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5 Sep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30 July 2013

时间: 2013年9月24日 22:34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今年4月原堡林爵香槟(Bollinger Champagne)酿酒师马修考夫曼(Matthieu Kauffman)那场突如其来的离职,却也揭示出了过去葡萄酒世界里不为人知的一类新的职业的存在 —— 就像堡林爵香槟的CEO杰罗姆菲力鹏(Jérôme Philipon)之后不无尴尬地向我解释的那样,虽然考夫曼先生对外界来说是堡林爵的首席酿酒师,但实际上堡林爵酒庄酿酒的基本工作已经由其他人掌控有一段时间了——就是已经公布于众的考夫曼的继任者,吉尔德科特(Gilles Descôtes)来掌控的(这也许也是他会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而考夫曼先生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巡回推广,向媒体和贸易商讲解堡林爵的哲学理念,每个年份的差异以及主持品鉴会。

说到这儿我想起来曾有人告诉过我的另一桩可能不是真的,但听起来蛮像回事儿的趣谈:在客运游轮上都有两位船长,一位负责航海,另一位(通常更帅气也更懂得社交)负责接洽旅客并和贵妇们跳舞。而香槟地区的酿酒师如此频繁的来访伦敦,也让我好奇他们中多少人真的是在酿酒,又有多少人是由于出众的公关能力而受到青睐。

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理查德杰弗里(Richard Geoffroy),比起香槟的调配室,他显然在会客室里更加自在。作为奢侈品牌唐培里侬香槟(Dom Pérignon)的全球推广大使, 他"刚巧"而且令人惊讶的也是整个酩悦香槟(Moet & Chandon)的酿酒总监。他看上去就像在一场永不结束的华丽环球旅行中一样,永远在充满着异国情调的地方向有钱人介绍自己的酒。就好像Truly, Madly, Deeply(编者注:安东尼明格拉1990年导演的英国影片,中文译名《未了阴阳情》)字面含义那样,理查德赫明(Richard Hemming,杰西斯罗宾逊网站撰稿人)最近被派往香槟区兰斯城最棒的美食餐厅和十几位宾客一起,在8种间隔为1度的温度下品尝1996年的唐培里侬(Dom Pérignon);体验这款酒,抱歉引用原话——"从海洋深处而来,穿越地球的坚硬地壳,直冲入月球的穹顶"。如果我听说理查德杰弗里正驾着一队爱斯基摩犬拉着的满载唐培里侬(Dom Pérignon)的雪橇直冲北极,我也不会太过惊讶。

我记得我去年曾经询问过理查德杰弗里的日程安排,只是想了解他有多少时间是呆在香槟区的爱佩尔奈(Épernay)的。让我很惊讶的是,他说去年"只"有7周在出差,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上半年。他去了中国大陆和香港各一次,英国美国各两次,这些都是唐培里侬的重要市场。他周游法国三次,还去了日本,意大利,德国,瑞士,加拿大,巴西各一次。听起来把这么一大堆行程塞在7周里有点太多,但他也谈了谈下半年的安排,"我下半年基本没怎么出差,大部分时间都贡献给了酿酒,不过我时不时地还是去了上海,纽约和焦特布尔(Jodhpur,在印度)出席一些特别的活动 (主要是和艺术家合作,比如朗朗,Alexandre Desplat,Bob Wilson,韩立勋和Jitish Kallat等)。"

今年他集中精力进行唐培里侬2002年份桃红(Dom Pérignon Rosé 2002)的推广,第一站是伊斯坦布尔(不然还能是哪里?),然后是英国、德国、香港和中国大陆——所有旅程总计18天。接着五月在南非待三天,用5-7月的大部分时间投入唐培里侬2004年份(Dom Pérignon 2004)的推广活动,"接下来直到年底都没有出差安排了"。嗯,尽管好像去到哪儿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但看起来他还是回来监管了葡萄的采收工作(今年香槟产区采收从往常的9月挪到了8月)以及后续的酿酒环节。

然而,"最佳媒体之友巡回酿酒师"大奖得主恐怕还不是理查德杰弗里。这一殊荣的拥有者无疑是风度翩翩的南澳酿酒师彼得嘉高(Peter Gago)。作为目前拥有奔富(Penfolds)面目不清的 富邑酒业集团(Treasury Wine Estates)还可以接受的形象代言人,他经常在全球各地奔走。当被问及他的年度(出差)计划时,他是这样回答的:"略带讽刺的是,我回复你的时候正在穿越中国的工作途中。过去的12个月中,无数以十万为计数单位的公里里程、航班、城市、酒店都已近完成,现在只不过是回忆啦。"接着,他又向我详细说明了未来的12个月"仅完成80%"的出差计划,并称"我期待着那剩下的20%…!"

尽管他将4月和5月作为"国际无航季",以便监督酒的发酵过程(编者注:南半球采摘在北半球的春季),但我发现他在这两个月间去了两次中国大陆(包括出行一家位于上海的奔富换塞诊所——对于中国居然有酒窖储藏了年份老到需要换塞的奔富葛兰许Penfolds Grange这件事,我还蛮惊讶的)以及新加坡和美国东西两海岸。6月是他的欧洲专线:豪华而传统的英国酒商会举办的高端晚餐,Vinexpo,还有被他戏称为"欧洲技术考察之旅"的勃艮第与罗纳河谷访问。7月和8月,会应富邑酒业集团的要求,他会花相当多的时间出席各种董事会或是跨国银行的活动,但这也阻碍不了他抽空参加在曼谷、北京、上海和香港举行的贵宾晚宴(非常明显,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商今天关注的地方就是几年前他们的波尔多同行们所关注的地方)。

9月份,彼得.嘉高将出席在全美和加拿大举行的各种活动,10月返回伦敦,接下来去瑞士、德国和迪拜。11月是中国和新加坡。在12月的行程表上,他标记出了葛兰许亚塔娜种植者午宴 (Grange Yattarna,南澳)和"2013全澳贸易与媒体工作总结大会"。但是彼得,别太相信你的日程计划。他们一定会在新年前一天往你的行程里面再塞一场酿酒师晚宴的。1月份他可以休年假……就留在澳大利亚?恐怕不会,而接下来,又是马不停蹄地奔波,"可能有国际行程——澳大利亚日品酒会(Australia Day Tasting)……可能在英国或洛杉矶?"

然而,在最重要的收获季2月,"2014年的采摘将开始。与酿酒厂工作交叉进行的是澳洲南部的葡萄园巡查/评估——很幸运只需临时预定一个晚上的酒店就能应付。2014年份的Bin系列的推广活动——需要陆续几次洲际飞行/待几个晚上。也许跟2013年一样,还得在收获季中去新加坡快速参观一次,以便将这些信息传播到亚洲。"这位老兄如此拼命地追求航空里程到底有没有极限?最后,"阿德莱德全球网络直播——面向全球观众的大师班品鉴会,只有一秒钟的延迟。不用飞行,却还可以有足够多的媒体曝光。还不会打断日常的酿酒工作。"

好吧,这倒还挺令人欣慰的。

毫无疑问,如今的葡萄酒买家们都颇具求知欲并且知道得也不少,他们越来越习惯参与酿酒师晚宴,与葡萄酒的酿造者一起品酒。而对于一位全面的酿酒师来说,办事的能力之外又增添了社交能力的要求——并且随时准备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