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30 May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30 April 2016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主流媒体有点过度热衷于意大利总理伦齐最近的自吹自擂,也就是说"意大利酒已经超越了法国酒"的那段。我相信法国总理奥朗德肯定不同意,但真相又如何呢?

如果比较高低的标准是年产量,那其实就是在比天气——因为意大利和法国的总种植面积实在太接近了。对北半球国家来说,决定了最终的年产量变化的基本就是天气:霜冻、六月初(葡萄开花时间)的寒冷天气、以及葡萄灌浆期的降雨都会影响产量。这也是为什么生产软木塞的葡萄牙人总是格外关注葡萄成熟时欧洲的天气情况,尤其是开花季(这段时间基本就决定全欧洲的年产量,也就能用来估算到时需要多少木塞,编者注)。

但相信我大部分的读者关注的应该是品质,尽管我坚持认为价格不是衡量的直接标准,但参考下法国和意大利顶级酒的平均价格还是有点意义的——至少可以借此大致估测下它们的性价比。

如果我们看看著名的葡萄酒比价网站wine-searcher.com编写的"世界上最昂贵的50款葡萄酒",就会发现其中有11款德国甜白,1款来自美国纳帕谷的啸鹰(Screaming Eagle)。其余的全是法国酒,没有意大利酒。

当然,这只反映了人们愿意支付给葡萄酒的价格,无疑受到很多因素影响。比如在很长时间里里,波尔多都被作为一种葡萄酒投资产品,而顶级勃艮第的产量又如此稀少。更重要的是这些酒几个世纪的历史差距——勃艮第的金丘从中世纪就开始酿造好酒了,相对的意大利在150年之前才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虽然意大利葡萄酒也是从20世纪中期才开始步入正轨,但现在发展极其迅速。

虽然意大利的酿酒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但意大利的现代酿酒业却大多是70年前才开始的

意大利酒如此迅速的发展甚至让总部位于伦敦的全球顶级精品酒商Bordeaux Index(波尔多指数,业务范围遍及香港、新加坡和洛杉矶)更换了他们的名称,改为不带地名的BI(更容易联想到"商业智能/Business Intelligence"的缩写,编者注)。

另外一家业务涉及伦敦与亚洲的全球精品酒贸易商——BBR(Berry Bros & Rudd)的意大利酒销售额在过去5年里增长了60%,去年意大利酒在它的全球客户经纪业务中的占比也已经增涨至总量的1/3。

10年前,BBR位于在圣詹姆斯街(St James's Street)对面的竞争对手-珍宝酒业(Justerini & Brooks)已开始从一些皮埃蒙特(Piemonte)产区最优秀的生产商那里购买巴罗洛(Barolo)的葡萄酒,但令人窘迫的是当时他们的客户对这部分酒款并没有多大兴趣,酒商不得不想尽办法尽早脱手那些本该陈年很久的年份。呵呵,世事变化就是这么让人震惊。今天珍宝酒业仅皮埃蒙特产区葡萄酒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罗纳河谷,而托斯卡纳(Tuscany)产区也紧随其后。

所以说,英国的葡萄酒收藏家终于把他们集中在波尔多上的注意力分散开来,变得更加多元化。勃艮第葡萄酒获得了以前从未曾有过的关注,精品意大利酒也越来越受重视了。一个很瞩目的例子是《葡萄酒倡导家》杂志的成员(虽然不是其创建者,罗伯特帕克本人)最近在伦敦举办的那15场精品酒活动,其中Barolo品鉴会的票很快就售罄了。

至于JancisRobinson.com,我们一直深信Barolo在英国需要更多的曝光,特别是和美国比,那边对意大利精品葡萄酒的重视程度已经领先英国很多年了。因此在今年11月20日我们将举办第四届年度Barolo之夜,展示40款由意大利专家Walter Speller亲自挑选的2012年份葡萄酒。去年我们也办过一场类似的,Brunello的2010年份品鉴会,票也是瞬间售罄。

那么顶级意大利酒和顶级法国酒的性价比相较如何呢?即使意大利最负盛名的巴罗洛、巴巴莱斯科和布鲁内洛,找到一支超过100英镑的酒也不是容易事——而这个价格,哎,恐怕买不到那些法国最有名波尔多列级庄和勃艮第特级园。

这当然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意味着着现在正是购入意大利顶级葡萄酒的最好时机,也很遗憾的意味着它们的价格将来很可能会上涨。尤其那些全球知名的B字头产区之外,其他同样出产意大利优质葡萄酒但名气小很多的地方,涨价的可能性最大。就像上皮埃门特(Alto Piemonte)里那些景色优美,同样出产Nebbiolo的小产区,类似Gattinara, Lessona, Boca, Ghemme 和Bramaterra。(B字头的产区指的是Barolo,Barbaresco,Brunello di Montalcino以及以出产Sassicaia和Ornellaia这样波尔多风格名家的Bolgheri)

在托斯卡纳,蒙达奇诺的布鲁奈罗(Brunello di Montalcino)远远贵于其他同是桑娇维塞(Sangiovese)酿的葡萄酒,特别是比起最好的经典基安蒂(Chianti Classico)和许多托斯卡纳的山丘上的精品酒都贵太多。而那些被低估的产区,比起Montalcino或者托斯卡纳南部的Montepulciano那些饱受日晒的葡萄园,可以说能从如今全球变暖中获得更多好处。

并非所有的意大利南部地区都因过热而无法出产精品酒,正如我以前写过的,西西里岛就是一个新兴的、令人激动的产区,这里出产众多、深深烙印着当地特征的伟大葡萄酒——非常有当地原生葡萄色彩(而非像Bolgheri那样转入国际品种)。但是不止西西里,意大利从中部到南部,许许多多的产区都出产由当地原生葡萄品种酿造的风土佳酿(Sagrantino、Aglianico和Gaglioppo都是最先让人想到的特色品种)。

如今,意大利的白葡萄酒也不是都被人嗤之以鼻。老样子,意大利的品种多样性永远是意大利总理可以拿来向法国人吹嘘的地方。在法国人数十年的统一化管理和商业规范后,意大利人的放养策略留下了数量上远远多于法国的本地品种。

但是我想意大利葡萄酒生产商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仍然在拿自己的酒和法国酒对比。这是一个错误,如今的他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资本,可以靠自己就骄傲地立足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