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all articles
  • Jancis Robinson
Written by
  • Jancis Robinson
21 Jun 2017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6 September 2014

时间: 2014年9月15日 20:28 作者:杰西斯罗宾逊 来源: 知味葡萄酒杂志

我很好奇大家有没有关注过酒标上的小字?如果有,那你也许会对最近欧洲的酒标改革,也就是全世界三分之二的酒标上出现的变化,感觉困惑。

举个例子:许多高性价比的法国葡萄酒以前都有个好听又友善的名字:Vin de Pays(VDP,地区餐酒),可直译为"乡村餐酒"。但欧盟已经决定将整个欧洲葡萄酒市场结构改头换面,以更好回应来自新世界葡萄酒的竞争。欧盟对葡萄酒政策的革新成果之一便是:以前的VDP等级普遍被IGP(Indication Géographique Protegée,可直译成"受保护的地理标识")替代,听起来可没那么亲切和吸引人。

在以前,欧洲葡萄酒分为三大等级。位于该体系最顶层的酒为数众多:比如法国的AOC(Appellation d'Origine Contrôlée,法定产区级),和意大利的DOC(Denominazione di Origine Controllata,法定产区级)、DOCG(Denominazione di Origine Controllata e Garantita,保证法定产区级)以及其他国家的类似等级。位于体系的中间等级规模要小些,包括了法国的VDP(Vin de Pays)、西班牙的Vino de la Tierra 及其他国家的对应等级。剩下的葡萄酒都被归入了体系的底层,称为"日常餐酒"(table wine),在不同国家也有各色叫法:Vin de Table(VDT,法国)、Vino da Tavola(意大利)、Vino de Mesa(西班牙)和Tafelwein(德国)。

而如今,这三大等级的叫法都变了。现在所有属于第一梯队的酒都被叫做PDO(Protected Designation of Origin,原产地认证葡萄酒)。欧盟成员国可自由决定是否采用这一新叫法,不少国家似乎决定沿用原来的名称,像AOC (现在可能改为AOP,Appellation d'Origine Protegée)、DOC和DOCG。但由于欧盟出台新法令,规定未来的法定产区名称都要得到比利时总部的批准,不少产酒国都忧心忡忡,而意大利人则干脆抓狂了:他们赶在2011年截止期限前,册封了大堆他们自己特有的最高等级——DOCG(C代表着受法律控制,G代表着除了控制外,法律还要给其背书)。而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情况,用当地专家的说法——"没法固定"。

分级体系的中间层现在叫作PGI(Protected Geographical Indication,受保护的地理标识,在法国翻作了上文提到的IGP)。意大利人在以前就叫这一等级IGT酒(Indicazione Geografiche Tipici,典型产区餐酒)并会沿用旧称。而西班牙人则似乎喜欢"拼拼凑凑"的做法:部分产区会继续使用Vino de la Tierra(地区餐酒)命名,另一些地区则会改用IGP。

而说到分级体系的底层,现在整个欧洲葡萄酒产量里可能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属于这一区间,但我强烈感觉未来这一等级很有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欧盟新规要求:属于这一最基础等级的葡萄酒都应该以当地语言简单标为"葡萄酒"。所以,"vin "、"vino"、"vinho"和"Wein"成为了日常餐酒的新名字(在习惯了一大串等级缩写名后,饮客们可能对这里美好的接简略命名感到有些不适应了),尽管法国已决定采用"Vin de France"(VDF,字面上意为"法国酒")的说法,这听起来比单单一个"vin"要得体。在改革前,当这些酒以"日常餐酒"的等级示人时,标签上是不能出现葡萄酒年份或者类似赤霞珠及灰皮诺这样葡萄品种名的。但是为了促进这一等级葡萄酒的销售,现在酿酒商可以标注葡萄品种和年份了。

通过这场改革,无论是对于消费者还是生产者,新的葡萄酒等级体系变得更加有趣。截止目前,我已经品尝了几百款标为"Vin de France"的葡萄酒:尽管其中的一些是大型工业灌瓶机的产物,实在乏善可陈;但另一些却是让人振奋不已的佳酿,酿酒师的巧思和雄心也通过这些美酒展露无遗。比如说2012年份贺都酒庄白葡萄酒(Le Retout Blanc 2012)。这款作品由上梅多克(Haut-Médoc)的贺都酒庄(Château du Retout)庄主酿制,风格大胆,带有蜂蜡气息,并混合着一些法国代表性的白葡萄品种,比如满胜(Manseng)、白梦杜斯(Mondeuse Blanche)和萨瓦涅(Savagnin),这些品种都不是波尔多当地的法定葡萄品种。于是这类葡萄酒只能以"Vin de France"的级别出售。

遇到同样情况的还有来自法国朗格多克的米内瓦-拉里维涅(Minervois-La Livinière)产区白乌斯塔庄园(Domaine L'Oustal Blanc)的红、白葡萄酒。这两款酒都非常美味,红葡萄酒主要由带有樱桃果香的神索(Cinsault)葡萄混合其他品种酿成,而他家的白葡萄酒在结构上和勃艮第的优质产区酒相当接近,但主要由一种产量很低的灰歌海娜(Grenache Gris)葡萄制成。这两种葡萄酒都无法通过当地AOC甚至IGP的规定,于是都同样以"Vins de France"等级问世。

许多酿造所谓"天然葡萄酒"(natural wines)的生产商也选择以"Vin de France"级别出售他们的葡萄酒,这一现象在卢瓦河谷产区尤为多见,有的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家的酒那么独特,无法按AOC协会规定通过当地专家组的品评;当然,对小酒庄来说,选择Vin de France也是非常节约成本的出路。

凯西琼斯(Katie Jones)就算了这笔账。她的琼斯庄园(Domaine Jones)位于朗格多克(Languedoc)和露喜龙(Roussillon)交界(去年,这个可怜的姑娘的庄园遭到游客严重破坏,在她前往参加展会期间,有游客打开了她储酒桶的龙头,将她整整一个年份的白葡萄酒放掉了;如果你想赞助她一把,可以去预定她的新年份葡萄酒:www.domainejones.com)。

对于她家的老藤红、白葡萄酒而言,(由于她的葡萄园恰好位于几个法定产区分界线上)她要么把一些标为菲都产区AOC级(AOC Fitou),一些定为朗格多克产区AOC级(AOC Languedoc),一部分为科比涅产区AOC级(AOC Corbières),另一部分则为奥克地区IGP级( IGP Pays d'Oc);要么把以上所有的酒都归入Vin de France级别。

葡萄酒分级体系的每一层级都隶属不同的管理机构,但相同的是拥有这些等级都是以付出高额费用为代价的,所以集中精力专攻一个等级实为明智之选。"Vin de France"级别的规章制度最为宽容,更重要的一点是琼斯的这些不同品种的灰歌海娜、灰佳丽酿(Carignan Gris)和黑佳丽酿(Carignan Noir)都不在当地AOC和IGP的规定标准之列,申请Vin de France级别,好酒就全部能通过该等级的审批。

另外,对5万升以上的产量来说,申请Vin de France级别的费用为100欧元,都不及像菲都产区AOC等级那样超过1300欧收费的零头。此外,要想获得这些法定产区命名,你必须按规定请第三方机构来检查园内的葡萄品种和比例是否合规,并且要一次性付清由此产生的250欧鉴定费。拥有Vin de France等级的另一好处是,你不必像卡塔兰丘IGP级别(IGP Côtes Catalanes)规定的那样在装瓶和销售环节前排队等着让自家的酒参加品评,也不用按照菲都AOC级别的要求在灌装后提交每种混合酒的样本。对于像琼斯这样的小而精的酿酒商来说,越简单越好!

加入Vin de France级别有好处也有不足:需要消费者这边拥有足够知识并做好功课才能弄清到这些葡萄酒的产地到底是哪里。酿酒商可以把他们的地址放在酒瓶背面的标签上,但如果地址里包含受保护的葡萄酒名(旧称也算),那地址这栏必须印成非常不起眼的小字。

我已经发现:不少精明的餐厅在他们的酒单上加进了越来越多的Vin de France级葡萄酒,当然这一现象在法国本土更普遍。但尽管餐馆的酒水总监可以把 Vin de France级葡萄酒和产自法国同一地区的葡萄酒放在一起供我们挑选,但在酒单上前者还是必须被列在自己寂寂无闻的分类之下。