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Like so many other websites, we use cookies to personalise content, to provide social media features and to analyse our traffic. We als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use of our site with our social media and analytics partners, who may combine it with other information that you've provided to them or that they've collected from your use of their services. You consent to our cookies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Do you fully understand and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3 May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7 April 2015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这种文章是我最不愿写的。像安娜-克劳德勒弗莱夫(Anne-Claude Leflaive)这样一位颇具影响力的女强人,居然在五十多岁就早早离世,刚听到时令人难以置信。但确实在4月6号早上,安娜-克劳德的丈夫克里斯蒂安和她的三个女儿玛琳娜、夏洛特以及克莱尔围在病床前送她走完了最后一程。

安娜-克劳德生前执掌著名的勃艮第酒庄——勒弗莱夫庄园(Domaine Leflaive),是普里尼-蒙哈谢产区(Puligny-Montrachet)的标杆性酒庄。从1990年起,安娜-克劳德先是和她的表弟奥利维耶勒夫莱夫(Olivier Leflaive)共同打理了几年酒庄。之后在1993年她的父亲文森去世后,她成为了酒庄的唯一管理者。

要管理好这样的酒庄,安娜-克劳德需要的不单单是酿酒的技术,还要懂得在人际关系中委曲求全,因为酒庄的股份由她家族的许多成员所拥有。光看酒庄官网上那长长的董事名单就能感到身为掌门的不易。这么多家族成员都拥有勒弗莱夫酒庄,而我却经常在普利尼看到安娜-克劳德和她的亲戚们在一起,但似乎没有哪个董事像安娜-克劳德那样下地干脏活累活的,她的的确确是位踏实肯干又注重创新的革新者。

当年正是安娜-克劳德和勃艮第另一位女强人——拉露比兹-勒桦(Lalou Bize-Leroy,她刚庆祝完自己第60个在酒庄工作的年头),领头采用了现在在勃艮第广泛应用的生物动力法种植(biodynamic viticulture)。不过和拉露不同的是,安娜-克劳德一直都相信合作的重要性,并且总是乐于和他人进行热切交流。她一步步改变了勒弗莱夫酒庄的种植方法,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在山上的葡萄园里引进了马匹。作为环保事业和可持续发展的支持者,安娜-克劳德还身体力行地住在由她的建筑师女儿特别设计的节能型住房里。另外她还在镇里建了所葡萄酒学校,向业内和爱好者们传播自己所坚信的葡萄酒哲学。这短短几行文字我却写了几个小时,她去世的消息实在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记得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80年代的格伦伊格尔斯(Gleneagles),那时我是当地葡萄酒周的主持,安娜-克劳德是嘉宾之一(其他嘉宾有让-米歇尔卡兹 Jean-Michel Cazes、罗伯特杜鲁安 Robert Drouhin、安杰罗嘉雅 Angelo Gaja、杰哈尔嘉布莱 Gérard Jaboulet、亨利克鲁格 Henri Krug、多米尼克拉封Dominique Lafon、亚历山大德鲁尔-萨鲁斯 Alexandre de Lur-Saluces、布鲁诺帕兹 Bruno Prats,年轻的保罗蓬塔耶 Paul Pontallier和成熟的阿米亚斯赛明顿 Amyas Symington,后来都成为了葡萄酒界的风云人物)。而早在认识安娜-克劳德的几十年前,我就很钦佩她勇敢直爽的个性和大胆自由的想法。

其实安娜-克劳德之前已经身体不适了好一阵,而且我相信即使斯人已逝,勒弗莱夫酒庄依然会得到许多人的悉心照料,比如像酒窖总监艾瑞克雷米(Éric Remy,他从08年起就接手了前总监皮埃尔莫雷 Pierre Morey的工作)。但是,少了安娜-克劳德,勒弗莱夫酒庄以及整个勃艮第都将不似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