利的情形与西班牙颇为相似,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事情进行得不甚顺畅。在意大利,葡萄酒界缺少如拉露比兹-乐桦(Lalou Bize-Leroy)和多米尼克拉冯(Dominique Lafon,拉冯伯爵酒庄-Comtes Lafon的庄主,勃艮第名家)一样的领军人物,向业界证明生物动力法也可以酿造顶级佳酿。意大利也没有像克劳德和莉迪亚勃艮纽(Claude and Lydia Bourguignon,罗曼尼-康帝酒庄(DRC),Vega Sicilia,Jaques Selosse,Didier Dagueneau, Elio Altare等等世界顶级葡萄园的土壤分析顾问)这样的土壤分析大师可以启发种植者的灵感并给予他们帮助。很多号称"有机"的葡萄酒让评论家们大失所望。尽管从理论上讲,意大利拥有7%的有机种植葡萄,但有证据表明不少普利亚(Puglia)和西西里 (Sicily)的种植者一拿到转型津贴就放弃了这一理念。详见沃尔特(Walter)所著《抓住自然(和有机)葡萄酒机遇的意大利》

最有趣的现象出现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很久以前新西兰就公开搭上了有机种植这趟顺风车,在宣传中大力鼓吹有机概念,但直到最近才获得认证,并且掀起了几乎狂热的转型潮,真正投身其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年轻一代新西兰人热爱旅游,他们在勃艮第的所见所闻给了他们启发。瓦尔丁认为将近10%的新西兰葡萄园已经是或者正在转型为有机种植园。

长久以来,澳大利亚的葡萄种植者就对他们的波尔多同行用这种野蛮模糊的方式种植葡萄而持怀疑态度(同样,我也对生物动力法的不少细节持保留态度)。澳大利亚最为商业化的那些葡萄酒戏剧性的命运起伏(看起来并不能怪澳元升值),让他们开始重新评价生物动力法。新的一代正从原来超高效、超高技术含量和半工业化的葡萄酒转到坐标的另一极开始着迷于有机和生物动力的方法。瓦尔丁认为澳大利亚和南非的有机种植的葡萄比例在最近五年中已从1%增加到了4%。

谁知道呢?也许当第八版《世界葡萄酒地图》出版时,我已经成功说服我的合著者采用这张只看得到马的葡萄园的图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