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1 Jun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9 June 2013.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几个月之后,皮埃蒙特(Piedmonte)地区著名的酿酒师朱塞佩里纳尔迪(Giuseppe Rinaldi)就必须做出一个及其重要的决定——到底怎么标注他生产的那些调配自不同优质葡萄园的巴罗洛(Barolo)葡萄酒。

这位里纳尔迪(Rinaldi)的酿酒师住在一幢形状像洞穴、用砖块砌造起来的房子里。这个坐落在巴罗洛村庄边缘、模样古怪的建筑同时也是个酿酒厂,当年由他的祖父建造起来;而这里的佳酿风靡世界,则是在酒庄建立之后很多年。朱塞佩里纳尔迪本人以其对历史的了解出名。为在酿制意大利最出名的、有"酒中之王、王者之酒"佳誉的葡萄酒的人中间,他可能是读过最多关于这些酒的古老文字的人了。

朱塞佩里纳尔迪的最大成就,便是自1990年以来让他本人扬名的两款伟大的葡萄酒。这两款酒都是各自采用调配方式,由他认为风格互补的两个不同的葡萄园混合而来。富含砂石的Brunate园,与里纳尔迪家充满钙质泥灰岩的Le Coste园调配在一起;同样属于里纳尔迪所有的泥灰岩质的Cannubi园所酿的酒,同他家附近砂石质的Ravera园所酿的酒调配在一起。这两款双园调配(bi-cru blends)葡萄酒售价不菲,年份最新的也要在一瓶90英镑,或120美元以上。

但是明年,也就是巴罗洛2010年份酒上市日开始(编者注:巴罗洛法定窖藏时间为3年,其中桶陈18个月,而Riserva级的窖藏时间则是5年),一项新的法令就要生效。这项法令禁止酒庄在巴罗洛葡萄酒标签上标注多于一个葡萄园名称。里纳尔迪对此非常生气,他直言不讳道:"从前整个巴罗洛产区的酿酒传统就是调配!"站在巨大而古老的木质酒桶庇荫处的他,援引巴罗洛现代干型葡萄酒创始人朱丽叶塔法伦第(Giulietta Falletti)为例说,法伦第不仅在Barolo村内部的葡萄园之间做调配,而且还与其他村庄,如Serralunga d'Alba、La Morra的葡萄园做调配。(编者按:这里指的Barolo村是巴罗洛产区内一个同名村庄,巴罗洛一共有五个村庄,各自风格详情请点击这里)。

"这个愚蠢的法令到底想干什么呢?"他对着我和他25岁、身为农艺学家的女儿卡洛塔(Carlotta)问道,接着又轻蔑地哼着鼻子说:"罗马那帮啥都不懂的人,肯定是在势力集团鼓动下定的这些法令。你知道,意大利有几个葡萄酒行业规范团体吗?九个啊!直到最近还曾经是八个呢。而法国人,他们只有三个!"

里纳尔迪可不是亲政府人士:在他那黑漆漆的、挂着意大利干香肠(salami)和烟草叶子的酒庄里,装饰着诸如"反对橡木桶,反对贝卢斯科尼"这类标语。这个酒窖去年被政府官员审查了四次,并且被罚了2500欧元:因为他在2000瓶用当地葡萄酿出的日常餐酒(Vino da Tavola)的标签上用了Ruchè这个名字,而这样做被认为是不合法的。我还注意到他酒窖内有个用来宣传他对使用橡木桶的厌恶情绪的"活招牌":那是个用拆卸后的橡木桶做出来的椅子,上面贴了个告示说"这就是这类物品的最好的使用方式"。

不论里纳尔迪看上去多么喜欢抗争,明年早些时候,如何调配他的巴罗洛最优质产地葡萄酒,并为之设计标签这些问题还是需要得到解决的。他向我保证说,他只在装瓶前才将来自不同最优质产地的葡萄酒调配在一起(虽然我注意到,在那巨大的、装着他请我品尝的Brunate 2010年份酒的木桶上,用粉笔写着"添加3公升Le Coste"的字样),这样里纳尔迪看家族就能有时间来考虑不同的调配选择。里纳尔迪摇着头说,这些问题将由"已经掌握了权力的女人们"来解决。他指的是女儿卡洛塔和她28岁、身为酿酒师的姊妹玛尔塔(Marta)。玛尔塔也在这个酿酒厂工作,但我到访时恰巧不在;卡洛塔看起来明显不认为这一决定将转交由她们做出。

很难想象里纳尔迪家族会心甘情愿地做出改变,只采用单一葡萄园的酒来遵循来自遥远罗马的强制令。一种办法可能是为他们的调配葡萄酒想象和注册几个奇幻的名字,比如Luciano Sandrone酒庄的父女为他们的调配葡萄酒取的新名字Le Vigne。如果他们是在美国纳帕谷,或许可以按惯例把Brunate和Le Coste葡萄园的调配酒按照大女儿的名字命名,而把Cannubi与Ravera葡萄园的调配酒改成自己小女儿的名字。但是,对于里纳尔迪这样坚持传统的人,也很难想象他会用这种方法。

说老实话,尽管位于朗河(Langhe)山区内的巴罗洛地区远远称不上辽阔,但想要理解这个产区也非常困难。如果不住在那里,很难有人搞懂哪个名字代表了葡萄园,而哪个只是一个庄园的品牌?而这样的混乱,可能即使在最近官方尝试理清之后还是会持续下去。

巴罗洛地区的一般性葡萄酒行业协会(the Consorzio),最近为了治理葡萄酒行业在命名过程中的某些无序,同时也是为了应对将要出台的、禁止酒标上跨园调配标注的相关法令所采取的行动,要求每个村庄为各自的最优质产地做登记,以罗列出一份这些产地的官方清单。结果,从巴罗洛产区面积不足1000公顷(不包括近几年急速新增的部分)的土地上然得到了一份数量超过180个优质葡萄园的官方清单。要知道,这份清单出炉前,原有的官方清单里仅列了36个巴罗洛最优质园。不用说,不同的村庄对这项措施反应各不相同,尤其是Monforte d'Alba村,递交的最优质产地名单包括了面积扩大后的地块,让人感觉不真实,而这也让那些在传统中心地带拥有最佳地块的村庄们非常恼火。

这个新命名系统总体上非常类似法国的法定产区命名系统,尤其类似勃艮第的命名规则。在巴罗洛,没有人比朱塞佩里纳尔迪更热爱勃艮第的了,他经常骑着摩托车去那里"朝拜"。但是对于这个系统,他的评价却是:"愚蠢。朗河(Langhe)不是金丘(Côte d'Or),任何人都一眼就能看出这一点。我们不是只会模仿的猴子,我们必须有我们自己的尊严!"

官方或许会意识到要对不同最优质产地之间的品质差异做个区分,但是意大利的一位勤劳、令人心生敬意的葡萄园地图绘制者亚历山德罗马斯纳格蒂(Alessandro Masnaghetti),已经完成了这项工作。在跋涉千山万水后,他不仅描绘出了许多无与伦比的葡萄园地图,还制作了他自己的非官方评级,从零颗星到五颗星都有。所有这些都有电子版可以获取,或是电子书或是应用软件(参阅Barolo 2001-2008 Assagi e Classificazione)。这个家住Emilia-Romagna的勇敢的人现在已经开始用类似精细度描绘波尔多的地图了。

我问里纳尔迪对Masnaghetti的工作有什么想法,他赞成的态度并不出乎我的预料之外。"不过,"他又说,"这项工作是位记者而非官方组织做的,实在令人悲哀!"

今年异乎寻常潮湿的春季过后,巴罗洛葡萄园正遭受着自197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霜霉病的侵袭。好心的卡洛塔走到葡萄园里为我找来一片葡萄叶,叶片上黄色的斑点表明葡萄藤受到了霜霉病的感染。

推荐几款巴罗洛葡萄酒

下面是几款我最近在皮埃蒙特(Piedmonte)品尝过的极好的巴罗洛葡萄酒。

Azelia, San Rocco 2006Luigi Baudana 2007Pio Cesare, Ornato 2009Michele Chiarlo, Cerequio 2001 2004 2009Damilano, Cerequio 2009Aldo Conterno, Bussia 2009Franco M Martinetti, Marasco* 2007Cordero di Montezemolo, Bricco Gattera 2008E Pira de Chiara Boschis, Cannubi 2005Giuseppe Rinaldi, Brunate-Le Coste 2008Giuseppe Rinaldi, Cannubi San Lorenzo-Ravera 2008Rivetto, Briccolina 2007Luciano Sandrone, Cannubi Boschis 2003Paulo Scavino, Bric del Fiasc* 1989

*不在官方优质葡萄园名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