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6 Aug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22 May 2014

时间: 2014年6月1日 22:05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上年纪的一个好处就是当你越老的时候,你越少会挨骂。实际上,我可以很高兴的说,如今我几乎不会被任何人责骂,除非在我当着自家孩子的面做家务的时候…

时光飞逝,记得第一次在牛津参加葡萄酒大师协会(The Institute of Masters of Wine)研讨会的时候,我还在考虑要第二个孩子。如今29年过去了,上周末当我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第八次参加这个研讨会时,居然被人呵斥了不下三次。第一次是当我与包括前任协会主席在内的其他三位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简称MW)一同外出晚宴的时候。有两人都携带了家人,我们6人在名字很容易迷惑人的餐厅——Botega del Buon Caffé(编者注,听起来是家咖啡馆)一同用餐。我们都非常欣赏这里杰出的美食(尼克还会为此专门写了篇报道),以及三瓶绝妙的佳酿:一瓶2010年份Ronco del Gnemiz酒庄的Friulano和两瓶经典奇扬第(Chianti Classico)——Isole e Olena's 2006 Gran Selezione 以及 Palazzino's Grosso Sanese 2007。我们彼此间的聊天话题也非常令人愉快,笑声不断,虽然我不觉得声音太大但似乎邻桌的两位意大利女士不这么认为,她们要求我们速度安静下来。

大家想象中的"贵族组织"中的四名资深成员被像小孩子一样呵斥这件事其实让我感到非常有趣,为此我还发了一条推特。结果第二天早晨,一名id叫做 pedantmonkey的人回复说"非得要提你们是MW吗?这(跟该不该被骂)没关系而且显得还有点自大"。瞧,12小时内第二次被责骂了。

接着,我在第二天晚上参加主题为"酒神节"(Dionysian)的正式晚宴时,我被人第三次呵斥了。这场为400人组织的晚宴位于安东尼世家(Antinori)位于San Casciano老酒庄旁边那非常特别的飞碟形新酒庄中一个专门清理出来的陈酿室里。在晚宴前我们在酒庄外的露台上一边欣赏美妙的日落,一边品尝来自意大利一个大型优质酒生产商协会—— Grandi Marchi的19名成员提供的葡萄酒。因为品鉴桌距离露台有几百米远,一开始我还很得意自己记得私藏一个一次性纸杯当作随手拿的吐酒桶,毕竟当时场地里没有什么可以吐酒的地方。但一只手拿着品鉴杯,一只手拿着纸杯,还需要腾出手记评酒笔记就很困难了。结果我犯了错误,就近找了张桌子将酒杯和纸杯摆在上边。刚好一个小伙子要用这张桌子展示并推销 Riedel的酒杯。"这可不是服务台!!"我被他严肃的怒斥,好了,三振出局。

其实,和以上我列出的这些被人指责的小小出格行为相比,自己也真心感到羞耻的行为被人指出责骂让人感觉更糟。上周末在佛罗伦萨,真正一直萦绕不去,并且让我觉得我应当被人斥责的行为其实有两件。在这次研讨会的第一次会议中,关于主题"葡萄酒媒体:如何触及新生代受众",我是被邀请的三名发言人之一。由于我如此急切的希望大家能分享我运营JancisRobinson.com过程中体会到的乐趣,以及我关于互联网将会是理想的用来展示葡萄酒复杂性和魅力的通信媒体这一点的信念。我担心给人一种错误的印象,让他们觉得我在反对任何形式的传统媒介。尽管,我认为那些只会发布奢华大酒的杂志如今会面临严重挑战,但我也相信那些印刷精美,被卖报童或是本地书店(我和尼克平均每周都会在家门口的书店购买至少一本书)大加赞赏的葡萄酒杂志都能有非常美好的前景。对于这点,我在那次发言时真的应该再三澄清才对(由于对每个发言人的时间掌控有点问题,我只能匆匆提了一句)。

但另一件令我更加后悔的则是一次非常冒失的愚行。当时我抱着极大的兴趣听取了倒数第二个专题"科学vs理念",在这次会议中,主席 Jean-Michel Valette MW邀请了智利 Viña Errázuriz酒庄酿酒师 Francisco Baettig以及玛歌酒庄酿酒师 Paul Pontallier和全球最大的橡木桶供应商,Chêne et Cie的老板——橡木桶之王 Henri de Pracomtal(他旗下的品牌也包括达恒索 Taransaud)。由于 Pracomtal介绍了他的公司在研发过程中投入的巨额资金(差不多50万欧元每年),我不禁怀疑他们是如何维持盈利的,毕竟如今全世界的酿酒师都在选择那些更大、使用时间更长,或者令人悲哀的以非橡木成分为主的木桶,而非像过去那样,任何有自尊心的酿酒师都把大堆的新橡木桶看作自己的荣誉勋章。于是,我询问面对如此明显的需求下降,他打算如何维持收益和发展。我当时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很失礼,于是再次强调我对他本人怀有最大的敬意。但这仍然称不上一个温和的提问,特别是考虑到 Henri de Pracomtal先生一直是葡萄酒大师协会非常忠实的的赞助者。

他后来还是私下里回复了我的问题,对他们来说最大的好处在于,他们的市场份额仍然在稳定的扩大。不过,葡萄酒大师协会以及Henri,你们还是可以来说我两句的。

* 我曾经错误的以为 Chêne et Cie公司同样拥有François Frères,但我的读者,旧金山的桶商 Mel Knox纠正了我,当然,我附上他对我的纠正:

Chêne并不拥有Francois Frères,这家厂属于国际领先制桶集团(TFF group),旗下包括:Demptos,位于波尔多

Napa DemptosDemptos EspañaSogibois, 最大的法式桶生产商Treuil, 法国布里夫(Brive)的生产商François Frères匈牙利桶商 Trust 50%的股份AP John of AustraliaStavin & Arobois

Chêne 拥有的则是:Xtra Chêne达恒索(Taransaud)Canton匈牙利桶商Kadar 50%的股份

此外,由Boswell家族所有的World Cooperage很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木桶生产商,他们主要生产波本橡木桶,但也生产不少葡萄酒用桶。

这些指正令我获益匪浅。感谢你,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