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鼠年的葡萄酒决心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4 January 2020.

翻译: 李晨光团队

这是我的几个新年愿望。本文曾发表在《金融时报》上。

喝更多的葡萄酒。

我估计每年都要品尝成千上万款的葡萄酒,你也许觉得这不可能,但是品酒(工作)与饮酒(享乐)有天壤之别。而且我觉得,就像很多自豪的拥有满满一酒窖名庄酒的主人一样,我清空酒窖的速度太慢了。对每一瓶酒我们总在考虑是否已到适饮时段,还是说不管怎样应该将其保留到某个特殊场合再饮用。可是哪有比当下更好的时刻呢?酒喝完了可以再买。难道我们留着这么多酒做自己的祭品么?

以开放的心态,尝试更多自然酒。

正如我在六月份所写的那样,自然酒的话题已经走向可怕的两极分化。有太多批判自然酒的人自己其实根本没喝过多少,或者只是喝过一点,却因为酒中非常明显的缺陷而对其敬而远之。我的心态相对开放些,而且每当我听说一位常规酿酒人正在尝试新的酿酒技术时,我都会很高兴。比如,沃内(Volnay)村的纪尧姆·安杰维勒(Guillaume d’Angerville)就很值得称赞,他在汝拉(Jura)产区的鹈鹕酒庄(Domaine du Pélican)酿出了自己的第一款橙酒(orange wine)。但我也常被不走寻常路的餐厅葡萄酒单吓退,为此我感到内疚。所以我决心要更加大胆地尝试。

尝试摒弃自然酒这一概念。

自然酒运动最为得罪人的一点在于,自然酒一名暗示着其他任何葡萄酒都是不自然的。我更倾向于最近在澳大利亚听到的术语:微干预酿酒(lo-fi winemaking)。事实上,除了那些产品堆积在超市底层货架上的工业化酿酒企业,其他所有生产商都在不断减少葡萄园中农药和酿酒车间中添加剂的使用,包括二氧化硫。它虽然能保持新鲜果香,但被自然酒主义者所憎恶。我希望,并祈祷,葡萄酒生产的两个极端能够继续向中间靠拢,有更高比例的葡萄酒被精心酿造(虽然整体比例已经很高了),并且所有酿酒人都能充分意识到他们对地球所产生的影响。

更多关注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可持续发展无疑是当今的流行语。在葡萄酒领域中,我们往往关注于向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法转型,但是我们需要更加放眼全局,而不仅仅是留意葡萄园和酒窖中的能源使用、回收发酵全程中释放的二氧化碳、循环利用和尽量减少水的使用。Waterfootprint.com网站声称,生产一杯酒并将之送达至消费者,总共需要120升水。这也许有些夸张,但是在许多重要葡萄酒产区,水资源缺乏肯定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而且,与所有农业工作者一样,葡萄园劳力通常具有流动性,并且收入微薄,这一事实是我们葡萄酒爱好者往往会忽略的。我们无法得知,手工采摘被视为酒款的优势属性还能持续多久。

严厉批判重型瓶。

说到可持续发展,有件事让我感到震惊:杰克逊家族酒园(Jackson Family Estates)作为一家环保意识极强的大型国际葡萄酒生产企业,曾对自己的生产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审计,发现其中整整三分之一的碳排放都产生自玻璃酒瓶的制造和运输。具体内容参见理查德斯玛特(Richard Smart)的文章《碳排放、葡萄酒与消费者》(Carbon footprints, wine and the consumer)。酒瓶越重,浪费越大。我早在2006年便提出了反对重型瓶的倡议,但是这种酒瓶依然存在,尤其是在阿根廷和南欧的部分地区。有些葡萄酒生产商甚至不惜从世界的另一端进口重达一公斤的空瓶。真为他们感到羞耻!

我们也许需要面对这样的现实:对于价格低廉、适合尽早饮用的葡萄酒来说,酒瓶是一种不必要的奢侈品,这一类葡萄酒更适合易拉罐、纸盒、袋子和小桶包装。

给我的样酒包装再有道德一点。

出于同样的原因,我总是要求给我寄样酒的时候不要使用不可回收的、烦人的、粘粘的聚苯乙烯包装(即泡沫箱)。但是有些进口商还是不辞劳苦地将葡萄酒从安全纸箱中拆出来,放入泡沫箱中寄给我。同样也是极不可取的行为!

探索东欧。

最近几年,大量资金投入到了东欧葡萄酒产业,我很想了解这些投资的结果。

提更多的问题。

在我之前为《金融时报》撰文的埃德蒙-彭宁-劳斯尔(Edmund Penning-Rowsell)曾经教导我,永远不要为无知而感到羞愧。这是一条多么正确的建议!

品酒词写得再热情些。

我的品酒词通常是针对葡萄酒饮用者阅读的意识流写法,而不是让生产商和销售引用的佳言妙语。但是我确实意识到,增添些真情流露也没什么大不了。

保持更多笑容。

Jancis Robinson looking grim at the Carol Ferrini presentation in London

在品鉴会上,争分夺秒品尝尽可能多的酒款,给我带来不小压力,这让我的表情看起来极其严肃。说到这里。。。上个图。。。

少些工作,多些休闲。

这是一个非常私人的决定,但我在44年的葡萄酒写作生涯中,曾经推掉无数诱人的邀请,理由是我在忙于葡萄酒写作。所以我想现在是时候可以更多的依靠我那出色的团队了,我们因为JancisRobinson.com聚在一起。这样我就可以有机会去旅行、品酒、享受美食,并在葡萄酒世界中,享受意气相投、诙谐有趣的同好为伴的乐趣。

心动不如行动,今年上半年的日程我现在就已经安排的满得不能再满了。一方面是因为我花了两年时间更新《世界葡萄酒地图》的第八版,几乎没能离开办公桌。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在意大利、西班牙和德国都有常驻的优秀葡萄酒专家,所以我没有多少借口假公济私去这些地方。不过,在我的身体健康还足以允许我随意旅行的时候,我打算尽可能的见缝插针。当然,我也不会忘了英格兰葡萄酒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就是我所造成的碳排放。作为岛国居民,时间又紧迫,确实无缘乘坐火车探索葡萄酒产区。不过如果火车票能够不总是比飞机票还要昂贵,这一切也许会有所改观。没有人能解决一下这个问题吗?

Bottles of wine on racks in a cel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