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18 May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8 March 2014


时间: 2014年3月28日 18:24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哪一年份的波尔多红葡萄酒性价比最高呢?对于传统的葡萄酒收藏家来说,这是个值得讨论的话题。20世纪最后十年中并没有几个表现特别突出,而80年代中的几个选项也稍显老态。毋庸置疑的是,和过去相比,如今的波尔多酒在更年轻时就变得易饮,所以21世纪的前十个年份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21世纪中最便宜,也称得上已经可以喝的年份为2002、2004和2007年,这三年的葡萄酒基本上是一个价位。在勃艮第,2007年份在年轻时颇具魅力,但在瓶中呆了六年之后,这些酒逊色于与同年份波尔多的一个差异就变得明显起来——陈年能力。按传统说法,即使是一款接近严肃风格的波尔多红葡萄酒,你也需要等待10年时间陈年才能从中获得乐趣。两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目为《2002年份的十年期品鉴》的文章。其中有很优秀的几款,例如拉图酒庄和侯伯王,不过总体来说,2002年还是一个相对较弱的年份。

上周,我有幸参加一场波尔多最出名的77家酒庄的2004年份酒(不包括一级庄)的盲品会,也品鉴了22款名气稍逊的红葡萄酒以及一组出色的苏玳佳酿(非盲品)。我对2004年有着很高的期望,尽管这是一个大产量的年份,但当我还是第一次品尝到这个年份最好的酒款时,其中坚实、成熟的单宁以及清新感时还是让我十分享受。2004年是个特别的年份:2002年的波尔多花期受挫,2003年又受到热浪的打击,这些压抑似乎让葡萄藤积攒了太多能量。在2004年良好的气候条件下,葡萄在六月的开花期非常高产,以至于那些有条件投入更多人力的优质酒庄要在夏天进行更加严格的疏果工作(编者注:将每株葡萄藤上多余的果串抛弃,保证葡萄藤的养分集中到剩下的果实中)。2005年时,Vieux Château Certan的庄主亚历山大(Alexandre Thienpont)曾沮丧地说,2004年是他所经历的所有年份中,葡萄园工作是最吃力的一年。(那时他还不知道未来十年有什么在等着他)

问题在于,只有那些能卖出高价酒的酒庄才能承受这样的负担,因此对于那些小酒庄来说,2004年并不是表现极佳的一年,甚至有些(不能负担疏果的)酒庄为了让产量控制在法定最高产量以内,而干脆不全部采收,任果实就那样留在葡萄藤上。葡萄的成熟度相差甚大,即使在同一株甚至同一串葡萄上也是这样。受惠于当年九月前两周温暖的天气,葡萄获得了至关重要的浓郁度,这很大程度上拯救了这一年份;但考虑到当年的多雨天气,采收期却显得异常的晚。很多酿酒商不得不放掉部分未发酵果汁,也就是所谓的"放血法"。(编者注,因为果汁被稀释了,释放掉其中一部分可以保证剩余的果汁能从果皮中萃取到足够的色素和单宁)

这次品鉴会的酒款,除了一级庄的酒外,都是用于参加 Southwold(英国北部一个小镇,每年一度举办波尔多盲品会,同时品尝新装瓶的和陈年一段时间的葡萄酒)年度品酒会酒款的备用酒,我发现我并没有对其中的任一款酒感到失望。满分20分的情况下我最高给出了17.5分。在波尔多酒价格虚高的背景下,最佳2004年份酒依然表现出其价值所在,而且现已进入适饮期。这些酒喝起来感觉不错,也远比起接下来的两个年份,2005与2006更加易饮,考虑到这一年的产量,买起来也不难。

这次品酒会的亮点都出自左岸:美味诱人、酒体适中,可以在未来在六到十年之间饮用。最大的惊喜来自于玛歌产区(Margaux)上佳的表现,甚至好过了邻居圣朱利安产区(St-Julien),这种情况在大多数年份都非常少见。我十分喜欢玛歌酒庄2004年的副牌酒Pavillon Rouge。鲁臣世家庄园(Rauzan-Ségla)和Giscours的酒也有不错的表现。宝玛酒庄(Palmer)也很美味,但价钱并不算便宜。

圣朱利安通常是最可靠的产区之一,出产不少非常严肃的葡萄酒,就好像那里的生产者们都在用毫不留情的萃取或是凝缩工艺来降低产量。在这个名庄云集的地方,龙船庄表现尤佳,2004年的表现一如既往地优秀。

旁边的波亚克产区的表现也无懈可击。我在这一产区给的最低分还是有16分,而且我给出了很多17分,最高分17.5分属于拉菲副牌(Carruades de Lafite),这款酒也是这个一贯杰出产区的代表。我们并没有品尝木桐和拉菲的正牌,不过这两家的酒都十分稳定,给人印象深刻。木桐酒庄的副牌酒Petit Mouton,也是评酒小组最中意的酒款,同2004年获得成功的庞特卡奈(Pontet-Canet)一道摘得了评分表的榜眼位置。

说道圣艾斯泰夫( St-Estèphe)产区,我比较喜欢凯隆世家(Calon-Ségur)和拉芳罗榭古堡(Lafon-Rochet),不过墩实的梦妮酒庄(Château Meyney)也打动了品鉴小组的味蕾。

贝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是另外一个产出十分优秀而美味酒款的产区,比较有代表性的有美迅(Châteaux La Mission Haut-Brion),La Tour Haut-Brion以及较便宜的Malartic Lagravière和de Fieuzal。然而Bahans Haut-Brion如早已灭绝的渡渡鸟般毫无生气。

不同寻常的是,我们没有碰到一瓶被软木塞污染的葡萄酒,不过,酒单中确实有一些酒在走下坡路了,尤其是Beauséjour Duffau-Lagarrosse和Monbousquet,它们均出自圣爱美隆(St-Émilions)产区,这可一点不令人感到意外。这个产区已经不是过去那样完全被荣耀所笼罩了,太多肆意夸张的酿酒手法随处可见。不过嘉隆酒庄(Chateau Canon),和豪庄赛格拉酒庄(Chateau Rauzan-Segla,又译作"鲁臣世家")同为香奈儿集团旗下的姐妹酒庄,还是取得了一样的成功,而且价格也不过于昂贵。Larcis-Ducasse和Beau-Séjour Bécot也表现不错。

在这类的品鉴中,波美侯通常来说表现比圣爱美隆优异,然而2004年的波美侯并不能算是十分成功,可能因为八月份右岸比左岸要潮湿,所以在波美侯产区葡萄酒这一组里,最高分最低分相差也不过一分而已。

苏玳由于受到被秋日雨水促进的贵腐霉影响,总体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价格上被低估了。由于不同年份葡萄的成熟的速度不一样,我们预计在一年后品尝早熟的2007年份葡萄酒,2006年的酒成熟时间适中,我们准备在两年后品尝,至于总体上颇有保证并且规模宏大的2005年份葡萄酒,我们准备推迟到,天啊,2017年来再品鉴。



2004四年份最具性价比的酒款

以下的酒款我都给出了17或者17.5的分数,葡萄酒比价网站wine-searcher.com统计出每款酒的价格都不会高于50英镑(不过在英国这些酒都是论打来卖的,挺遗憾的)。

Sigalas Rabaud, Sauternes
Doisy-Védrines, Sauternes

de
Fieuzal, Pessac-Léognan
Nenin, Pomerol
Lafaurie-Peyraguey, Sauternes
Malartic Lagravière, Pessac-Léognan
Rieussec, Sauternes
Lafon-Rochet, St-Estèphe
d'Armailhac, Pauillac
Suduiraut, Sauternes
Tour Haut-Brion, Pessac-Léognan
Canon, St-Emilion
Giscours, Marga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