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6 Nov 2015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 March 2010

翻译:知味葡萄酒杂志校对:施晔

你可以看到我对西施佳雅(Sassicaia)热情洋溢的打分一直追溯到1975年;最近,我受邀参加了由英国葡萄酒进口商阿密特(Armit)在伦敦蕾娜餐厅(Lena restaurant)举办的西施佳雅品酒会,这款托斯卡纳海岸十几个年份的精华葡萄酒皆经过精心挑选。西施佳雅拥有者的继子赛巴斯提安罗萨博士(Dr Sebastiano Rosa)是这场活动的选酒人,他无疑选出了每十年中最为出彩的那些年份。此外,罗萨博士知无不言的个性更令我们受益匪浅,各位在下文中也能体会到。

罗萨博士坦言他母亲的第二次婚姻品味相当不错,他出生在圣圭托酒庄(Tenuta San Guido,编者注:即出产西施佳雅的酒庄),占地3000公顷,除了野生动物保护区和种马场,还有总计72公顷的三块葡萄园分布在保格利(Bolgheri,编者注:西施佳雅独享的Bolgheri Sassicaia DOC产区命名)用于种植西施佳雅的葡萄。罗萨博士是位农学家,在来到蒙塔奇诺的阿加诺(Argiano in Montalcino)从事酿酒之前,他曾在纳帕谷工作过。之后在2002年,他接任了圣圭托的技术总监一职。

似乎是为了给他自己和尼古罗因西萨-德拉-罗切塔(Nicolò Incisa della Rocchetta,圣圭托酒庄的庄主,此人向来低调)的侄子皮耶罗(Piero)找点事儿做做,两人计划进一步开发一块50公顷的土地栽种用于酿造西施小教堂(Guidalberto)和西施赛马(Le Difese)这两款IGT的葡萄;酿造小教堂(Guidalberto)还会使用一部分西施佳雅筛选剩下的葡萄。

尼古罗的父亲马里奥因西萨-德拉-罗切塔(Mario Incisa della Rocchetta)来自皮埃蒙特并且深深痴迷于波尔多的红酒。虽然赤霞珠并不适合皮埃蒙特,但当他于1944年把赤霞珠种在圣圭托海拔300米面向东部的土地上时,马里奥发现那块土地上的赤霞珠长势喜人;这块地属于马里奥妻子的娘家,后来当皮耶罗安提诺里(Antinoris)也与这家族联姻的时候,安提诺里家族(Antinoris,编者注:同样是超级托斯卡纳中的名家)同样获得了其中的一部分。如今圣圭托酒庄的另外两块赤霞珠葡萄园处于相对较低的海拔,第二块土地于60年代开发,而第三块土地只有30米的海拔高度。

起初,这款以赤霞珠为主的葡萄酒仅供亲朋好友品尝,和当时绝大部分意大利葡萄酒相反的是,这款红酒的品质随着陈年不断改善,并由此而闻名。1968年,安提诺里说服马里奥,让他意识到这款酒值得商业推广并且鼓励他散装出售这款1968年份的酒,再由安提诺里以每公升25分的价格进行灌装。(我的同事茱莉亚哈定曾喝过一款非常神秘的贴标1967年份酒,是她在宝龙拍卖会上购得,当时那场西施佳雅品酒会是由罗伯逊组织的。罗萨博士告诉我们其实那批1968年份酒中也包括了不少1967和1966年份酒。)没有瓶装1969年份,但显然,1970年份在去年佛罗伦萨的品酒会上表现甚佳。70年代起,他们开始自己装瓶。确实,我还记得70年代末,一家名为Hunt & Braithwaite的小型英国进口商(Thorman Hunt的前身)还展示过这种来自国外的新酒。

马里奥在1983年去世,而1985年份是西施佳雅葡萄酒最著名的一个年份,从那一年份开始,因西萨-德拉-罗切塔家族(Incisa della Rocchettas)开始自己分销他们的葡萄酒。罗萨博士告诉我们,尼古罗曾试图在提高产量的同时改善葡萄酒品质,但他最终还是给西施佳雅的总产量定了最高限额。

不同于基安蒂和蒙达奇诺山丘的内陆气候,这里的气候与其说是大陆性气候不如说是地中海气候。罗萨博士告诉我们:这里春天来得更早,雨水充沛。夏天干燥但是温度宜人,夜晚温度经常会低于20摄氏度。他说:"这里的气候非常合适,因为我们希望控制葡萄酒的酒精度。桑娇维赛在这里长得并不好,因为这里太凉快了,无法让桑娇维赛充分成熟。我们很庆幸选择了合适的土地种植合适的葡萄。"

他们主要用之前用过的旧桶来陈年新酒(通常比例为80%)。看到这些老酒如今的良好表现,很难相信2001年份之前,他们甚至不对酿造西施佳雅的葡萄做筛选!罗萨博士说这点体现出了西施小教堂的潜力(编者注:因为小教堂是自正牌酒的筛选下来的葡萄酿造的)……他告诉我们,如今只有60%产自西施佳雅的葡萄园中的葡萄被用来酿造正牌酒。

比起1997和1999年份,罗萨博士更偏爱1998年份,因为97和99年份海岸地区的雨水多了点。他说道:"那两年我们这儿的天气很差。1999年份是好酒,可还是不如97或98年份。尽管我们每年的葡萄产量都相对较高,但1999年的产量比以往还要高那么一点。1999年每株葡萄树产1-1.2千克葡萄,这样最后酿出来的酒精度就降下来了。85年是西施佳雅的明星年份,当年的产量就特别低,在0.5千克/株左右,可塞巴斯蒂安诺认为如果现在也这样做的话,将难以达到1985年的完美平衡。我们不想酿造酒精度为15%的葡萄酒。我们葡萄树的密度比许多葡萄园都来得低。以前,我们是每公顷4000株左右,2001年新的种植布局达到了每公顷5500株。我们从来都没有高过每公顷6000株,因为我们的土地已经非常贫瘠了,没必要再给植株施加额外压力。(编者注:通常托斯卡纳采用合理密植的办法增加葡萄藤的竞争压力,有助于葡萄藤根部纵向发展);山坡上的土质是冲积土,富含矿物质,与海岸边平原上那些沙土和咸水混合的土质大不相同。"

在罗萨博士看来,贝格瑞(Bolgheri)DOC的范围扩展得过于宽泛,甚至还包括了一个南部的大型生产商。以前贝格瑞DOC的品质整体上属于优秀到非常优秀这一区间,但现在一些品质非常平庸的贝格瑞酒也位列其中。1994年份是贝格瑞DOC的头一年份。在那之前,这里生产的酒都被贴以"日常餐酒"(Vino da Tavola)或"西施佳雅日常餐酒"(Vino da Tavola di Sassicaia)的标签。

尽管许多人相信西施佳雅中包含了梅洛,其实它却是完全由两种卡本内葡萄(Cabernet)构成。"对我们来说,品丽珠(Cabernet Franc)至关重要。我们喜欢稍稍早于成熟期进行采摘,而不是等到葡萄熟透,这样就能降低酒精度,并能得到我们最为看重的精细感和芬芳。意大利人总是言过其实——所有人都认为西施佳雅里有梅洛。但我们属于简单实在的那类人,我们相信保守的说法。当人们看到我们价值5千万美元的巨大酒藏时,他们就开始怀疑,我们葡萄园肯定用了点猫腻。所以我的继父非常保守,只说最少的话。"

在80年代的酒中,尼古罗最欣赏的年份是1988年,而赛巴斯提安更喜欢1985年,但他指出85年份并不典型。

塞巴斯蒂安最近受邀去检验一瓶3升装的1985年西施佳雅,事实上这种酒并不存在,可还是于2006年在纽约卖出了一万两千美元的高价。

雅科莫.塔吉斯(Giacomo Tachis)是安提诺里庄园著名的葡萄酒专家,他从一开始就参与到西施佳雅的生产中并且现在还在和塞巴斯蒂安一起参与品酒工作。他们在阿加诺(Argiano)共事过,也可能还有撒丁岛的普尼卡庄园(Agricola Punica,现在塞巴斯蒂安仍然参与那里的葡萄酒生产工作)。塞巴斯蒂安说道:"雅科莫了解贝格瑞,因此60年代末他不顾马里奥的反对添置了不锈钢发酵罐。"现在也有非常少量的Vino di Verso,产自西施佳雅的最好年份。(编者注:Vino diverso della Sassicaia,是圣圭托酒庄的家族内自用酒品牌,由马里奥坚持采用传统工艺自行酿造。)"我们从来没雇过其他葡萄酒专家,我们非常具有独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