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专业酒窖最重要的是什么?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10 March 2018.

时间: 2018831 11:16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英国人目前可能正在遭受信任危机,但有一点我们领先世界,那便是专业的葡萄酒储藏。遗憾的是这并未纳入奥林匹克比赛。

凉爽的气候,若干个世纪精品葡萄酒贸易中积累的非凡实力,以及一些重复利用、用途特别的地下弹药库,这些结合在一起,使得世界各地众多葡萄酒收藏家决定将他们珍贵的藏品存储在英国地上或更多是在地下的保税仓中。已故的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夫人(Baroness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就曾宣称她存储在英国凉爽地带的木桐酒庄葡萄酒喝起来比保存在波尔多的要好。

尽管美国人习惯在可以承受的情况下修建自己奢侈的葡萄酒窖,但在大城市,这并不总行得通。许多美国葡萄酒爱好者至少会将他们的一部分藏酒放在英国。2005年,一家湾区(Bay Area)葡萄酒存储公司的经营者为了销毁自己诈骗的证据而放火烧掉了一个葡萄酒仓库,使450万瓶优质葡萄酒毁于一旦,使得加州的葡萄酒爱好者和专业人士一片哗然。英国具有领先地位的葡萄酒储存设备为来自全球50多个国家的葡萄酒爱好者们保管着他们的库存,优质葡萄酒需要时间来呈现出自己最出色的一面,他们将会得益于此。

但是英国葡萄酒储藏的专业人士正在受到来自世界其他地区日益增长的竞争威胁。自从几乎整整10年前取消葡萄酒关税之后,香港成为了亚洲精品葡萄酒的中心。过去,殖民地的鉴赏家们习惯性地将他们的葡萄酒存储在英国—— 主要因为直到2004年,香港还没有一处专业的葡萄酒储存设施。如今,香港当局正式登记在册的葡萄酒仓库不下44家。

波尔多红葡萄酒是最主要的葡萄酒投资商品。那些以前会将葡萄酒存放在英国的私人买家们如今越来越多得将葡萄酒留在波尔多的保税仓中,政策放宽后,这类保税仓在波尔多市郊的数量激增。不仅像DuclotJoanneMillésima这样的酒商可以提供作为其套餐一部分的储藏服务;还有专为国际私人客户特别定制,并由Vinexpo葡萄酒展会的幕后人士部分资助的存储设施,例如Bordeaux City Bond (sic)

除了索尔兹伯里(Salisbury)附近由15座国防部地堡改建成的LCB Dinton之外,其他最近新建成的葡萄酒仓库全部位于地上。这意味着高得多的能源成本,但是较低的湿度超标风险。

如今,越来越少的住宅配备有理想的葡萄酒存储空间。温度是储存葡萄酒的关键,恒定的13 ºC被视为最理想的温度,任何高于20ºC的环境都可能是有害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最为精致细腻的葡萄酒而言。储存环境越温暖,葡萄酒陈年速度越快。在远低于0 ºC的环境下,葡萄酒会结冰膨胀,悲剧性地导致木塞被推出瓶颈,甚至于引起酒瓶破碎。

葡萄酒喜欢潮湿的环境,这可以让瓶塞保持湿润,但是葡萄酒买家,特别是在亚洲,都喜欢崭新洁净的酒标,因此70%左右的湿度被视为是最理想的。英国领先的地上精品葡萄酒存储场所LCB Vinothèque位于伯顿特伦特(Burton-On-Trent),是一座坚固的维多利亚时期的麦芽作坊,它被称作英国唯一带有全面室内气候环境控制的重要葡萄酒仓库。

LCB的含义是London City Bond,其可用于交易的有效库存都保存在伦敦东部的巴金(Barking)。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Octavian的仓库位于威尔特郡(Wiltshir)的科舍姆(Corsham),由曾经的军火库改建而成。这个仓库位于地下深处,以至于需要用货架和齿轨铁路(从地面向下能看到)将一箱箱的葡萄酒运进运出。

这里的葡萄酒流动并不多。许多葡萄酒每隔几年才会被转手一次——可能是在同一个英国酒商的客户之间,也可能是一个新加坡人将葡萄酒在伦敦上拍并卖给了一个美国人——但葡萄酒本身依然不受打扰地置身于仓库之中,仅仅是换上了新的标签。

正如二十世纪后期一些英国葡萄酒商宣告倒闭时所呈现的那样,对于私人客户维护自己的所有权,最为重要的是每批次的葡萄酒都要特别注明现在的拥有者。鉴于许多英国葡萄酒商鼓励客户将酒交给自己保存(实际上大部分是情况下保存在第三方的专业仓库中),又鼓励客户之间交易这些葡萄酒,这便显得尤为重要。就像LCBJeremy Pearson所说,对于他们,今天销售的是期酒,明天做的就是经纪。

为数不多的英国酒商运营自己的免税仓,其中两家分别是位于贝辛斯托克(Basingstoke)的Berry Bros & Rudd和萨福克(Suffolk)的Seckford,前者极为重视检查酒的状态和真伪,后者的存储价格则非常具有竞争力。葡萄酒社团(The Wine Society)也是如此,尽管他们位于斯蒂夫尼奇(Stevenage)市郊的现代化场地目前已经饱和到只能存储从他们自己销售的葡萄酒。

在这方面做出突出努力的另一位商家就是由葡萄酒商Johnny Goedhuis的妻子Laura运营的私人窖藏(Private Reserves),尽管他们的存储还借助于Octavian(前文我们提到过他们的地下库房位于科舍姆),格德汇斯观察到最近一些O W Loeb的前客户将自己的酒窖搬到了私人窖藏这里。为了庆祝30周年,私人窖藏向所有在201841日之前转到他们这里的客户提供落地费和存储费的减免。从四月份开始,他们的存储价格将会变为一箱12支装13.5英镑/年(含税),他们还特别骄傲地提供了6支装葡萄酒6.75英镑的存储价格(如今精品葡萄酒的价格增长很快,6支装酒越来越常见——见后文)。LCB则是按瓶收费的。

我们的葡萄酒储藏指南包含了13个国家的100多个方案,其中28个是由英国的酒商和物流公司通过共享一些为数不多的设施来提供服务的。方案根据葡萄酒提货和运输的难易度和成本而不同。比较这些服务之间的细微差别可能会让人抓狂,但我挑选出了一些最好的存储设施供参考。

这其中的许多报价将保险费用包含进了价格中(Octavian每个账户高达5亿英镑),但是当LCB查看保单细节时,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唯一有效的保障措施是将保单写在个人客户名下。因此他们决定,在给出优惠的同时附加针对不同估值的葡萄酒的保单(例如每年100英镑的保费可以保障价值50,000英镑的葡萄酒)。

英国的存储方案中越来越多地提供精品葡萄酒交易平台Liv-ex的估价,以及在线登录个人账户及查询藏品的服务。唉,骗子紧随而至,因此在选择储藏葡萄酒的场所之前询问一下是否有严密的安保系统非常有必要。

Jeremy Pearson即将结束自己在葡萄酒存储,更主要的是葡萄酒运输方面漫长的职业生涯,他最近观察到,酒商/中介机构/品牌方以及他们的物流服务商之间合作关系的平衡发生了倾斜,他们依赖于从物流服务商处获得的讯息和下载的数据来做生意……葡萄酒贸易行业用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他们的重点必须放在销售和市场上,并不能全盘依靠物流伙伴。看看在肯德基都发生了些什么!

著名的葡萄酒存储场所

英国
Berry Bros & Rudd
LCB Vinothèque
Locke-King Vaults
Octavia
Seckford
The Wine Society

美国
Vinfolio, CA
Western Carriers, NJ
Zachys, DC

法国
Bordeaux City Bond

中国香港
Crown Wine Cellars and many more

澳大利亚
MacPhee’s
Wine Ark

 

Checking airflow at Octa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