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8 May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6 September 2002

时间: 2014年9月10日 10:10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想象一下,如果您在参观一条画廊时,有人要求您填写表格为每一幅画作打分,这听起来是一项难度挺高的任务,而且用途似乎也很可疑,对吧?

然而在葡萄酒行业里,我们中很多人常常投身于评价葡萄酒的工作,这在本质上与为毕加索或德库宁(De Kooning,抽象派画家)的作品打分并无太大区别。

如果我从未被要求为葡萄酒打分,也许我的职业生涯会过得更轻松愉悦。我已熟稔葡萄酒鉴赏的依据是多么主观,以及可能更重要的一点,葡萄酒的瓶差和以周为单位(如果不是以天为单位的话)发生的变化。在某一款酒发展至某些阶段时,我偶尔会再三尝试这款酒。目前为止,这种情况下我在评分上偶尔会出现0.5分的分差(满分20分),不过就算出现了比这还高的差距,我也丝毫不会感到惊奇。

至于在葡萄酒生命周期不同的两个阶段来评价它,就更不可能给出相同的分数了。且不说葡萄酒的瓶差,品尝者的心情和葡萄酒在酒瓶中的成熟状况也会影响酒的得分。

不过我得承认,评分还是有一定用处的。最显而易见的用途就是帮助到那些只有机会匆匆一瞥的读者——这样的人在我们之中随处可见。相比于十年前,您不觉得现在的生活显得更忙碌了吗?至少我觉得是这样,我感觉都不再有时间来慢慢阅读一份报纸或杂志了。因此专攻艺术评论的专栏出现了,它们对戏剧和电影作出评价,甚至还给出不同数量的五角星来评分,当然也就有给葡萄酒一个分数来为相似人群服务的做法。然而我们葡萄酒行内人会认为这些我们深爱的液体是如此精致,以至于一个简单的数字根本无法概括它们的价值。

根据不同场合,我会选择不同的评分体系。比如说有一次,我为英国航空选酒(这是我做过和商业用途最接近的事),以便他们可以提交一份特殊的招标文件。这意味着候选的葡萄酒质量参差不齐,从琼浆玉液到平淡如水都有(让我诧异,而且有点受辱,明显有人觉得我们不会注意到有的酒有酿造上的瑕疵,或者错过最佳适饮期了)。在这种场合,我们需要的是一种保证健康而且尽可能讨人喜欢的酒——30000英尺的高空上这一品尝环境意味着选用的葡萄酒需要比我们在地面上享用的酒更加风格鲜明,因为我们的味蕾在这种奇怪的气压下绝对没法像平时表现的那么好。我们也不会选用一些狂野而奇特的葡萄酒——它们也许会讨得一小部分乘客的欢心,但大部分乘客会不买账(可想而知,选择飞机内播放的音乐和电影也遵循一样的策略)。

我们一共品尝了五十多种葡萄酒,总是采用盲品的方法。有时也会把样品酒分发给两大组品尝者,选出最好的候选酒,然后我们再次一起品尝这些决赛选手,最终决定该购买哪一种。这样的决策方式决定了我的一位同事Colin Anderson(葡萄酒大师,当他负责为英国酒业巨头Allied Domecq的前身采购葡萄酒时,劳埃德保险公司就已经为他的鼻子和嗅觉投保)的评分标准是最适合的。我们用γ或者C来表示略有瑕疵的葡萄酒,用β或者B来表示较好的酒,用α或者A来代表杰出的好酒。当然,在这些等级之间还会有细微的区别,比如B+、A- -,甚至是B++?+,然而我们总会尽力给出最精确的评分。这个乍一看有些简陋粗糙的评价系统可以让一群品尝者很快达成共识,比采取用数值来评分、在商议过程中还要拿出计算器的方式要快很多。

在我大部分的品酒和写作生涯中我并不需要分数来表示。当我在品尝一系列混合起来的葡萄酒时,最重要的是标记出那些我认为足够好的酒来推荐给大家。被我标记出来的葡萄酒通常会有较高的性价比(对我们来说,价格也很重要)。在这种评价系统中只要一个勾就够了。当我遇到一些值得注意的东西时我会打一个惊叹号,比如瓶身背面标签上一句看起来荒谬而夸张的宣言或是一个新奇的现象。我确信,比如说,我在第一次看见出产于意大利的葡萄酒标明葡萄品种是设拉子(Shiraz)时画上过一个惊叹号,或者在商业品牌酒中发现一瓶陈年佳酿也令我大为惊奇。"GV"代表good value,这个记号只在我发现了一些真正珍贵的美酒时才用来标注;而那些实在不怎么样的平庸者只能得到一个叉。

我很喜欢Decanter杂志和Michael Broadbent都采用的五星评分系统。在品尝时正值最佳状态的酒能得到五颗星;那些可能会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更好喝的酒可以得到三颗星,当它们的潜力被挖掘出来后可以得到剩下两颗星。不过我们英国人一直是个礼貌的民族,说白了就是胆小,几乎所有Decanter推荐的葡萄酒的评价都在三颗星和五颗星之间,所以这种评价系统也不怎么精确,虽然我一直用它来评价质量上非常接近的酒:比如顶级香槟和成熟的年份波特酒。

但是我得承认有时候我确实需要采用数值评分系统,特别是在品尝同一类型的很多种不同葡萄酒时,这样才能为我的读者们以及jancisrobinson.com的订阅者们提供一个快速参考,帮助他们了解我最心仪的美酒。比如说从勃艮第的新酒到波尔多的期酒,还有几乎各种风格的生产商组织的平行品鉴。

我知道美国人喜欢把他们在学校里的百分制沿用到葡萄酒领域来,而且随着世界上喝酒的人增加,越来越多人采用百分制来估算葡萄酒的价值。不过作为英国人,我和我的很多同胞一样,觉得始终无法将这种计分制运用自如,因为我们的文化中没有这样的先例。

所以,我坚持在使用20分制的道路上踽踽独行,这意味着大部分葡萄酒(虽然不是所有)的分值都会分布在15到18.5之间,因此如果遇不到非常特殊的酒的话我一般只有八个分值选项。这种计分方法比五星评分系统进步了很多,但并没有根本的改变(当我在品尝年轻的酒款时会习惯估计出它的适饮时间,所以我的分数会再包括其发展潜力)。

但是,也许在牛津大学研究数学的人会感到奇怪,我并不热衷于把葡萄酒和数字联系起来。一旦数字被运用到葡萄酒评分中,葡萄酒就很可能被换算成简单的商品,而它作为一种提供感官愉悦和欢宴气氛饮料的本质身份就不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